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飛的手下有哪些大將背叛了他?這些手下為什麼要背叛岳飛

岳飛

文:張嶔

在民族英雄岳飛的悲情蒙冤過程裡,最讓多少後人嗟嘆的,就是個別「 岳家軍大將 」對他的背叛與構陷。

以《行實編年》等史料記載,紹興十一年(1141)八月,為求苟安「 議和 」,南宋王朝罷免了岳飛樞密副使的職務,命他「 充萬壽觀使 」。但在宋高宗、秦檜這對兒君臣看來,這還遠遠不夠,為了執行「 金國大爺 」密信裡那「 必殺岳飛,而後和可成也 」的死命令,對岳飛的陷害必須繼續升級。於是秦檜就派自己的心腹林大聲出馬,名義上去主管岳家軍的糧草,其實是要在岳家軍裡找「 好狗 」,給岳飛來個致命的「 反咬 」。

這樣的角色,他還真找到了,一口氣還找了倆:首先是岳飛愛將張憲的前軍副統制王俊,這個人綽號「 王雕兒 」,素來以貪婪凶狠出名,偏偏他還因為違反軍紀,遭到過張憲的懲治,早就懷恨在心。所以林大聲一搖橄欖枝,他就心領神會,趕緊湊了上來。

這王俊的級別還不夠。於是經過威逼利誘,林大聲又把岳飛的副手——鄂州駐紮御前諸軍都統制王貴拉下了水。在岳家軍裡,王貴的分量堪稱重量級,他是岳飛的湯陰老鄉,從紹興元年起就跟隨岳飛南征北戰,到這時已經第十一個年頭。岳飛被解除兵權後,岳家軍也是由王貴負責指揮。這樣一個人,為什麼要背叛岳飛呢?

一是他雖然是岳飛的老戰友,但也確實有矛盾。特別是在之前岳飛北伐時,王貴有過「 怯戰 」的行為,差點被岳飛處斬。王貴的士兵也因違反軍紀,被岳飛在戰場上執行了軍法,這些事情,等於結了梁子。但即使這樣,一開始王貴並沒有接受秦檜一伙的拉攏,直到林大聲抓住了王貴的其他把柄,以「 隱事 」威脅他,王貴才徹底屈服,做出了這昧良心的選擇。

於是,在這兩位「 岳家軍部將 」的反咬下,一場陷害岳飛的丑劇拉開了帷幕:先是王俊跳了出來,誣告「 老上級 」張憲勾結岳飛謀反,告狀信「 偏巧 」送到了王貴手裡,王貴也心領神會,把狀紙轉給了林大聲。於是這樁丑劇就一開始,就成了「 岳飛部將控告岳飛 」。而後張憲與岳飛的兒子岳雲先後被捕,岳飛本人也被秦檜派人騙進了大理寺。這位令金人哀嘆「 撼岳家軍難 」的大英雄,就這樣被他拼死保衛的南宋王朝下了牢獄。

宋高宗、秦檜之流的算計裡,「 岳飛謀反案 」的流程應該是這樣的:先由岳家軍的幾個敗類出面反咬,然後嚴刑拷打張憲等岳飛愛將,迫使他們招供。這樣順風順水,就能把岳飛的罪名「 定死 」。但接下來的事情,卻出乎他們的預料:張憲等人雖然被打得遍體鱗傷,卻是寧死也不肯誣陷岳飛。被「 騙 」進大理寺的岳飛受盡了酷刑,卻依然毫不屈服。

特別讓秦檜們尷尬的是:哪怕得到了宋高宗和秦檜的反复授意,秦檜的鐵桿死黨,受命審理「 岳飛謀反案 」的御史中丞何鑄,看著秦檜一夥炮製出來的「 岳飛謀反證據 」,也是不停捂臉。面對岳飛的一身正氣,他終於良心發現,硬是在秦檜的威脅下拼命硬槓,發出怒吼「 強敵未滅,無故戮一大將,失士卒心 」。寧可得罪「 老上級 」,也絕不干這破事。

但何鑄不干,卻有不要臉的人繼續幹。頂替何鑄的万俟卨就兇性大發。他繼續對岳飛嚴刑拷打,但看得到岳飛依然不屈服,他乾脆親自上陣,給岳飛炮製了三條罪狀。但在大理寺會商時,儘管秦檜們隻手遮天,万俟卨的「 勞動成果 」還是被啪啪打臉:大理寺丞李若樸等三人堅決反對,讓万俟卨們尷尬不已。

僅從這些細節就可以看到,這幾個岳家軍裡的敗類「 反咬 」出的「 岳飛罪名 」,是多麼可笑。

但為了置岳飛於死地,宋高宗、秦檜君臣也是不要臉到底,他們一面羅織岳飛罪名,一面緊鑼密鼓議和,終於以「 認大爺 」「 割地 」「 送歲幣 」的代價換來了《紹興和議》,為了「 和議 」生效,當然也要「 必殺飛 」。於是紹興十一年臘月二十九,岳飛終於被害死在大理寺中,釀成千古奇冤。

而說到這場奇冤,今天一些「 歷史票友 」們,也拿王貴王俊之流的「 岳家軍部將 」身份說事,企圖證明「 岳飛也有錯 」。但岳家軍千千萬萬的將士裡,真正出來反咬岳飛的,只有這兩個敗類。這恰恰印證了岳飛的冤情。

值得一提的是,岳飛含冤而死後,為了證明岳飛有罪,還把岳飛的「 罪狀 」公告天下,但結果卻是「 天下聞者無不垂泣 」。臨安城中的小吃「 炸油條 」,也從此變成了「 油炸檜 」,這個習俗,一直延續到了今天。就是在岳飛含冤而死的第二年,武昌就有人作詩說:「 自古忠臣帝可疑,全忠全義不全詩 」,哀嘆的正是岳飛的遭遇。

至於金人那邊,對於岳飛的死,反應也十分強烈。以當時被扣押在金營的南宋大臣洪皓的記錄:當岳飛死訊傳來後,燕京金人這邊飲酒歡歌,像過節一樣熱鬧。岳飛遇害的第二年,出使南宋的金國使臣還故意問南宋官員「 岳飛以何罪處死? 」在聽完了南宋官員背書一般的「 岳飛罪狀 」後,金國官員只是一通冷笑:「 江南忠臣善用兵者止有岳飛 」。只這一句話,就叫南宋官員們尷尬不已。

當然,秦檜是不會尷尬的,《紹興和議》生效後,秦檜一直拼命做的一樁「 大事 」,就是在南宋搞文字獄。他多次在民間大肆搜查藏書,只要不利於自己的就大肆焚毀,甚至就連官方的手札、文檔,也是說燒就燒。大量記錄宋金戰爭特別是岳家軍戰功的珍貴文獻,就這樣化為烏有。而這,也恰恰證明了秦檜之流的心虛。

但這些荒唐的行徑,最多也只能得意一時。直到今天,岳飛民族英雄的形象依然光芒萬丈,而那些扮演了滑稽角色的人,依然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參考資料:

顧宏義《天裂:十二世紀宋金和戰錄》、張秀平,羅炳良《岳家軍群體人物研究》、吳希《兩宋為什麼大肆禁書》、《宋史》《金佗粹編》 《朝野遺記》《行實編年》

來源     朝文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