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哨子的走了,吹簫的來了

記者廖君

(一)專家們關於病毒來源的幾種不同說法

如今新冠病毒已經成為世界性疫情,截至今天21時世界其他各國累計確診57691例,死亡1926人。

此前專家科普時指出:找到病毒的源頭,便於查到中間宿主,這對徹底根除病毒、研發疫苗和有效藥物都很重要。

這樣看來,查到病毒源頭,不是甩鍋問題,而是研究根除的需要。

新冠病毒究竟來源於哪裡,現在有了不同的說法。我們先來看看下面幾種意見。

01 張文宏(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生物醫學研究員)說:

中國只有武漢最先出現這個新傳染病,如果是外國傳到中國來,應該是幾個中國城市同時發病,而不是有時間先後。

02 石正麗(武漢病毒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說:

已有研究表明,在蝙蝠提取的冠狀病毒中發現了與新型冠狀病毒一致的PRRA位點。這就證明這個位點不是人為插入的,是在蝙蝠種群裡面就有的。華南海鮮市場在1月1日關閉,讓病毒溯源變得困難,這個問題確實存在。

03 鍾南山院士在廣州疫情通氣會上說:

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是發源在中國。通過調查分析發現,和華南海鮮市場產生關聯的樣品是一個類型,但還存在另一種更古老的類型,也就是說,華南海鮮市場的病毒是從別的地方傳入的,這裡並不是病毒的發源地。而且他們發現,病毒可能早在12月初,甚至11月下旬就傳播了,只是在華南海鮮市場這裡發生超級傳播事件,病毒爆發了。世界其他地區爆發的新冠病毒傳染,有很多已經證實和中國武漢完全沒有接觸。

04 楊占秋(武漢大學醫學部病毒學研究所教授)說:

按照傳染病暴發性流行的基本要求,這次新冠肺炎首先大規模暴發疫情地在中國武漢,從病人體內檢驗出的首個新冠病毒也在武漢,因此武漢是此次疫情暴發的發源地。但這並不表示新冠病毒源頭一定始於武漢,新冠病毒可能同一時期有多個發源地,有可能來源於不同動物、不同人或不同地域。

上面是專家們的說法,他們身兼公職,不排除有為官方代言的可能。

(二)「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說法從哪裡來的?

05 耿爽(外交部發言人)3月12日答記者問重申:

關於病毒源頭的問題,這是一個科學問題,需要聽取專業、科學的意見,我們反對借這個問題搞政治污名化。當前,新冠肺炎疫情已經成為全球性流行病。面對疫情,國際社會應該同心協力,而不應該相互攻擊指責,這完全不具建設性。

06 趙立堅(外交部發言人)3月12日晚在推特上,用中英雙語連發5條推文,其中寫道:

美國疾控中心主任被抓了個現行。零號病人是什麼時候在美國出現的?有多少人被感染?醫院的名字是什麼?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要透明!要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

注意上面兩位發言人的說法不一致,答記者問和發推特時的內容完全不一樣。

記得內蒙古有個粉紅,因為造謠說病毒來自美國而被行政拘留了10天,真為發言人趙立堅捏了一把汗。

07 央視、環球網、人民日報海外網官方帳號都發布了消息:

當地時間3月11日,在美國國會眾議院一場有關新冠病毒的聽證會上,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爾德表示,目前美國確實有原本被診斷為患流感、實際卻是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的情況。

川普好像也不想背這口黑鍋,疫情剛剛在中國爆發時,他就組織科學家查找毒源,這回無論從尋找中間宿主,還是甩鍋需要,都要找出毒源了。

(三)美國議員與疾控中心主任的對話究竟是什麼內容?

那麼,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推特上說的「美國疾控中心主任被抓了個現行。零號病人是什麼時候在美國出現的?有多少人被感染?醫院的名字是什麼?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要透明!要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是怎麼來的呢?

當地時間11日,在美國國會眾議院一場有關新冠病毒的聽證會上,眾議員哈雷·羅達(HarleyRouda)與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爾德展開了如下對話。

羅達:在沒有檢測試劑的情況下,是否存在這種可能性,那些容易感染流感的人,也許在其實際感染了什麼這事上,被錯誤地歸類了?是否很有可能,他們實際感染的是COVID-19(新冠肺炎)?

