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劇本殺遇上影視圈,會碰撞出什麼故事?

劇本殺

文:方正

五一假期的一天下午,辰辰來到朝陽區某推理社的一間古風房,其它5個陌生人已提前到了。 DM(主持人)派發劇本,有人扮演冷酷俠客、江南女子,有人化身邪教教主、無名僧人…… 那天后,辰辰與他們成了朋友。

當天去打本的人絡繹不絕,店家告訴辰辰,五一前三天他家房間都被訂滿,全北京的正版店大多如此。毋庸置疑,繼11年興起三國殺、16年前後狼人殺爆火後,又一款線下社交遊戲正在風靡全國。


據36氪研究院《2021年中國劇本殺行業研究報告》顯示,19年全國劇本殺門店數由2400家飆升至12000家,到今年,這個數字已裂變為30000家,劇本殺市場規模也破了百億。 「 開劇本殺店年賺兩百萬? 」之類的視頻或文章也一直在社交平台、資本圈活躍。

劇本殺原名謀殺之謎,由歐美桌遊衍生而來,簡單說是一款由4-15名玩家扮演劇本里角色一同去破案推兇、完成目標任務的遊戲,可理解為綜藝《明星大偵探》的線下版本。

按劇本類型,劇本殺可分為硬核推理本、陣營本、情感本、恐怖本、歡樂本等;按發行方式,則可分為400元-600元的普通盒裝本、2000元左右的城市限定本(限定發售給一個城市少數店)、5000元-6000元的獨家本(一個城市只有一家店擁有)。

「 治好一個社恐的孤獨和擰巴,只要一盤劇本殺就夠了 」,劇本殺的強社交屬性讓它漸成Z世代首選的社交娛樂之一,後疫情時代社交需求猛增、短視頻平台「 情感本淚點營銷 」也助推了劇本殺的持續吸客。


因劇本殺與影視圈的「 近親關係 」,近來兩行業的交集越發頻繁,如今年春節檔影片《唐探3》、大熱劇集《贅婿》等知名IP都很快被改編成了劇本殺。當劇本殺遇上影視圈,究竟會碰撞出什麼故事?

劇本殺與影視圈雙向輸血

劇本殺與影視的聯姻始於IP授權。

劇本殺在作品傳播度上與影視圈尚不在一個級別,嚴格來說還未孵化出有IP屬性的作品。於是,藉由高影響力的電影IP做宣發來獲取新客,是劇本殺業做大蛋糕、尋求破圈的重要路徑。

上個月的鄭州展會上,知名IP改編的《慶餘年》確定了近600家的城市限定發售,店家們的認可令人期盼它的市場表現。據悉,《慶餘年》IP版權方閱文集團還與熹多文化、北京超自然力量兩家發行商達成合作,後續將一同開發《全職高手》《鬼吹燈2》《餘罪》等IP改編的劇本殺。

劇本殺圈的IP改編其實起步很早,早在19年8月,行業頭部自媒體「 小黑探 」就在深圳展會上發起過IP劇本創作的召集計劃,並啟動了《瑯琊榜之風起長林》《步步驚心》《蝴蝶公墓》三個項目。

而今年春節前後,《刺殺小說家》《唐探3》《贅婿》相繼發行上市,不僅掀起了又一波IP改編熱潮,更顯示出IP類劇本殺出品效率的大幅提升。但量大不等於質優,上述幾部作品在劇本殺點評小程序「 一起劇本殺 」上的評分都未超過6分。


事實上,IP類劇本殺在行業裡並不「 受寵 」,大多作品的口碑和銷量都差強人意,評價稍好的《成化十四年》和在展會銷量可觀的《慶餘年》反倒是少數的特例。究其原因,IP類劇本殺本質上是一種「 難逃原作陰影的創作 」。

IP改編作若照搬原作創意,就無法給玩家帶來超乎預期的遊戲體驗感;若拋棄原作內核強行魔改,則難以令原作受眾們買單。更殘酷的事實是,劇本殺作者們多半在故事寫作能力上不及原作創作者,好故事難求。

