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白左讓「黑、穆」成為最後的贏家

文:佚名  

現代社會最大的問題,就是提供了一個看似科技發達、生活舒適、人人都健康長壽的溫室,實則是對於人類長期發展的一種巨大損害,加速了人類的滅亡。科技與GDP的發展從另一個角度看是一種假象。

任何文明都有著強盛的時候,然而大多數的文明往往只強盛了一瞬。如羅馬帝國、波斯帝國,基本都有著兩三百年所向披靡的時候。公元十二世紀的時候,蒙古人在歐亞大陸幾乎橫掃了一切,差點把整個歐洲據為己有,後來奧斯曼帝國又崛起了,而後來則是歐洲白人的時代。特別是從工業革命開始的近兩百年來,是盎格魯撒克遜與日耳曼民族強盛的時代。

這樣一個工業化進程的開啓,帶來了一個全球化的時代,也是一個科學技術飛速進步的時代。發達工業國家的生活水平迅速上升,開始了衣食無憂的生活。然而這種過度工業化的文明卻潛藏著不少的危機:

第一就是優越的生活水平建立在大量的能量消耗的基礎上,不可持續;

第二就是城市化使得所有人基本都成為了金錢的奴隸,需要不斷發行貨幣才能維持經濟體系的運轉;

第三則是大量國家完成工業化與城市化之後,生育率急速降低,甚至進入人口負增長的情形中去。

 

然而我們轉頭去看看非洲,去看看那片我們看不上的土地,我們發現這片糧食短缺、疾病橫行、生活水平低下的土地,竟然出現了整個地球上最高的人口增長率。我們刨去生活質量與文化水平不談,至少每一個非洲人在用著最少的社會資源來生活在這個地球上,他們的生活是最環保的。

美洲印第安人由於歐亞大陸帶過來的瘟疫肆虐而在短短幾年內種族人口驟減,而非洲人卻能抵抗各種無解的細菌病毒。當我們在努力改善自己生活,去躋身於上流社會的時候,非洲人卻已經在繁衍後代了,然後去占領我們的世界。

我們所引以為豪的各種現代化的制造技術、醫療技術與通訊技術,如果以更長的是時間尺度來看,對人類到底是一種提升還是一種毀滅,這還很難來定論。大量的黑科技,實質上都被用在了對我們感官的滿足或者說是一種過度的滿足上去。先進的醫療技術看似延長了人類的壽命,卻使得地球生物天然的基因篩選機制失效,人類的基因開始變得越來越弱。現代社會很多病毒細菌性疾病在減少,免疫心理等疾病卻在增加,怪病層出不窮,同時人類精子活力也在不斷下降,這些可能都是托現代化的醫療技術所賜。

大量所謂的先進技術不過是在滿足人類的各種欲望,而且也只是滿足短時間的欲望,而環保技術,這種既不能滿足欲望也看不到賺錢機會的技術,卻發展得十分緩慢。於是人類的現代化進程留下的則是一屁股難以處理的垃圾廢棄物。技術不應該被用在享受與賺錢上去。

工業化的時代是短暫的,從1800年至今也不過兩百多年的光景。而人類的農業文明,已經延續了九千年,但這和漫長的地球年齡比起來仿佛如白駒過隙一般。如果把地球比作一臺機器,那這臺機器已經運轉了四十六億年了。而人類生產的最長壽而精密的機器,可用不過二十多年,建造的最宏偉的建築,不到一千年基本已化為了塵土。這說明人類本質上,只是地球上的細菌罷了。

曾幾何時,狼性的歐洲人,饑不果腹的冒險者,坐著帆船沿著非洲海岸擄掠非洲奴隸。當早期美國莊園主享受著黑奴帶來的福利與安逸的時候,他們怎麼也沒想到會被黑人所吞沒的一天。如今生活在高度城市化與福利社會中的歐美人民,就像千與千尋裡的笨豬一般,噢不對,連豬還不如。豬至少會生崽,而他們寧願養狗也不生孩子。

很顯然,背離自然發展規律的歐美人種族將會在未來被黑人與穆斯林吞沒,不管他們的所謂科技如何發達,因為他們再發達的科技也不能阻止黑人人口的擴張。不但如此,歐美白人還要為多餘的非洲難民買單,為他們提供吃喝,援助他們。這些生活在溫室裡面的廢物顯然已經喪失了祖先的虔誠與狼性。


法國總統和他的人民

而穆斯林,憑借對迷信與傳統的忠誠,不停的超生與向他國移民。也將在未來占有一席之地。而其他文明的人由於將被黑綠擠占走越來越多的空間。

可能,最後非洲人和穆斯林才是這個地球上最後的贏家。這是文明的大倒退。但對於自然來說,卻是最能繁衍種族的自然勝利。

 

來源  凡所有相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