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把美國變成了人類的糞坑?

文: 西奈山峰

都認為林肯之所以偉大,是因為他解放了黑奴。而我認為他偉大的理由,是他一直想要把解放後的黑人送回他們的非洲老家,至少要送出美國。

這個理由在今天有幾個人會贊成?不要說贊成,連知道的人恐怕都是少數。人們都從「解放黑奴」這個政治正確的角度出發去評價林肯,哪怕到了今天的美國被「黑命貴」和非法移民攪得雞犬不寧國運危機,林肯的主要功績仍然被定位為「解放黑奴」。

自從偽君敗登竊位以來,在他的敞開大門歡迎難民的政策下,南部邊境的非法移民與日俱增,每個月都高達20多萬人越過邊境進入美國。這還是熱季偷渡者較少的淡季,不用多久,乘著秋高氣爽的天氣,必將在更大規糢的難民蜂擁而至。

最近湧來的是來自海地的黑人潮,他們跋山涉水,越過中美多國來到美墨邊境,趟過淺淺的界河進入美國,人力薄弱的德州騎警左支右絀,根本阻擋不了這些拖家帶口、無法無天的難民。

稍有一點兒頭腦的美國人都知道,這是一場關乎國運的災難,是敗派政策慫恿下的不可扼止難以逆轉的災難。

其實,從托馬斯·傑弗遜到亞伯拉罕·林肯,美國第一流的政治家們都有一個共識:不把獲得自由的黑人遷出美國,美國的制度早晚會遭遇重大危機。

1816年,美國殖民協會成立,開始大規糢地送走自由黑人。利比裡亞就是美國殖民協會的重要成功實踐。 1847年7月,利比裡亞共和國在美國殖民協會的協助下由美國黑人移民建立,之後百餘年均為美國黑人移民後裔統治。

林肯對把黑人送回非洲去的做法也頗為贊同。 1854年,他說,「即便將世上所有力量交予我,我也不知道拿現存的制度怎麼辦。我的第一沖動是解放所有奴隸並將他們送到利比裡亞——他們自己的土地上。」

林肯在演講中曾說「這件事(遷移黑人)很難辦,這需要堅強的意志。意志來自道德感和自身利益兩個因素。只要我們相信把非洲人送回他們老家去在道德上是正確的,而且有利於或者至少並不有礙於我們的利益,我們就得想辦法做,不管任務多麼艱巨。」

1862年12月1日的總統年度咨文中提出有償釋放奴隸與將被解放黑人遷移出境相結合的計劃。他深知遷移黑人的困難,據他估計整個遷移需要37年才能完成,巨額費用需要幾代人來承擔。

為配合林肯的這一計劃,尋找合適的地點,國會開始了一系列外交活動,先後給圭亞那、洪都拉斯、厄瓜多爾、危地馬拉、哥斯達黎加等國發去了創建地的請求。就在被暗殺前的幾個月,林肯還與人談起處理黑人的問題。

維護了聯邦的統一、解放了黑奴,這樣的林肯已經夠偉大,但是對照當今美國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的難民困境,「將黑人送出美國」的設想和努力,才更表明了林肯偉大的政治和文化智慧。

遺憾的是,林肯之後似乎再也沒有美國元首有過這種想法,甚至被廣泛贊譽的裡根總統,也向驢黨妥協一次性給予數百萬非法入境者公民身份。

一代比一代更左的思路,把美國拖入了關乎國運的噩夢。只有川普,憑著大無畏的勇氣和對國家的擔當,頂著驢黨以及全世界左派的炮火,修建邊境牆,一度把邊境偷渡數量降到了史上最低。

而敗登僭位之後宣布建牆是違法的,旋即取締了所有未完工的項目。

川普:自拜登上臺以來,美國历史上最大數量的非法外國人正以數百萬的速度湧入美國。我們的國家正迅速成為人類的糞池。殺人犯、毒販和各種各樣的罪犯是這次大規糢偷渡的重要組成部分!而白宮甚麼都沒有做,腐敗的主流媒體幾乎沒有註意到這可能是我國历史上最大的危機。這不僅僅是一場邊境危機,這是一場國家認同上的危機…」

自由女神像底座碑文:把你,那勞瘁貧賤的流民,那向往自由呼吸又被無情拋棄,那擁擠於彼岸悲慘哀吟,那驟雨暴風中翻覆的驚魂,全都給我!

感人肺腑。但這高尚的情懷,誰有德和有力量足以承擔?

 

來源  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