影視圈主要通過IP授權為劇本殺行業輸血,而反過來,劇本殺也為影視業開拓出一些發展新路子。劇本殺《刺殺小說家》的開發,就是在嘗試藉由劇本殺開展電影營銷。

在電影拍攝時,劇本殺開發團隊便與電影主創們一同磨合創作;在電影上映前,劇本殺《刺殺小說家》先行上市,推出了「 玩劇本殺送電影票 」的營銷活動,起到了拉玩家去電影院的轉化效果。這之後,劇本殺營銷開始成為更多片方的選擇,如電影《世間有她》就在3月的武漢展會上授權了同名劇本殺的發布。

「 劇本殺影視化 」則是反哺影視行業的直接手段。由嶠然、王鑫於19年創作的《年輪》是常年霸榜的劇本殺經典,被譽為「 硬核情感本天花板 」,該作品的影視化項目現正在加緊開發中,它很可能成為第一部由劇本殺改編的互動網劇。


坦白說,因劇本殺的遊戲性大於故事性,劇本殺在故事上多有不真實的強設定、人物塑造也相對臉譜化,《年輪》就存在這方面bug,改編它需重新鋪設故事線、增強人物的現實感,難度很大,這也是很多人不那麼看好「 劇本殺影視化 」的原因。

影視人才湧入劇本殺業

劇本殺的火熱也吸引了影視人才們湧入。

「 2020年爆款情感本《你好》的銷量約為5000盒,每盒售價520元,總銷售額260萬元,除開平台抽成、發行方印刷、宣發等費用,最終作者到手收入約為稅前70萬…… 」,這是劇本殺從業者、B站UP主「 打神醬油 」對爆款劇本殺作者收入做出的一番粗略計算。

想必是聽聞了劇本殺行業「 錢景 」光明,如今已有大批影視人才們跨界此行。或因考慮到影視編劇與劇本殺作者「 專業對口 」,加之持續的影視寒冬影響,編劇們成為了跨界劇本殺的主力軍。

北辰,《唐探》系列電影編劇之一,如今是一位知名的劇本殺作者。他曾在央視節目中分享轉行的三個理由:寫作自由度高、創作週期舒服、回款週期短。同時他還透露,「 混得比較好的 」劇本殺作者月收入可達10-20萬,他自己能達到二三十萬。


的確,相比於創作週期更長、耗費心力更大的影視劇本創作,寫劇本殺似乎是性價比更高的營生。但另一方面,以上案例多針對頭部作者而言,若從行業平均狀況去看,多數劇本殺作者收入情況並不樂觀。

一方面,爆款劇本殺多出自少數人之手,如寫出《年輪》的嶠然、王鑫後續寫出了同樣受歡迎的《餘香》《我見》等,而剩餘寫不出爆款的作者們得不到高收入,很多人兼職寫作,純粹靠著興趣堅持。

另一方面,為適應市場節奏,如今的劇本殺創作多采取「 多作者+監製 」的團隊生產模式,各司其職:幾個作者負責寫故事,以工作室署名;而這裡的監製不同於電影監製,Ta是把控故事核心詭計和玩家整體體驗的那個人。不同於以往的單打獨鬥,工作室模式的作者人均收入其實很有限,而合寫將會是行業成熟後的發展主流。

除了收入狀況或不及編劇們預期,從結果看,他們跨行後都普遍遭遇了「 水土不服 」。很多編劇抱著「 降維打擊 」的心態,不願花時間深入體驗和研究劇本殺,待在過去的舒適圈創作故事,卻無法給玩家帶來好的遊戲體驗。

另一批跨界劇本殺的是演員群體。據犀牛君調研發現,現今市面上有一類劇本殺店主打演繹環節,由NPC(非玩家角色)、演繹型DM表演劇本里的關鍵橋段,為玩家營造玩本時深度沉浸的氛圍,達到讓情感本玩家抱頭痛哭、讓恐怖本玩家嚇到尖叫的效果。

