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中陣地前的屍體去哪了?都怎麼處理呢?

文:張嶔

在關於戰爭史的記錄裡,「伏屍千裡」「屍橫遍野」乃至「屍積成山」,都是戰場上常見的血腥景象,但怎樣處理戰爭後的戰場屍體,卻是一樁常被忽略,但自古以來就無比重要的冷知識。先秦時代的典籍《管子》裡就說,如果不能在春天裡及時掩埋野地裡的屍體,那麼等到夏季到來,野地裡就會瘴氣遍地,形成大規糢的瘟疫

所以,比起戰場上的慘痛傷亡來,戰場上遺棄的屍體,卻很可能是未來更大的安全隱患。及時處理屍體,對於古今中外的軍隊來說,都是必要功課。

特別是在犬牙交錯的城池及陣地攻堅戰裡,一旦屍體處理、掩埋不及時,就有可能造成比戰場廝殺更嚴重的減員。比如公元451年的盱眙之戰,殺紅了眼的北魏太武帝拓跋燾以數十萬大軍猛攻劉宋小城盱眙。激烈戰鬥持續了近三十天,盱眙城外北魏士兵的屍體堆積如山,幾乎與盱眙城市差不多高。結果也正如《管子》裡的理論,這些屍體很快帶來了瘟疫,令北魏大軍「疾疫死者甚眾」,幾十萬北魏軍減員過半,只能倉皇撤退。

所以,即使在古代科技水平下,但凡戰鬥力強大的軍隊,也通常有快速處理戰場屍體的能力。以北宋末年的汴京保衞戰為例,依據《續資治通鑒》的記載,當時金軍在攻城時雖然傷亡慘重,但每天死亡的金軍士兵屍體,金軍都能迅速移走掩埋。相反北宋這邊由於指揮組織混亂,殉難在城頭陣地上的宋軍士兵,其屍體基本就倒在原地無人管,這也令拼死守城的汴京軍民士氣大受打擊,給接下來的汴京淪陷埋下伏筆。

而比起「掩埋」「焚燒」等處理戰場屍體的方法,古代戰爭史上,也有一種特殊的「處理方法」——築京觀。即把敵軍士兵的屍體,堆積起來形成龐大的建築,用以震懾敵方和誇燿武功。以明代《山堂肆考》裡的形容說「積戰死之屍,封土其上,以彰克敵之功。」這種恐怖的處理方法,在春秋年間的戰爭裡就以出現。而後在「戰國」「三國」「南北朝」「五代十國」等多個亂世裡頻繁出現。

比如南北朝年間,北齊名將斛律光擊敗北周大軍後,就將三千北周士兵首級「積為京觀」。五代十國年間,後梁悍將王茂章以水攻方式擊敗朱景後,將朱景軍隊裡的溺死士兵屍體打撈出來後,也是「積其屍為京觀」。

甚至有時候,交戰雙方也常以「築京觀」的方式互相震懾對方。以持續二十五年的宋遼戰爭為例。北宋在君子館之戰慘敗後,遼國就把宋軍陣亡將士的屍骸收集起來「築京觀」。幾年後,宋軍在長城口之戰裡大勝遼軍,兩萬遼國精甲騎兵全軍覆沒,宋朝也以牙還牙,把兩萬遼國騎兵屍體堆在宋遼邊境上,然後一層層用泥土夯實,築成一座更龐大的「京觀」回擊遼國。以這個意義說,宋遼不久後的「百年和平」,就是宋軍將士們用生命換來的。

需要指出的是,雖然大多數古代軍隊,都明白「處理屍體」的重要性,也有那麼多出於不同目的的「處理手段」,但迫於技術條件等各方面原因,每次戰爭之後,也都會有大量士兵棄屍荒野。以明代為例,明初建國的時候,历經戰亂的河西走廊地區就「人骨山積」,同樣飽受戰火的中原各地也「積骸成丘,居民鮮少」。類似場景,在历代戰爭年代,並不罕見。