雷德菲爾德:標準操作是,首先你要檢測是否感染了流感。如果感染了流感,陽性反應會發生在(此處話被羅達打斷)……

羅達:但那僅僅是在他們被檢測了的情況下。如果他們沒被檢測過,我們就不知道他們到底感染的是什麼。

雷德菲爾德:正確。

羅達:好吧。那如果有人死於流感,我們是否會做屍檢,看看他得的到底是流感還是新冠肺炎?

雷德菲爾德:疾控中心針對肺炎死亡病例有一個監測系統。這系統並不覆蓋每個城市、每個州、每家醫院。

羅達:所以,在美國,人們可能表面上是死於流感,實際上卻可能死於新冠病毒或COVID-19,對吧?

雷德菲爾德:迄今為止,一些病例的診斷情況就是如此。

原來如此。美國議員逼問官員是家常便飯。仔細看一下,從上面這段對話中,所謂的「主流媒體」和發言人是怎麼得出病毒源自美國的結論的呢?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3月6日駁斥了新冠肺炎病毒源頭可能來自中方以外的說法。他在接受採訪中說:「我們非常有信心,知道病毒源頭是在哪裡。」 

「我們也知道,很多關於疫情和病毒的信息本來可以更快地提供給世界各地的衛生專業人員,大家可以共享信息和數據,」他補充,「這是最大的不幸。」

好像耿爽說的「關於病毒源頭的問題,這是一個科學問題,需要聽取專業、科學的意見」更外交一點、更留有餘地。

斷章取義的人,有的是因為蠢,有的是因為壞,有的是因為既蠢又壞。

(四)匪夷所思的「巾幗奮鬥者」

最近一個新華社叫廖君的記者火了。因為發生了以下幾件事:

2019年12月31日她在新華網發表《實地探訪華南海鮮市場  店鋪多數正常營業》一文,傳遞了海清河晏、一片太平的信息。

2020年1月1日,新華社以《8人因網上散布「武漢病毒性肺炎」不實信息被依法處理》為題,向全世界報道武漢「造謠8人」(包括李文亮醫生)的主要記者,正是廖君。

隨後的「可防可控」「未發現明顯人傳人」也出自此人之手。

這裡不得不說,廖君只是一個傳聲筒,記者不過是一個上差下派的一份工作。理論上說,吃這碗飯也有它的難處,本來不應該成為火起來的原因。

匪夷所思的是,3月8日廖君作為6名疫情防控一線的巾幗奮鬥者之一出現。她自稱這兩個月寫了200多篇報道、90篇內參;官方通報表揚時說的是「去年12月30日至今(3月8日),共采寫各類公開稿件500多篇,參考報道90多篇」——平均每天寫稿8.5篇。

真神人也!寫辣麼多假新聞,累壞了吧?應該好好獎勵一下。大魚浪跡新聞業近20年,當記者時經常為一天一兩篇稿子點燈熬油,慚愧得無地自容。

有人說,胡某進和他的《環球某報》在輿論場上各種攪渾水、和稀泥,惡習不改,人送綽號胡叼盤;廖君長江後浪推前浪,大有把胡前輩拍在沙灘上的氣勢。此女端莊的衣著、斯文的眼鏡,絕對美女范兒,以其顏值,只要學會拋幾個眼神,大可大把賺銀子,何苦幹這欺上瞞下、弄虛作假的營生?如今弄得千夫所指,人神共憤——讓人家說「吹哨子的走了,吹簫的來了」。

現在的媒體人不但不敢說「鐵肩擔道義,妙筆寫春秋」,而且碰到生人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幹這一行的,那通冷嘲熱諷就受不了,何況還要在血腥的宴席前就座,不斷獻上自己的媚笑?

看看上面那位發言人,搞不好丟官是小,還要以造謠的名義行政拘留。不如學學正經人,哪怕寫寫時光如水、風花雪月也好。

來源:大魚說小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