毫無疑問,演員是店家招募NPC最合適的人選。事實上,很多劇本殺店的NPC都會從影視圈十八線演員、懷抱演員夢想的網紅、藝術院校的表演系學生中招募,劇本殺店某種程度上成了他們的演技修煉場。當然,即便是看似邊緣的NPC也要秉持職業精神,把提升玩家遊戲體驗作為其第一原則。


總結來看,跨界劇本殺是影視人一項值得嘗試的副業,但前提是要「 乾一行愛一行 」,乾一行深入一行,只有長期累積刷本量、對劇本殺遊戲有充分的認知,不抱著玩票兒的心態,影視人們才能在劇本殺行當闖出一片天。

從《明偵》到劇本殺綜藝風口

劇本殺究竟有沒有出圈?

去年12月,央視二套《正點財經》大篇幅報導了劇本殺的火爆,稱劇本殺行業迎井噴式發展,已成為當下Z世代年輕人的遊戲新寵、社交新寵、職業新寵,隨後話題#劇本殺迎來井噴期#更一度登頂了微博熱搜。

社會各界的討論似乎印證了劇本殺的出圈,但冷靜下來看,該行業市場規模只剛剛過百億。據百度指數顯示,劇本殺玩家人群畫像仍集中在一線城市和省會城市,並沒有充分滲透到下沉市場。且時至今日,行業也沒有產出影響力廣泛的IP作品,本質上仍是小眾市場。

劇本殺想出圈還需多向影視圈取經。例如,在短視頻營銷方面,劇本殺行業就深得電影營銷真傳,《你好》《古木吟》《聲聲慢》等情感本的出圈皆與其「 淚點營銷 」相關。這類短視頻會拍攝玩家玩本時「 哭倒一片 」、「 桌上紙巾堆積如山 」的場面,渲染劇本殺帶來的情緒轟炸效果,達到拉新客的營銷目的。

而早於短視頻營銷,為劇本殺出圈貢獻最多的是綜藝《明星大偵探》。作為一檔綜N代,《明星大偵探》不僅在遊戲形式上直接促成國內線下劇本殺的演進,還為殺行業提供了最初一批人才儲備,很多劇本殺從業者早期都是看《明偵》後入的行。


今年初,各視頻平台的項目片單裡都出現了「 劇本殺綜藝 」的身影。其中,芒果TV最早佈局推理遊戲類綜藝版圖。繼推出《明星大偵探》《明星大偵探之名偵探學院》《密室大逃脫》等節目後,他們今年會開播一檔心理戰遊戲類節目《遊戲的法則》。

愛奇藝首次入局該賽道就推出四檔節目。 《萌賊探案》定位為爆笑推理探案綜藝,是吳彤導演的網綜首秀;《奇異劇本鯊》傳出王源參與錄製的路透照,頂流加持令人期待;《命運規劃局》則打造了城市級別的大型沉浸式實景推理,融合了中國風元素的解謎形式;《最後的贏家》則主打陣營對抗型的劇本殺場景。

優酷也將上線《閃耀的偵探家族》《玩票大的》兩檔劇本殺綜藝。其中,《閃耀的偵探家族》請來推理圈頂流UP主「 怪異君 」擔當內容顧問,並邀來《隱秘的角落》辛爽團隊、《唐人街探案》張淳團隊加盟,融匯了推理和懸疑兩種熱門元素。


綜合來看,劇本殺與綜藝聯動無疑是破圈利器。一來,線下劇本殺的火爆保證了這些綜藝的受眾基本盤,二來,群星薈萃的綜藝或將藉助明星嘉賓的影響力,再度拉動線下劇本殺拓展圈層受眾,下一檔《明星大偵探》或許就在他們之中。

借綜藝加持,當越來越多人參與劇本殺,或能激發劇本殺上游生產和發行環節的驅動力,進一步完善產業鏈上下游,助力行業打造出比《年輪》更具影響力的、真正意義上的IP作品,進而反向為影視行業輸送IP資源。今後,劇本殺和影視圈還將碰撞出更多火花。

 

來源   犀牛娛樂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