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顯示,原來白左的精神病比例很高

精神病

文:梁惠王

在美國的電影裡,洗手間的壁櫥上,往往放著一排排的藥。主人公隨時旋開蓋子,倒出一把,就往嘴裡扔,接上一杯自然水,喉頭一動,灌下去。然後滿足地坐在馬桶上,點上一支煙,想他/她的心事。

這是美國電影給我的印象。我看《國土安全》,主人公的生活就是這樣的。難道這真是美國人的常態?

今天看到一則新聞,是皮尤調查數據:「據調查,與溫和保守的同齡人相比,所有年齡段的白人自由主義者(白左)更有可能被診斷出患有心理健康問題。

這種差異在18-29 歲的年輕人中尤為明顯,46%年輕白左被診斷出患有精神疾病。56%年輕女白左患有精神疾病。」

搜了一下介紹,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是美國的一間獨立性民調機構,總部設於華盛頓特區,受皮尤慈善信托基金資助,是一個無傾向性的調查機構。相比於左媒,這個調查的信任度應該比較高。

怪不得,真是醍醐灌頂啊。我說呢,為甚麼老覺得白左黃左都罔顧常識,人雲亦雲,都有些神經病氣質,原來他們真的有精神病。

今天還看到一個新聞,說美國加州舊金山為了緩解日漸上升的槍支暴力事件,正著手推出一個大膽的新計劃,準備每月付錢給那些可能槍擊他人的民眾,鼓勵他們把槍放下,並且成為更有社會建設性的一分子。預期10月開始啓動的「夢想守護者夥伴關系」,將支付10人一個月300美元,讓他們不參與槍擊犯罪,也將跟市府街頭暴力幹預計劃派來的人生教練配對,並被視為致力防止暴力的「社區大使」。
我問了一下貓貓:「每個月給罪犯錢,求他們不犯罪,這種做法可不可以。」

 

她一口反對:「這怎麼可以,那大家為了錢,都會假裝去犯罪。」
看來正常人,哪怕是兒童,都覺得荒謬。我倒不是不是說,這個付錢給罪犯以贖買他們的辦法完全不可行,可以的,只是一個月三百美元太少。加到三萬肯定有效果,但是,我怕舊金山一半人都會聲稱自己有開槍殺人的欲望,隨即去排隊領錢。
還有更絕的,有位杜肯大學的心理學白左教授倡導白人自殺,說這是一種道德行為,是為種族主義贖罪:

非常好,我建議他身體力行,率先自殺,那我認為他雖然不大正常,但至少還有理性,否則我覺得他真該立刻吃藥了。而且,藥不能停。
精神病患者都比較極端,前幾天,一位阿富汗陣亡士兵的母親,在非死不可和instagram上大罵拜登,說拜登的手上沾滿了她兒子的鮮血,並直接指斥拜登:「拜登,你不是美國總統,作弊不是贏。你是一個虛弱不堪的人形生物。」
非死不可和instagram隨即封了她的號,呵呵,這就是現在的美國。還好,在一些共和黨議員表示強烈抗議之後,她的號被恢複了,站方謊稱是「錯誤操作」。騙誰呢。神經病左棍是聽不得反對聲音的,只是在美國,他們暫時還不能一手遮天罷了。不知道那個錯誤操作的,是不是臨時工。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