而在15世紀中葉明朝「北京保衞戰」後,打退瓦剌進攻的明朝,其實也付出了不小的傷亡代價。即使在北京城周邊地區,就有許多士兵屍體數月暴屍城外。最後還是明代宗的皇後汪氏看不下去,派官校去掩埋安葬,這才叫這些殉國將士們入土為安。天子腳下尚且如此,其他地方可以想。對於古代士兵來說,能「入土」已是幸運,唐代詩人陳陶那一聲「可憐無定河邊骨」,才是历朝历代戰場上的常態。

而到了技術手段更先進的近現代戰爭史上,「及時處理屍體」也是交戰方的共識。比如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的加裡波利半島戰役裡,英國與土耳其在加裡波利半島灘頭上展開廝殺,短短一個半月時間,灘頭陣地上就堆積了雙方超過八千具屍體,以至於「空氣中彌漫著惡臭」。嚴峻的醫療壓力,也讓雙方不得不暫時停火,派兵花九個小時時間安葬屍體。雙方派來幹活的士兵,還友好互贈香煙等禮品。等停火期一過,再拿槍殺得你死我活……

而在人民軍隊的發展史上,無論面對多麼殘酷的戰鬥環境,包括處理屍體在內的「打掃戰場」工作,也是必須完成的任務。以艱苦的抗戰相持階段為例,當時的八路軍新四軍在每次激烈戰鬥後,不但要及時安葬烈士的遺體,對被擊斃的日偽軍屍體,也要給予人道主義對待。

比如在1939年,晉察冀軍區八路軍在龍華裡成功殲滅了一支日軍部隊。雖然戰場上的日軍「死屍壓著死屍」,日寇的增援部隊也在趕來的路上。但八路軍依然「把他們一個個拖開了埋葬」。一個裝死的日寇還突然跳起來襲擊八路軍,導致了一名八路軍班長的犧牲。幾個月後的雁宿崖戰役和黃土嶺戰役裡,這支八路軍在擊斃日寇「名將之花」阿部規秀後,依然將死亡日寇屍體盡數掩埋,並告知日方「立有石碑,以茲標志。」

甚至,在1940年激烈的百團大戰裡,晉察冀軍區的八路軍部隊,還在打掃戰場時意外救了兩個日本小女孩,「大的五六歲,小的還不會走路」。雖然她們是被擊斃的日本官員的女兒,但八路軍依然給了她們妥善的救治與關懷,而後又派人將兩個女孩送到石家莊日軍司令部。 40年後,兩位獲救女孩之一,已是三個孩子母親的美穗子也專門來到中國,向當年救助她的八路軍首長鞠躬致謝。

美穗子女士千裡迢迢向來訪中國向當年救他的恩人致謝

而到了戰場考驗更殘酷的抗美援朝戰場上,每次戰役後的景象也更慘烈。比如在長津湖戰役中的新興裡戰場上,历經激烈戰鬥的新興裡幾乎被夷為平地,敵我雙方的屍體常常被混在一起,在重要的陣地前,甚至屍體「已堆積成了小矮牆」。而在新興裡西4公裡處的斷橋上,擔任阻擊任務的一整連志願軍官兵,全部以戰鬥隊形凍死在雪坑裡。就是在這片戰場上,號稱美軍精銳的「北極熊團」全軍覆沒。其團旗至今仍在中國軍事博物館中。

而這樣的景象,在北韓戰爭裡的每一次戰役後,都是常見一幕。

在這樣的炮火烈度下,「打掃戰場」也變得更困難。志願軍往往專門組織戰士,以班為單位在法醫的帶領下打掃戰場。把敵軍和我軍的屍體區分開,並在現場立好木牌,以便兄弟部隊處理。凡是我軍犧牲的烈士,都必須先要弄清姓名、番號、年齡、班排等資訊,統計完畢後再送往北韓當地的烈士陵園安葬。以許多親历者口述,哪怕許多身經百戰的老兵,在斂葬烈士遺體時,也常常是「一邊尋找,一邊流淚」,為那麼多好戰士殉國泣不成聲……

看似不起眼的「戰場屍體如何處理」的問題,既印證了戰爭的殘酷,也見證了人民軍隊成長壯大,為國家民族負重前行的珍貴历史。

 

參考資料:

羅學蓬《中國人眼中的北韓戰爭》

段萬翰《世界五千年》

吉川繪梨《京觀》

陳梧桐《洪武皇帝大傳》

郭建龍《汴京之圍》

 

來源  朝文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