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賣為何比店裡的價格貴?誰在加價?

外賣

作者:潘哥  

你也許還不知道,天天吃的外賣,竟然玩起了價格雙標。

潘哥最近通過一系列測試後發現,不論小餐館還是大品牌,外賣平臺上的標價,一般都比實體店貴。

進行了幾次點餐實驗後,潘哥還發現:點外賣是否能獲得實惠,關鍵在於是否使用紅包,以及紅包抵扣金額的多少。

不過,對於商家來說,這些外賣紅包卻好似毒藥,因為用戶購買紅包的錢,被平臺官方賺走,但部分成本卻由商家負擔,於是商家也開始玩起了調價大法,把外賣價格與到店的價格差距拉開。

因此,在商家、消費者、平臺的三方博弈之下,前兩方面臨 「雙輸」 的同時,平臺似乎成了唯一贏家。

得不到實惠的商家和消費者,會一直甘於現狀嗎?唯一的贏家是平臺,這種糢式真的合理嗎?

外賣總比實體店貴幾塊

作為一名省錢(絕對不是摳門兒)達人,潘哥最近發現;外賣上的菜品價格,通常比實體店貴。

比如,天津的一家黃燜雞餐館內,小份黃燜雞售價 17 元,一碗米飯多加 1 元。但在美團上點外賣的話,小份黃燜雞(不含米飯)就變成了 19 元,比實體店貴了 2 元;加上一碗米飯的話,價格變成了 21 元,比實體店貴了 3 元,米飯的價格直接 double;而到了餓了麼,這家店的小份黃燜雞加米飯,則又變成了 22 元,比實體店貴了 4 元。

在天津的另一家快餐店,潘哥發現一份咖喱雞、番茄雞蛋雙拼飯,實體店售價 20 元;到了美團上,折扣價為 23.9 元,比實體店貴了 3.9 元;餓了麼上,這份雙拼飯價格為 24.9 元,比實體店貴了 4.9 元。

小餐館的定價,隨意性可能太多;那麼大品牌餐館,外賣標價是否比實體店貴呢?

在天津的一家吉野家,潘哥發現:實體店內的吉味雙拼套餐,售價 42.5 元;但在美團和餓了麼上,同樣搭配的吉味雙拼套餐,外賣價格卻都變成了 51.5 元,全比實體店貴了 9 元。

在一家漢堡王店內,潘哥發現火烤菠蘿皇堡套餐,售價 44 元,國王卡特享價 33 元;但在美團外賣上,同樣搭配的套餐售價 51 元,比實體店貴了 7 元。

而黑松露風味安格斯套餐,在漢堡王小程序售價 56 元,國王卡特享價 36 元;在美團外賣上售價變成了 60 元,比實體店原價貴了 4 元,比國王卡特享價貴了 24 元。

紅包是外賣省錢關鍵

經過上面的比價,潘哥發現;同一家店內的同樣菜品,外賣平臺上的價格,似乎總比實體店貴;那些常點外賣的人,似乎成了不會算賬的大冤種。

不過,資深點外賣達人張先生,卻對此表示了異議。他告訴潘哥,雖然外賣平臺上的菜品標價,經常比實體店的標價要高,但如果算上店鋪滿減、紅包抵扣、配送費扣除等優惠,最後算下來外賣的價格,可能會比實體店便宜。

為了驗證張先生所說,在上文提到的那家快餐店,潘哥點了一份咖喱雞、番茄雞蛋雙拼飯,選擇打包帶走,共花費 21 元,其中 20 元為餐費,1 元為打包費。

在美團上,潘哥選擇同樣的菜品後,顯示菜品售價 23.9 元,打包費 1.5 元,用戶配送費減免,最後合計 25.4 元,比實體店貴了 4.4 元;但如果兌換 8.5 元的美團紅包,總價則變為了 16.9 元,比實體店便宜了 4.1 元。

在吉野家,潘哥選擇了吉味雙拼飯套餐,在實體店打包帶走,需要支付 42.5 元的餐費,以及 1 元的打包費,總計 43.5 元。

但在餓了麼上,選擇同樣搭配的套餐,參與店鋪滿減等活動後,最終需要支付 49.5 元,比實體店貴了 6 元。如果兌換 5 元的餓了麼紅包,抵扣後價格則為 44.5 元,比實體店貴了 1 元。

由此可見,雖然平臺依靠各種活動,讓點外賣顯得劃算,但不使用紅包的話,消費者還是難得實惠;並且,即便使用了紅包,如果商家的抵扣金額不大,消費者的外賣,還是會比實體店貴。

誰的蜜糖?誰的砒霜?

雖然外賣紅包,成了很多人的省錢法寶,但對於美團、餓了麼上的商家來說,外賣紅包卻是 「汝之蜜糖、吾之砒霜」。

不止一名餐飲從業者告訴潘哥,雖然用戶購買外賣紅包的時候,是把錢付給了平臺,但是紅包抵扣的成本,卻是商家承擔了大部分。

同時,潘哥還從一位美團員工那裡了解到,商家在美團上做外賣生意,需要支付給其一定的傭金,比例一般在 6%—8%;如果加上紅包抵扣的話,商家在美團上的每單外賣,都會增加幾元成本。

為了覆蓋這些增加的成本,美團、餓了麼上的商家,開始在外賣的定價上動手腳,他們修改了菜品價格、打包費價格,甚至修改了米飯的價格,就是為了在扣除紅包、傭金等平臺成本後,自己還能賺取些利潤。

這樣看來,外賣標價比實體店貴,似乎並不是商家利欲燻心,在各種成本曡加下,外賣標價雖然比實體店高,商家的利潤卻未必有了增長。

不過,實體店與外賣平臺的不同定價,卻苦了潘哥這樣的消費者。很多人之所以在美團、餓了麼上購買紅包,為的就是點餐時能便宜一點。但商家無奈提高了外賣標價後,消費者不僅沒有因此得到實惠,很多時候反而比去實體店花費更多。

誰是贏家?

既然商家和消費者,在這場外賣紅包博弈中,誰也沒占到便宜,那麼贏家究竟是誰呢?

對於美團、餓了麼來說,在平臺上推動紅包的使用,會讓消費者認為在平臺店點外賣更便宜,提高使用平臺的頻率;這種各店通用的紅包,也讓消費者有了更多選擇,增強了平臺的用戶黏性;同時,消費者購買外賣紅包的費用,還增加了平臺收入。

至於外賣紅包所產生的成本,一部分由商家墊付,而在平臺的排名機制下,商家們為了擴大銷量,還會在紅包抵扣金額上不斷內卷,間接為外賣紅包做推廣。

這樣看來,在美團、餓了麼上點外賣,不論是否使用紅包,商家和消費者似乎都是 「雙輸」,誰也占不到便宜;而並不直接參與定價的美團、餓了麼,卻利用自己制定的游戲規則,成了這場博弈中最後的贏家。

不過,「雙輸」 下的商家和消費者,一次又一次地多掏腰包後,也逐漸發現了 「紅包困境」,產生了許多不滿。而美團、餓了麼這樣的外賣平臺,不斷從商家、消費者身上賺取利潤的經營糢式,真的是 「存在即合理」 嗎?

來源:智商稅研究中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