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13 日

又是山東?還是山東?山東到底怎麼了?

文:思想地圖

山東人口1億,全國第2;GDP7.1萬億,全國第3;人均GDP7萬,全國第8,是人口大省、經濟大省。但這都是存量,增量不容樂觀。

比如,2019年人口淨流出量最大省份為山東。

山東GDP增速的全國排名一路下滑,2016、2017、2018、2019四年全國排名依次是16、17、22、26。每年下一個台階,4年整整下滑了10名。 2016年GDP增​​速7.6%,全國排名16;2017年GDP增​​速7.4%,全國排名17;2018年GDP增​​速6.4%,全國排名22;2019年山東GDP增速5.5%,全國排名26。

但2018年全國各省GDP「 擠水分」的時候山東省終於勇奪全國第1,擠出了1萬億的水分,遠遠領先其他省份:

那麼,山東到底怎麼了?

背後肯定很多原因綜合起作用。其中,從近日乃至近年山東發生的一些讓人印象非常深刻的事中,可見一斑。除了山東省,很少有哪個省能在近年連續出現這麼多讓我記得的事,大到官府,小到草民,再加上山東經濟發展等,以至於引發對山東「 第二東北」的激烈討論。

個人能主動想起來的發生在山東的事,從近到遠依次有8件:

第一件事:合村並居。把農民的自建土房、磚房拆了,合併幾個村子,集中一個地方蓋樓,讓農民住上樓房,好像就是城里人似的。如果充分尊重農民意願,本來是個好事,畢竟有的農村發展很快,有這個需求。但是政策制定、執行歪了,變成強拆,全省一刀切,新房還沒蓋好,舊房已經拆了,導致農民撿破爛似的在野地裡搭窩棚。

既然農民那麼反對「 合村並居」,為什麼還要強上硬幹?山東一位基層幹部說得好:所有人、所有事都是為了一兩個人的政績。農村實不實用不重要,糧食、農機具等存放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農村要看起來漂亮,合村並居後的擠出來的土地還能多賣錢進財政。這是典型的官本位、形式主義。

第二件事:「 被冒名頂替上大學」。 6月19日,山東省教育廳對歷年該類事件進行清查,結果顯示2018至2019年間共有14所高校242人涉嫌冒名頂替入學並取得學歷。最近網上又爆出來連續2年被冒名頂替上大學事件,其中一位頂替者係班主任女兒。第一個被爆出來的被頂替者陳春秀表達了想重新上大學的意願,但是山東理工大學第一反應是以「 無此先例」表示拒絕。被罵後改為可以就讀。

第三件事:鮑毓明性侵事件煙台芝罘區警方不作為。南京警方一臉問號:你們是不是派出所?我希望你們正規點!部分體現了山東和江甦的政府行政差距。

第四件事:山東大學學伴事件。這個不評論。

第五件事,濟南火車站。這事比較久遠了,但是印象過於深刻。 21年前,濟南鐵路局為了擴大站場,不顧專家和學者的反對,將德國人於1904年修建的濟南火車站拆除。如今,又宣布投資15億元復建老火車站。 「 一蠢,再蠢。」 一位教授直言,「 原址已破壞,材料與工藝也發生了變化,圖紙尚未找到,‘魂’變了,怎麼可能原汁原味?」

第六件事:(略)。 2018年的事。關鍵是這事能一直貫徹下去,沒有人提不同意見,然後就全國出名了。

第七件事:留美女博士夫妻回國探親被父砍死,父親稱不後悔。起因是父親要姐姐出錢給弟弟在縣城買房子,姐姐沒錢,就發生了悲劇。這事體現了山東傳統封建思想還非常嚴重。

第八件事:山東官場的反思勇氣。山東濰坊市委書記萬字談考察體會:我們跟南方不在一個時代。刷屏網絡。

…………

還記得山東省聊城市冠縣莘縣「 百日無孩」運動嗎?這是一段非常糟糕的歷史。

1991年5月1日到8月10日,當時的所有孕婦,無論是懷孕第幾胎,無論是懷孕幾個月,一概被拉到醫院強制進行人工流產。由於當年為羊年,此次運動被稱為「 殺羊羔」。

街上掛滿了標語條幅,上面無一例外地寫著「 寧肯斷子絕孫,也要讓黨放心」「 上吊給根繩,喝藥給一瓶」「 寧肯流出來,不許生出來」「 執行政策要堅決,決不允許孩子多」等等不一而足。

