為什麼川渝的超市要求顧客必須 「要有媽」

為什麼川渝的超市要求顧客必須 「要有媽」

初入川渝的人,多少被當地超市裡的部分標語震撼過心靈。

這種標語擺在蔬菜區,看似只是平平無奇的價格標示。但內容往往令人迷惑:

不懂的人,第一眼會以為這是在「提醒家長帶好自己的小孩」,第二眼又會覺得這是不是甚麼神祕髒話。

「必須要有媽!」

無論是「媽帶兒」還是「兒離開媽」,對於不熟悉當地情況的人來說,這都稱得上是是超市裡的黑話。

猛一看甚至還會懷疑這是不是人口販賣團夥的集合地。

更別提有時候超市還會加上一些更讓人迷茫的註解——

而這一神祕現象背後,其實只是一種川渝地區的特色菜。

這種菜學名叫做「抱子芥」,屬於芥菜的一種。它的嫩芽部分被俗稱為「兒」,下面的根部被叫作「媽」。

正如其字面意思所表,如果是一整顆買,就是「媽帶兒」,如果不要「兒」,那就變成了「兒離開媽」。

目前,這種奇妙蔬菜僅在川渝地區比較常見。不過也有很多當地年輕人表示,自己對「媽菜兒菜」這個稱呼並不是很了解——只有叱咤菜場多年的老油條們,才會對這種行話如數家珍。

而這種「懂得自然懂」的標語,其實在超市並不罕見。

作為離生活最近的地方,超市裡的宣傳語,講究的是通俗易懂,貼近人群。

對於超市的工作人員而言,他們「帶貨」靠的可不是悅耳動聽的廣告詞,而是極致優美的家鄉話。

在這裡,沒人在乎招牌上的文字是否得體,人們看重的只有「實用」二字。

在屬於超市的江湖之內,其實早已誕生了一套獨特的文字秩序。

初入陌生的地界,想體會最地道的方言,那超市絕對是最好的去處。大型商場極少用方言寫標語,但超市的工作人員卻毫不吝嗇地表達口音。

之前曾有這樣一個新聞:鄭州市的一家超市內,一位老人走丟,其家屬要求用老家方言播報,以讓走失老人能聽懂,但卻遭到服務人員的拒絕。

新聞一出,這家超市很快被噴的狗血淋頭。人們憤怒的原因也簡單:使用語言就應該以人為本——特別還是在超市這種生活氣息濃厚的地方。

這也是為甚麼你在超市裡看到「帶著口音的字」卻從不感到奇怪。

無論是「棉發糖」:

還是「詩襪」:

人們都不會因為這是錯別字而責怪超市的工作人員,只會因為其發音朗朗上口而倍感親切。

在超市,「錯別字」這一說法並不存在。

有的只是樸素的話語。

和最直白的介紹。

當然,或許可能還有一些稍顯隱晦的暗語。

不過只要稍有生活經驗便能識破。

在幾年前,哈爾濱宜家剛剛開業的時候,曾經整過一個「東北話宣傳語」的活。

以簡潔大方為主題的宜家,配上東北話的廣告詞,這種反差感曾拉了不少來自顧客們的好感。

但由於其初衷稍顯刻意,所以和超市的標語比起來可能還是味不夠正。

要真想用方言來當標語,還是得講究靈動、自然。

就以菠蘿為例。在有的地區,給菠蘿剝皮可以簡稱為「殺菠蘿」,超市裡就隨之誕生了菠蘿的兩種死亡方式。

而在另一部分地區,「禿嚕皮」才是來自群眾的生活語言。

在販賣日常用品的超市,工作人員沒那麼多心思給顧客編撰精美的介紹詞,只會用最樸實的語言來形容商品。

這裡沒有春秋筆法,你永遠不會質疑超市阿姨含淚寫下的每一行話。

在商品屬性上也是同樣。在超市上班的大爺大媽,不會講究瓜果蔬菜的學名或是細分品類。在他們的世界裡,只有「好」與「不好」。

沒在菜場獃過幾年的人,可能還真無法分辨其中的區別。

但話雖如此,其實哪個行業都有坑小白的傳統,一些搞下三濫的超市也會有這種情況。

但即使是坑蒙拐騙,他們也不會用拐彎抹角的伎倆。

說「抹零」就「抹零」,超市人從來不來虛的。

哪怕是寫錯英文標註,人家也會錯得格外硬氣。

早在這裡混跡多年的工作人員們,早就摸清了顧客們的喜好。

例如每當軍訓的季節來臨,就會有貼心的超市大媽為你在衞生巾旁標註好鞋碼尺寸。

無論在國內還是國外,你都可以把超市當作心靈港灣。

因為超市不僅會用最接地氣的語言文化,也最懂你需要甚麼……

 

來源 地球人研究報告(ID: diqiuren005)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