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人訓練的9萬東德間諜,最後去哪了?

東德間諜

二戰之後,德國被一分為二為東德和西德,成為蘇美兩個大國冷戰的前沿陣地。雙方都在情報刺探上不遺餘力,蘇聯在本土克格勃的基礎上,在東德建立起名為「 史塔西 」的國家安全部,以監控東德人民的一舉一動,並向美英法等西方國家控制的西德,進行間諜滲透和情報收集工作。

在東德存續的幾十年間,史塔西幾乎無孔不入,先後有60萬人為其服務,9萬人成為它的職員。而當時東德的總人口僅1600萬,相當於每個史塔西成員,要監視160多人。很多東德人可能只是因為隨口一句話,或是聽了西德的廣播,就遭到逮捕和迫害,弄得人人自危。


東德「 克格勃 」史塔西

柏林牆被推倒後,兩德統一成一個國家,那麼,那些為政府高壓統治保駕護航的史塔西們,都有著怎樣的結局呢?

蘇聯在佔領東德之後,將克格勃那一套搬到了東德。但是有著縝密和嚴謹作風的德國人將其發揚光大,不僅繼承了納粹時期蓋世太保的經驗和工作態度,還將監視及監聽工作科學化到了極致。

史塔西成立的宗旨,是擔任東德的政治警察,像前蘇聯那樣搞高壓監控。他們負責蒐集情報、監聽監視民眾的一言一行,瓦解敵對勢力的情報網等業務。以打擊和鎮壓反對蘇聯在東德的異己分子。

因此史塔西的首要任務,就是利用廣泛和龐大的情報員網絡,收集東德人民方方面面的信息,用一些公開或隱秘的方式消滅異己。

東柏林的亞歷山大廣場,早已經變為亂哄哄的商業中心。沿著街道向東,是魯斯徹斯特街103號,這是一群龐大的灰色建築,49棟大樓將院內圍成一矩形,看上去陰森隱晦。這裡就曾是史塔西的總部所在地,原東德國家安全部。如今,這裡是史塔西博物館。

在大廳的中央,有一座名為「 黨的劍與盾 」雕塑,這是東德成立20週年時,蘇聯贈送給史塔西的禮物,而它的名字,正是史塔西存在的目的和座右銘。


史塔西總部大樓

史塔西博物館一樓,主要展示用於監視和竊聽的工具和技術,比如隱形竊聽器和照相機,用於夜拍的急藏式紅外儀和裝有來福槍的手提箱,各種技術和設備。其先進程度和想像力,令當時的人們嘆為觀止,比如鈕扣、木棍、水壺、鋼毛筆等設備,都能成為監聽和拍攝的工具。

正如 「 我們無處不在 」口號說的那樣,史塔西的秘密警察們所監控的範圍,可不只是政治敵對勢力那麼簡單。即使是普通民眾,從男女間的調情,到每週倒幾次垃圾,以及去超市買了什麼口味的果醬都被記錄在案。

要想做到如此龐大的監控工作量,除了依靠先進的技術,還要有大量的秘密工作人員為之服務。據統計,1959年,史塔西約有全職員工1.3萬人,1974年為5.6萬人,到了解散前的1989年,達到9.1萬人的頂峰。也就是說,每160名東德人中,就有一名史塔西的全職秘密警察。

除了這些專業人員,史塔西還擁有龐大的線人網絡,各行各業的非正式僱員多達17.4萬名。加上被脅迫參與監視的告密者,參與史塔西工作的總人數在60萬以上。

在史塔西存在的幾十年間,東德平均每天有8人被冠以「 破壞國家安全 」的罪名逮捕。一些異見分子遭到迫害,而這都是史塔西及眾多告密者的傑作。


史塔西大佬沃爾夫

1989年12月4日,柏林牆推倒後一個月時,史塔西總部大樓冒出滾滾濃煙。人們衝進去,制止了正在燒毀秘密檔案的史塔西特工。最終,長達180公里的監控秘密文件得以保留。統一後的德國對它們進行了整理,並允許民眾申請查看自己的秘密檔案。

1992年,邁克爾·貝雷斯特成為東德地區第一個查閱自己秘密檔案的人。在這些文件裡,他所有私下的不良言行都被記錄在案。而告密者中,既有他的親人、朋友,還有同學和同事。

那些告密者幾乎遍布每個行業和生活圈子,甚至連社會上德高望重的政治家和大學教授都赫然在列。隨著更多的人查閱檔案,東德人陷入信任危機,很多夫妻離婚,父子反目,自殺和報復事件層出不窮。

1991年12月,德國議會通過了《前東德安全部檔案法》,不僅投巨資復原前史塔西秘密警察的人員檔案碎片,還對曾為東德政府服務的各類人員展開大範圍清查,共有310萬人遭到調查。

調查結果顯示,東德共有9萬名秘密警察、18萬名線民,約有600萬人被舉報建立秘密檔案,超出東德人口的1/3。其中,7萬8千人被以破壞國家安全罪入獄。

隨後德國對那些仍然以普通公民身份,工作生活在各個崗位的原史塔西秘密警察和線人展開清算,共有2萬人被開除出教師隊伍,近一半的檢察官和法官被免職,4萬2千名前東德政府官員被開除,多個史塔西秘密警察頭子,被起訴判刑。連從來沒有照片外露的隱面人,史塔西大佬沃爾夫,也被以叛國罪、受賄罪判刑6年。雖然這不足以讓他得到應有的懲處,但畢竟也讓他付出了應有的代價。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