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丁洋在哪裡,文天祥為何要「過零丁洋」?

零丁洋

「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裡嘆零丁,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這首震鑠古今的詩出自南宋末代丞相文天祥,同時它也演化成了中華民族的一個氣節符號。文天祥的遭遇是悲壯的,任憑蒙元高官厚祿、恐嚇威脅而始終不為所動。公元1278年,時年42歲的文天祥以俘虜的身分乘船經過零丁洋,之後就出現了那首流傳千古的詩篇。那麼零丁洋在哪裡?文天祥「過零丁洋」之後又去了哪裡呢?

 

從地圖上看,珠江如同一條血管一樣蜿蜒流向南方,在珠江匯入南海的入海口處形成一片三角形的水域,頂端是東莞市,東西分別是香港和澳門,而三者之間的區域在八百年前就被稱為「零丁洋」,即伶仃洋。

圖-伶仃洋位置

如今這片海域上橫跨港珠澳大橋,是中國最為繁榮發達的地區之一,但在南宋末年卻充斥著宋人的血淚和無奈。從中原到廣東,宋朝軍民被蒙元大軍一路追逐,自北至南的千里疆土已無趙氏皇族的立錐之地,但即便已經逃到天涯海角,蒙古人依舊不願意放過他們。

 

1278年12月,南宋丞相文天祥在廣東海豐被俘虜,而陸秀夫帶著小皇帝還在廣東崖山組織抵抗,在這個至暗時刻,蒙軍統帥張弘范想利用文天祥來勸降陸秀夫。彼時大宋已經退無可退,僅剩的十萬軍民集結了數千戰船準備與蒙軍決一死戰,面對視死如歸的宋人,張弘范並無必勝的把握。

 

崖山位於廣東省江門市新會區以南,從地圖上看,海豐(廣東汕尾市海豐縣)至崖山的路線剛好經過零丁洋,也就是在這樣的旅途中,文天祥利用張弘范遞過來的紙筆寫下了不朽的詩作。

圖-伶仃洋虎門大橋

可想而知,前方是即將到來的決戰,一路上到處是元軍的戰船在集結,看著這些準備消滅自己親族的敵兵,文天祥的心中又是何等的煎熬和痛苦。在蒙元看來,文天祥的身分太重要了,論職務他是宋朝丞相,論威望天下無出其右,所以只要能夠降服文天祥,無異於降服了十萬雄兵。為此,元朝使出了渾身解數,威脅恐嚇、封官許願,總之但凡有一絲希望便無所不用。不過最終蒙古人換來的只有一句話:吾不能捍父母,乃教人叛父母,可乎?

圖-崖山海戰位置(銀洲湖內)

人活一世,我不能捍衛自己的父母,還要教別人去背叛父母,天底下有這樣的道理嗎?三個月後,崖山海戰爆發,大宋自此不復存在,陸秀夫整理好自己的朝冠,向幼小的皇帝三拜九叩之後,背著皇帝跳海殉國,隨後十萬軍民蹈海自盡。此時文天祥的心是冷的,也是死的,他以一個俘虜的身分見證了大宋的滅亡,他不想再說任何話,任憑無恥之徒仍在耳邊遊說。隨後元朝將其押赴大都,五年時間只等他說一句話:我投降!

圖-俯瞰伶仃洋上港珠澳大橋人工島

可惜元朝皇帝沒有等來這句話,相反在押的文天祥卻成了國人的精神榜樣。好吧,既然你寧死不降,那就成全你的千古名聲吧!公元1283年1月9日,文天祥被押赴大都(北京)街頭,長達五年的黑牢關押導致他不辨東西,在行刑之前文天祥整理了一下衣冠,然後向圍觀的百姓詢問:何處是南?無數人齊指南方,那是故國的方向,文天祥跪拜行禮,百姓無不落淚,隨後這位千古名臣就死在了元人的屠刀之下。

圖-俯瞰紫禁城

文天祥死了,但中國人的精神卻永久存活了下來,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曾經那是我們永遠的大宋!

來源:地圖帝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