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副市長發文求救,瑞麗發生了甚麼?

瑞麗

文:小傳姐

美麗的雲南邊城瑞麗,前兩天傳出50萬常住人口逃得只剩下10萬人,情形類似於去年初武漢的傳聞,令人頗為憂心。只是資訊不明,無從判斷。

今天下午,中鐵建工集團黨委工作部(企業文化部)副部長,中共瑞麗市委常委、市人民政府副市長戴榮裡在其個人微信公眾號發文《瑞麗需要祖國的關愛!》,才讓我們有機會得以一窺真相。

戴副市長的原文(摘錄)說:

一座曾經美麗優雅的城市,一座令人向往的怡人之地,一座具有少數民族風情歷史的文化之城,一座擁有巨大貿易量的邊疆小城,一座扼守著國門而讓中緬人民感到歡欣鼓舞的小城,頃刻間就定格成一座沉默、幽咽的城市。

疫情,無情地劫掠著這個城市,五次封城,一遍又一遍,榨幹了城市的最後一絲生機。

一次封城,就有一次嚴重的情感和物質的失去,一次抗疫經歷,就有一次怨氣層層的曡加。公務人員習慣了長期的邊疆線上的堅守,也在這種勞累中經受了更加嚴酷的一輪又一輪磨難;老百姓也在一次次的折磨裡耗盡了維持生活的所需。

一輪又一輪的疫情支出,已經讓這個城市不堪重負。

百姓的抱怨,隨時而起;政府的謹慎,越加小心,惡夢和虛幻此起彼伏,這個小城,正承受著千載難遇的大劫難。

鐵絲網擋不住求生的欲望,到位的防護才是救濟之本。疫情無國界,這個小城,需要國家換防強有力的軍隊支持,一可讓當地公務人員得以喘息,再可預防個別當地防護人員的欲望窗口;長期的封城,形成了這個城市發展的死結。恢複生產和必要的經營顯得十分急切。

政府應該總結經驗教訓,兼顧大局和局部、民生和管控的各個側面,綜合考慮治理方案。求生重在自救,恢複生產和貿易是十分必要的,在保護措施相對嚴密或者可控的情況下,適度開放一些經營場所是必要的;國家應該給予瑞麗大量的財物支持,大量公益組織,也應該在這時伸出有力的援手;回國自首者,則應該設立獨立的識別區和防護區,不應引發這個城市更多的社會動蕩;大批醫務人員和心理疏導人員應該輸送到送到這個城市的各個環節裡去。

瑞麗空蕩蕩的大街

從戴副市長的這些言辭當中,我們不難推測出,當地的正常城市運轉應該已經停擺很久。五次封城導致的各種怨氣鬱積和城市衰敗,已經到了無力自救的程度。

在網友發布的求救中可以看到,從7月份以來,每隔兩三天就要進行核酸檢測,聽從安排居家或集中隔離,長時間不複工複產,也影嚮著所有瑞麗人的正常生活。前天淩晨四點,瑞麗一名金姓男子從酒店4樓跳樓輕生。

隨著緬甸局勢動蕩,戰情、警情、疫情,讓瑞麗惶惶難安。

在畹町隔離點,水龍頭的水流淌出來是土黃色的。上下鋪的牀上只有鋼板,淋浴器放出來的是冷水。不遠處緬甸的槍聲清晰可聞。

10月24日,在國務院新冠疫情聯防聯控新聞發布會的媒體直播間裡,大量雲南網友留言請求關註瑞麗的情況。

而在當地微信群裡,網格員則要求大家犧牲自我,顧全防疫大局。

昨日的《光明日報》報道說,針對近期關於雲南瑞麗市隔離點後勤保障服務不到位、基礎設施不完善、夥食收取費用等方面的投訴問題,瑞麗市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負責人日前表示,已經組織相關部門對投訴突出的相關問題進行認真研究,改進隔離點後勤保障服務工作。

另外,據一些了解內情者說,隨著微博上輿情的發酵,當地也採取了一些管控方式的調整,比如只要隔離到規定時間,允許瑞麗本地人離開瑞麗避難等。

記得1960年前後,要餓斃的人們外出討飯,會被民兵持槍攔回。無論如何,這是個進步。

查了下資料,戴榮裡副市長是中鐵建工集團黨委工作部(企業文化部)副部長,副市長職務應該是兼職或者掛職,這也是他身份相對超脫,能夠發出這篇文章的主要原因吧。加上他本人是一名作家,也有發聲的能力和勇氣。

如果瑞麗的慘狀因此得以被看到,倒真要感謝這位敢言的山東籍外來幹部了。

希望那個城市裡的人民處境,從此進入世人視野,得以改善。

我們每個國民,都不應該被拋棄。不管發生了甚麼緊急情況,每一個人,都不應該是「代價」!

來源:老幹體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