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哪個城市通勤時間最長,特別好猜

通勤

 

誰都想在早晨上班時神清氣爽,但通勤常常已經消耗了我們所有的元氣。在人口密度高的一二線城市,絕大多數人都不喜歡通勤,漫長的通勤時間,擠到窒息的魔鬼地鐵,都讓工作日的痛苦被無限放大。

鬧鐘嚮得很早,下班回得很晚,漫長的通勤直接吸食掉了我們的幸福感,而這樣的日子卻根本看不到盡頭。

不是在上班,就是在上班的路上

知乎上有個問題是 「一個人一天的通勤時間在哪個範圍內比較合理」,多數人的回答是不超過 1 個小時。

悲催的是,在 2020 年,中國 42 個人口超百萬的城市中,實現這個理想的,只有 2 個。

北京是所有城市中上下班時間最久的,平均人均通勤時間達到了 94 分鐘。重慶、大連、西寧也是同類人口規糢的城市中,通勤時耗最長的城市,生活在這裡的人,每天的通勤時間分別達到了 80 分鐘、76 分鐘和 70 分鐘。

這也就不難理解,為甚麼很多通勤族會提前下載好電視劇和綜藝,在上下班的路上消磨時間。但畢竟是通勤高峰,在擁擠的人群裡用手舉一個小時行動電話,還沒到公司人就已經渾身酸痛了。

長時間的通勤,不僅擠占了時間,更會降低人們的幸福感。

一位每天都要花兩小時上下班的網友這麼描述自己的日常:沒有生活,也沒有社交,在飯局上稍微多聊一會就可能錯過末班車。而長長的通勤路,也將他的耐心消耗殆盡,不順心的時候甚至會遷怒於家人。

類似這樣被通勤反複折磨的人不在少數。

根據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的統計,在中國的大城市中,有超過 10% 的人正在忍受每日平均超過 2 小時的極端通勤。城市越大,每日平均通勤時長超過 2 小時的占比越高。

其中,北京的比例更是達到了 27%,在極端通勤上依然是當之無愧的 TOP 1。重慶、天津、武漢、青島、南京和成都的極端通勤占比甚至超過了廣州和深圳。

要知道,極端通勤往往不僅是時間上的漫長,許多人從家到公司,需要陸續乘坐地鐵、公交車、自行車等多種通勤工具才能完成通勤,某一段路程慢了點,可能就會趕不上下一個交通工具,難度堪比鐵人三項。

穿越大半個城市去上班

極端通勤的人這麼多,城市太大是一方面原因,更重要的是,我們住得離公司太遠,職住分離太嚴重。

甚麼是職住分離?通俗講,就是你的工作地和居住地不在一處。

隨著城市化的進程,越來越多的人選擇工作在市中心,生活在別處。2020 年,中國超大城市的總體職住分離度達到了 4.2 千米。這意味著,大部分人在居住地附近,基本上找不到合適的工作。

但是職住分離度高的並不一定都是大都市。

2020 年,職住分離度第二、第三高的城市,是銀川和西寧,遠遠超過了上海、廣州這些超大城市。

這與新城的出現有很大關系。

以銀川為例,規劃建設的新城在距老城較遠的地方,因為不少高校、公司入駐了新城,很多人的工作地也跟隨而至。但由於醫療、教育資源依然集中在老城,導致大量居民工作在新城,生活在老城,出現了嚴重的職住分離 [1]。

除了新城導致的職住分離,城市分區功能的失衡,是很多城市職住分離度高的原因。

一項來自華東師範大學中國現代城市研究中心的研究顯示,上海就存在很明顯的功能失衡。

靜安區、徐匯區等這些上海中心城南區的職住比為 1.7,這表示在這些地方,來這工作的人要遠高於在此居住的人。而同樣屬於中心城的北區,居住比就僅為 0.86。

這也是為甚麼每天早高峰的時候,上海地鐵 1、7、11 號線這些穿過城北的線路會那麼擠。

既然漫長的通勤很痛苦,那何不住得離公司近一點?

