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密文化,害人終害己

告密

文:北遊  

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用法律的形式把「 告密文化 」發揚光大的,非商鞅莫屬。

《史記·商君列傳》中記載:

「 令民為什伍,而相牧司連坐。不告姦者腰斬,告姦者與斬敵首同賞,匿姦者與降敵同罰。 」

商鞅將十家編成一什,五家編成一伍,讓秦國人互相監視檢舉,人人自危。

把「 告密 」上升到國家大法並公開宣揚,商鞅可謂登峰造極。

在告密法實施後不久後,秦國的民風就開始變得異常古怪。

父子見面,如果沒有什麼事情從來都不說話,媳婦和婆婆也相互防範。

因為一旦告密,告密者得到的獎賞可能是一個農夫十年勞動才能賺得來的錢,而且還有別的好處。如果做妻子的告發了丈夫,那麼妻子的財產可以不被沒收,只沒收老公的財產。

在這個法律驅使下,為了生存,每個百姓必須要拿出十二分的精神來探聽「 姦 」人「 姦 」事,包括自己的親人。

用西漢賈誼的話來說,告密法把秦國變成了「 一個無禮無仁的國家 」,道德素質急劇下降。

然而,在重用商鞅的秦孝公還沒有死時,就有人已經預感到了商鞅是在給自己挖大坑。

果然,秦孝公死後,商鞅一手搬起的石頭——「 告密法 」開始砸到自己身上。

先是曾經被商鞅侮辱過的太子繼承王位,一直對商鞅恨之入骨的貴族們群起而攻之,告發他招兵買馬,意圖謀反。

好不容易逃出秦國,在半路準備住店的時,店主以住店必須出示證明為由,拒不接待,否則被國家知道,要被連坐。

氣的商鞅仰天長嘆「 為法之敝一至此哉 」。商鞅不知道,他一路逃亡,都一路被追擊,都是拜他一手締造的「 告密法 」所賜,因為沿途的人無不爭先恐後的向秦軍舉報他的行踪。

告密之人在得逞後往往洋洋得意,但是,他們有沒有想過未來會有一天也可能被同樣的告密所傷害呢?

我想他們應該沒想過,如同商鞅也絕沒想到自己最終會搬起石頭砸到自己的腳,落個被車裂滅族的悲慘命運。

當我們沒有試圖去警惕一個扭曲的規則,反而去熟練的運用它,那我們每個人都可能成為潛在的受害者。

我們的民族因此受到的傷害,不可謂不深重。

某個特殊時期的時代悲劇我們就不方面多說了,即使到了今天,告密和動輒舉報的現象依然十分普遍。

乃至,本該是一方淨土的校園裡,都潛伏暗湧著一股告密邪風,讓人脊背發涼。

4月9日,河南鄭州一所名牌學校,14歲的女孩小羽把手機帶到了學校,被同學發現後告發給老師,老師詢問小羽時,小羽並未當場承認,於是老師把小羽留在辦公室,去教室裡搜手機。

就在老師搜到手機辦公室的路上,悲劇發生了,小羽從學校教學樓一躍而下,墜樓身亡。

每當看到類似的新聞,面對一個個本不該逝去的年輕生命,心中都會有種無法言說的揪心與疼痛。

我們心中會有無數的「 如果 」不斷的湧現,如果老師不是把小羽一個人留在教室,如果學校的規定和執行能夠更加的人性化,如果小羽的衝動能夠來的稍微慢一些,也許她的生命就能就此挽回。

在這所有的「 如果 」裡,我最希望出現的是,我們的社會、學校和老師,能夠拋棄對告密行為的鼓勵和支持。如小羽爸爸在對當事學校的質疑中所說,學校存在「 鼓勵、教唆學生互相檢舉揭發違規行為 」的引導方式。

正是這樣的告密文化,扼殺了小羽的尊嚴,讓她不得不去面對無法抗辯的羞辱,最終讓無法承受的小羽衝動的做出了放棄生命的舉動。

告密,不是在糾正人性的惡,而是把人性最陰暗的角落放在眾人面前羞辱。

鼓勵告密,就是催生人性之惡。

人性之惡並非中國獨有,無​​論古今,無論中外,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群體要消滅告密行為、告密文化需都要非凡的勇氣,並付出高昂的代價。

「 查理不是一個告密者!

你們學校的座右銘是什麼?

是讓孩子們出賣朋友求自保嗎?

事情出紕漏時,有人跑有人留,查理面對烈火,喬治卻躲進老爹的口袋。

結果,你做什麼呢?