縣城的大街上搭滿了帳篷,每一個帳篷裡無一例外地住著準備引產的孕婦。那時節不論什麼情況全縣不允許一個農業戶口的孩子出生,即便是個別通知傳達晚了,孩子生出了,也沒有幾個能夠存活的。縣醫院西面堆放垃圾的地方有兩口廢棄的幾十米深水井,因為孩子的屍體被天天扔到裡面去而填滿了。

在我的家鄉,莘縣朝城鎮縣二院,據說由於嬰兒屍體多不勝數,在住院樓後面挖了數米深的大坑,嬰兒屍體全部被填埋,可能是怨氣太重,據老人講,很多醫生護士晚上總是能聽到嬰兒的哭聲!

我的姑姑91年的時候懷了她的第一個寶寶,已經七個多月了,本應該是全家高興的事,可是偏偏不幸的是,孩子趕上了殘酷的百日無孩,據奶奶和姑姑講,一下中午家裡突然來了幾個人,把姑姑強行帶到醫院婦產科,一進醫院姑姑全家都傻臉了,到處的哭聲,樓道裡,病房內,走廊中到處都是躺著的孕婦,他們本應該是馬上抱上寶寶的可是都沒了!姑姑被帶進病房的一個床上,隨後兩個人抓住姑姑的手和腳,把家人都關在外面,隨後一名護士拿了一個針管過來了,1991年的孕婦大多數都是被打了這種針,孩子被強行摧死流產,可是偏偏姑姑的孩子非常的頑強,第一針打過後,沒有任何反應,幾小時後,醫生又拿來了第二針,孩子的頑強使家人並沒感到高興,而是痛哭不止,為什麼為什麼孩子犯了什麼錯!第二針打過已然沒有反應,更殘忍的到了,這次來了一個老婦產科大夫,用手摸了摸懷孕的肚子,好像是在找什麼位置,然後一針下去,半小時後孩子死了,生出來的時候,七個月的孩子已經有了人形,被打了三針使嬰兒屍體上全是淤青! ! !

別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此處活動的發起者就是全國勞動模范曾*福的次子:曾*起!犯下如此滔天大錯然而烏紗帽照樣戴的結結實實!踩著無數嬰孩的孤魂,平步青云了,會遭天譴的!

「 百日無孩」運動,要求無論是否合乎計生要求,一律強制流產,甚至見孕婦就踹肚子。後來莘縣也效仿,並「 取得了成功」。

這個事還有個名字叫「 殺羊羔」那一年剛好羊年。很真實的反應了山東領導的做法,老百姓又聽話。

山東人真的老實聽話,淳樸,就是當官的真的是無語。

感覺好多人​​並不了解這個事情,可以自行百度下「 百日無孩」,並不是普通的計劃生育政策,可以很好的反應山東當官的做事態度。

百日無孩」大概的事情是某些縣1991年5月1日至8月10日一百天內一個孩子不准出生,無論一胎二胎,你要說已經懷了,剛好5月1出生咋辦?那你猜猜或者網上搜搜?值得一提的是那個官員最後成了省國資委領導,還是「 山東省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辦公室」的副主任,可以說很諷刺了。然後他弟弟是濟南首富。這一家人也是厲害了。

這些信息百度百科之前還能搜到,現在被刪一些,但是還是有一些的。以前網上消息都是放開的,也算是公開的事情了,畢竟鳳凰衛視的《走讀大中華:「 十字路口「 的計劃生育》欄目也提到過這個事件,並不是多麼禁的話題。

不過最近網上的消息越來越少,視頻也無法看了,再過幾年可能就沒人記得了吧。

山東並非孤例。或許,山東也只是個縮影。我們既不要「 黑化」山東,也要值得反思山東屢屢發生的事件:山東到底怎麼了?背後或許不只是山東問題。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