誰不想呢,奈何錢包不答應。還是以上海為例,對很多人而言,別說買房了,想在靜安區、徐匯區這些中心城南區租房都很不便宜。

以本月初的租金情況來看,如果想在靜安區或黃浦區租間 40 – 60 平米的房子,平均每月都要花超過 8000 元。長寧區和徐匯區的租金稍微便宜些,但平均月租也超過了 7000 元。

誇張的是,上海的房租還在上漲。根據克而瑞的統計,在 2021 年上半年,上海租房市場的平均租金又環比上漲了 4.4% [2]。

相比之下,上海郊區的房租可謂是十分感人。在金山區,同樣 40-60 平米的房子,平均月租金是 1680 元,奉賢區、青浦區、松江區這些地方的房租也大多在 2000-4000 元每月的水平。

如此巨大的租金差異,也就不難理解為甚麼很多人,特別是年輕人寧願每天花兩三小時在路上,也不想搬到離公司更近一點的地方。

公共交通 or 自駕,通勤都不容易

除了住得遠,還有一樣東西也影嚮著很多人的通勤時間。

那就是公共交通的覆蓋能力。

一般而言, 45 分鐘公交服務能力是正常通勤的基本保障,也就是說在 45 分鐘內通過公交車、地鐵等公共交通可到達目的地。

但是,很多城市的公共交通系統都達不到這個標準。

通常,我們會覺得大城市的交通一定很發達,但在現實中,很多大城市的公共交通服務能力並不理想。

在特大城市中,天津 45 分鐘公交服務能力最弱,能達標的比重僅為 40%。反而是 Ⅰ 型大城市溫州在所有城市中 45 分鐘公交服務能力最強,達到了 58%。

很多趕公交的人都體會過這樣的痛苦:眼睜睜地看著想坐的公交車離開,卻不知道下一趟車會甚麼時候來。如果再遇上堵車,那真是讓急著打卡完成考勤的上班族們萬分崩潰。

因此在大城市裡,準時準點的地鐵是更多人通勤時的選擇。

雖然中國軌道交通在很多城市已發展了多年,但地鐵的覆蓋度並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麼高。在 38 個 2020 年已開通軌道交通的城市中,車站半徑 800 米範圍內覆蓋的人群比重,其實僅為 15%。

而覆蓋密度最高的當屬廣州,但也只有 30%。

地鐵覆蓋不到的痛苦,大城市的人都懂。先後在杭州城西、市中心、濱江、蕭山工作過的一位程序員這麼吐槽杭州的地鐵:所有就職過的公司離地鐵站最近都要 1 公裡,尤其是在匯聚了一眾公司的濱江,竟然連地鐵都不通。

的確,在中國 GDP 排名前十的城市中,杭州的軌道覆蓋 800 米通勤比重排在了倒數第一,僅為 14%。

既然公共交通有這麼多不便,那自駕上班行不行?可以,只要你不怕堵車就行。

以武漢為例,高德地圖的數據顯示,在上下班高峰時段,聯盟路 – 武漢大道輔路 – 二環線 – 東湖路這段 6.1 公裡長的路,汽車通過平均需要 29 分鐘 [3]。自行車騎快點,都比開車快。

令人心酸的是,對於在大城市打拼的職場人來說,這樣的擁堵和通勤時間已經成了家常便飯。在北京和上海,只用花費一小時就能上下班都需要謝天謝地。一名滬漂男子每天坐綠皮車跨省上班,通勤時間達 4 小時,都成了勵志故事。

都市人的通勤百態中,各有各的慘,有人淩晨三點不回家,有人淩晨五點已上路,起得比雞早、睡得比狗晚是常態。長此以往,時間溜走了,耐心磨沒了,革命的本錢 —— 身體也熬壞了。

說多了都是淚,不想要漫長通勤,只能好好打工賺錢,搬的離公司近一點,哪怕能每天多睡十分鐘也好。

來源:網易讀數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