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性格的人不適合炒股?

股市

個人特質對理財決策有非常顯著的影嚮:

假如你擁有像沃倫・巴菲特那樣的頭腦,那選擇銀行存款這樣的理財方式無疑是一種浪費;

但如果你是一個極易沖動、自控力極差的人,那選擇炒股無疑是把自己種在了韭菜地裡。

反向答一下。我不敢說你擁有甚麼性格就一定適合炒股,但擁有以下三種特質的人,在炒股時需要更加謹慎,或者可以幹脆選擇低風險的理財方式。

1. 無法克制從眾

巴菲特曾經分享過一個故事。一個石油商人在天堂門口見到了聖彼得,他希望自己能進入天堂,然而聖彼得告訴他,「你雖然有資格進天堂,但這裡已經沒有空餘的石油商人的位置了」。

石油商人想了一會,問他能不能朝裡面喊幾句話,聖彼得同意了。石油商人就朝裡面揮舞著雙手,高喊:「在地獄發現了石油」。

天堂的門立刻被撞開,所有的石油商人都朝地獄湧去。聖彼得非常佩服,邀請他進入天堂,但他想了想,拒絕了:「不,我還是跟他們去地獄吧,有時謠言有可能是真的」[1]

這就是從眾的力量。

當我們看到、聽到周圍人都去開戶買股票的時候,可能已經錯失了入場的最佳機會,如果沒有足夠的知識儲備和定力,全靠親戚朋友所謂的小道消息或者無腦跟風,大概率會被割韭菜。

2. 過度自信

研究發現過度自信(overconfidence)可能會導致在風險決策時,高估自己掌握訊息的準確性,從而導致決策失敗或影嚮決策效果 [2]

過度自信的人有三種表現形式:

  1. 習慣高估自己實際的能力以及成功的概率。例如,過度自信的人更容易一時腦熱滿倉操作,最後血本無歸。
  2. 高估自己在群體中所處的位置,也就是永遠覺得自己比別人強。這種情況下又容易我行我素,完全不聽專業人士的建議,增加風險水平。
  3. 高估自己判斷的準確性。在進行高風險投資時,對自己的某個想法或者聽來的某個消息過分信任,從而盲目配資,好像這麼做就能立刻實現財富自由,這也是非常危險的舉動。

3. 焦慮性體質

大家都會有焦慮的體驗,一般來說,焦慮分為兩種,一種是狀態性焦慮(state anxiety),一種是特質性焦慮(trait anxiety)。

狀態性焦慮是一種短暫的不愉快的情緒體驗,而特質性焦慮卻是一種人格特質,具有穩定性,類似於我們俗話說的焦慮性體質。

高特質焦慮的人常表現為:

  1. 對環境中的威脅性刺激更敏感 [3],甚至對一些沒必要的事過分擔憂。比如,提到坐飛機先想到的是會不會掉下來;去游泳館先想到的是擔心被淹死。
  2. 一旦關註到一些威脅性資訊,就很難轉移註意 [4],長時間陷入緊張的狀態。比如,考試結束後不停擔心自己考不好怎麼辦。
  3. 面臨的風險越是不確定,焦慮反應就越強 [5]

為甚麼說這種焦慮性體質的人更適合風險低的投資方式呢?因為研究證實,高特質焦慮非常不利於風險決策。

在愛荷華賭博游戲中,有 A、B、C、D 四副牌供你選擇,不同的牌對應不同獎懲規則。

事先給你 2000 塊錢的本金,你需要每次從這四副牌裡選擇一張牌,盡量讓自己最後拿到的錢最多。

在游戲開始前,你並不知道具體的獎懲規則。這項游戲隱藏的規則是:

選 A 牌,每選一次能得 100 塊,但每 10 次 A 牌中會有隨機 5 次會被隨機罰 35-150 塊(一共罰 1250 塊);

選 B 牌,每選一次能得 100 塊,但每 10 次中會有一次被隨機罰 1250 塊;

選 C 牌,每選一次能得 50 塊,但每 10 次中有 5 次被隨機罰 25-75 塊(一共罰 250 塊);

選 D 牌,每選一次能得 50 塊,但每 10 次中會有一次被隨機罰 250 塊。

也就是說,短期來看,選 AB 贏得多,但從長遠來看,選 CD 才是正確的做法。

結果發現,高特質焦慮的人在這個游戲中的表現明顯不如低焦慮的人,他們更多地選了 AB 牌 [6]研究者把選擇次數之差 CD-AB 作為判定決策表現的指標)。

123

出現這樣的結果可能是因為,高特質焦慮的人在做風險決策時,會更多的關註於當下贏得多還是少,而沒有辦法把註意力放到長遠的盈虧上;

另一方面,高焦慮的人會受到情緒本身對決策的幹擾而影嚮發揮。

如果選擇炒股,你的關註點很可能都集中於自己買的那支是漲還是跌。如果有個風吹草動,跌了點或者賠了點,都可能犯頻繁交易的錯誤,最終悔恨交加。

這種情況下,選擇低風險的投資更能緩解我們的焦慮感。

來源:知乎日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