你獎勵喬治,卻摧毀查理。

我來到這裡的時候,看到你的學校號稱是‘領袖搖籃’。

可你分明是在培養老鼠大隊,一堆賣友求榮客。

我不知道,查理今天的緘默是對還是錯。

但我可以告訴你,他絕不會出賣別人以求前程,這叫正直! 」

《聞香識女人》最精彩的部分,可能就是阿爾•帕西諾在學校裡的這段慷慨陳詞了。

那幾個捉弄校長的紈絝子弟,年輕的查理跟他們連朋友都談不上,他卻始終堅持不去告發他們,即使校長威脅查理,如果不出來指證,會被開除出校。

阿爾·帕西諾飾演的退役中校弗蘭克,曾經擁有輝煌的人生,但因一次意外導致失明,從此讓他自暴自棄,成了一個通常意義上的「 失敗者 」。

表面的惡毒與尖刻,不過是他保護自己的偽裝。

如同他說,他從來都知道哪條路是對的,但他從來都不走的原因是,「 對的路,太TM苦了! 」

這句話道出了這個世界的真相:

在狂野的世界,要始終選擇對的路,始終做正確的事,將會異常艱難!

能夠擺脫現實的誘惑和生存的困境,始終堅持正義的原則、跟隨善良的內心,這樣的人,永遠都是世界的極少數,而查理就是這樣的人。

眼睛瞎了的弗蘭克中校,心裡比誰都清楚明白,查理做出不舉報、不告密的選擇,要付出多麼高昂的代價。

作為一個家境並不富裕,需要經常打工掙錢的學生,開除出校,意味著他人生的前半場被完全摧毀,意味著他之前的努力被全部清零。

面對巨大的壓力,查理不是沒有動搖過,有一萬個合理的理由支持他說出那幾個同學的名字,骨子裡的善良卻始終讓他開不了告密的口,即使那幾個紈絝子弟看不起他,經常捉弄他。

影片最後,弗蘭克中校為善良的查理激昂辯護,其實也是對自我的鞭撻。

他痛恨自己的所謂「 反抗 」,不過是出於自私的想讓自己感覺重要,而年輕的查理卻有勇氣做到為了自己的原則而反抗。

跟正直的查理比,弗蘭克感覺自己就像個卑劣的可憐蟲。

弗蘭克中校還只是因為自己的境界不夠高,而感到自慚形穢。

但正是這樣的自省精神,讓一個人有勇氣去抵抗人性之惡,讓一個群體有智慧去拋棄告密文化的侵蝕。

我們一定要有個基本認知,那就是這個世界上沒有道德完美的聖人,一個都沒有!

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會有這樣那樣的道德瑕疵,都曾經做過羞於與外人道的錯事和不雅之事,所以,聖經云:「 不要論斷人,免得你們被論斷 」。

任何一個人都要明白一個非常簡單的道理,如果你揪住別人的一點所謂道德瑕疵不放,那麼終有一天你也會被別人以同樣的理由揪住不放,這個世界沒有一個人會倖免,沒有一個人經受得住放大鏡般的道德審查,今天你批鬥我,明天我批鬥你,這樣的社會只會是人間煉獄。

你對他人脆弱性的體諒,就是對自己同樣的體諒。

所謂「 法無禁止即可為 」,現代人必須要修煉的一項基本認知,就是要節制自己隨意評價他人生活的衝動,只要他人的行為並未觸犯法律,那麼他人無害你權益的行為,大部分都無需你隨意置喙。

每個人的行為後果都由每個人自己承擔和負責,一個有著基本智慧的群體,它的成員一定會清楚明白自己的權益和他人權益的邊界,不會輕易越界。你尊重別人的權益,別人才能尊重你的權益。

所以,我反復強調,正常的舉報和告密行為的差別在於,你針對的行為是否違反了法律?這個行為是否屬於法律管轄的範圍?

法律就是一個規範所有人行為邊界的一般性規則,是一個否定性的規則,是一個社會裡面大家公認的不能做的行為,而大多數人的日常生活,需要立法禁止的行為,其實並不多。

法律為什麼不規定學生不能帶手機上學,而只是學校做一個勸誡性的規定來處理,就是因為一個正常的社會,根本無需那麼多的法律來給每個人的行為設限,更多只需要約定俗成就可以了,硬性的法律規定既沒必要也會限制人的自由。

法律是用來製止侵犯他人自由的行為,是保護自由,讓自由最大化,而不是用來限制自由的工具。

所以,類似於能不能帶手機入校這樣的問題,完全可以智慧的處理和設置更為人性化的解決方案,哪裡需要如此這般的如臨大敵呢?

鼓勵和教唆學生用相互舉報和告密的方式來嚴防死守,似乎校規的尊嚴比學生的尊嚴重要,維護校規比學生的生命更重要,這樣的認知到底是愚蠢還是對教育的無知呢?

我們的學校到底在傳達什麼樣的教育觀念,塑造什麼樣的學生?

中國教育的先行者孔子2000年前就說過,「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怎麼到了今天,奉孔子為自己祖師爺的中國老師們,卻連這麼一條黃金法則都淡忘了呢?

沒有同理心,不會「 站在他人的地位上思考 」,今天看你不爽就舉報,明天一言不合就告密,這是什麼樣的世界呢?

如果我們的後浪天天身處這樣的環境,只會有兩個表現,要么瑟瑟發抖,要么暴戾殘忍,不是在被害,就是在害人。

「 告密文化 」的結果,只有一個,一群心理扭曲的人和一個自相殘殺的未來。

來源      北遊獨立評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