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憲法架構下,1月6日還可能發生什么意外?

彭斯

文:寰宇大觀察

越來越多的眾議員同意在1月6日的時候挑戰選舉人票計票結果。

許多人都在說川普還有王牌沒出,如果有的話,那麼試圖挑戰選舉人票計票結果的國會議員的數量還會增加。

日前,川普在白宮舉行了一個會議,會議的主題就是國會挑戰選舉人計票結果,有大約15名共和黨眾議員參加了這個會議。

他們是來自佐治亞州的Marjorie Taylor Greene,來自俄亥俄的Jim Jordan,來自亞利桑那的Andy Biggs,來自阿拉巴馬的Mo Brooks,來自佛羅里達的Matt Gaetz和來自德克薩斯的Louie Gohmert等。

眾議員Marjorie Taylor Greene

根據1887年的《選舉計票法(Eletoral count act)》,1月6日下午一點,美國新一屆的參議院和眾議院將舉行聯席會議,會議地點在眾議院大廳,正式統計50個州呈交上的選舉人票。

副總統彭斯將作為主持人,主持這一計票工作。不過彭斯無權推翻或者拒絕接受各個州的選舉人票,只有國會才有權拒絕接受。

唱票順序按照州名的首個字母排列,當一個州的計票結束後,彭斯會詢問是否有人反對這一結果。

如果有一個眾議員和一個參議員反對的話,那麼就得提交書面聲明,並說明理由。然後,參議員們返回自己的議事大廳舉行兩個小時的辯論,眾議員們也留在自己的大廳舉行兩個小時的辯論。

辯論結束後,兩個院分別就是否拒絕接受某州的選舉人票結果舉行投票,如果兩個院都同意拒絕接受,那麼某州的選舉人票就作廢,不計入任何人名下,川普和拜登都得不到。

然後再進入下一個州的計票工作。

參議員Tommy Tuberville

目前,來自阿拉巴馬州的Tommy Tuberville當選參議員也表示,他或許也會在1月6日時,和眾議員一起提交反對計票結果的書面聲明。儘管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和共和黨黨鞭約翰·圖恩(John Thune)都反對這樣做。

由於民主黨人仍將在1月6日時控制眾議院,所以眾議院不大可能在目前的情況下同意拒絕任何一個州的計票結果。不過,如果川普有王牌,那麼讓一些溫和的民主黨眾議員倒戈,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參議院目前的情況是,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已經承認了拜登為「當選總統」,並試圖讓黨內的參議員同僚們不要去挑戰選舉結果,不過議員們是有自由投票權的,麥康奈爾只能敦促他們不這樣做,卻無法命令他們。

我今天早上看到一個說法,感覺很有意思。就是說共和黨參議員和眾議員們可以聯合起來,一起把國會的計票程序往後拖,拖得越久越好。

這樣可以嗎?當然可以。50個州,從排名第一的阿拉巴馬州開始,到最後的懷俄明州。每唱完一個州的票,共和黨任意一名參議員和任意一名眾議員就提交書面聲明,表示反對這個結果。那麼國會將不得不拿出兩個小時來,舉行辯論,然後再投票。

如果50個州都這樣,那麼辯論時間就是100個小時,但是議員們總得休息吧,計票程序中還有唱票、投票等工作吧。

搞不好這個時間還真能拖到1月20日去,只是這樣做會非常奇怪,因為這50個州裡面,大多數州的結果其實是沒有爭議的,比如加州的55票屬於拜登,這個沒有爭議;德克薩斯的38票屬於川普,這個也沒有爭議。但是按照這個方法來的話,那麼就意味著共和黨參議員和眾議員也要反對德克薩斯等紅州的計票結果,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拖延時間。

還有一種方法,是美國 喬治·梅森大學教授JEREMY D. MAYER於12月16日提出的,這位老兄在12月16日的時候說:鑒於國會不大可能推翻各個州的選舉結果,所以共和黨的策略就是拖延計票結果的產生。

他是怎麼說的呢?通常的說法是國會可以反對一個州的計票結果,但是,JEREMY D. MAYER認為:國會可以單獨反對每一張選舉人票。

《選舉人計票法》並沒有明確規定可以這樣做,按照以往的慣例,都是以州為單位,而不是以某一張選舉人票為單位。JEREMY D. MAYER認為法律在這方面沒有明確說明。

據此,JEREMY D. MAYER教授認為:由於副總統彭斯是計票主持人,所以彭斯可以拋棄以往的慣例,讓國會可以單獨就一張選舉人票舉行辯論。如果這樣的話,那麼僅僅是賓州一個州,就需要進行40個小時的辯論。

因為,總統是由選舉人票產生的,而不是由州選出的,縱然存在勝者全得制度,但是其在憲法意義上,總統還是由選舉人票產生。

無論是就所有州的選舉結果舉行辯論,還是就某些爭議州的單張選舉人票依次舉行辯論,我們可以確定的是:如果這真的發生的話,那麼這個確認時間就被一直延長,當離1月20日正午越來越近時,如果仍然無望在新總統就職日期前選出總統。則參議院就將會按照憲法第12修正案,選出新的副總統,由於共和黨在參議院占據多數(即使佐治亞兩個席位都輸掉,變成50比50,共和黨也占優勢,因為彭斯是議長),那麼參議院將會選出彭斯為新的副總統,從而成為憲法意義上的「當選副總統」。

但是如果在參議院選舉副總統的時候,民主黨參議員集體離席表示抗議呢?那麼最後的總統就會是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了。

因為憲法第12修正案說:參議院選舉副總統的時候,參與投票的人要在三分之二以上。如果民主黨人都離席的話,那麼參議院就無法選出副總統。而另一邊,眾議院也沒有選出總統。因為按照憲法第12修正案來的話,眾議院將會選擇川普為總統,所以,人數在眾議院占優勢的民主黨人將會阻止這樣的投票(眾議院議長決定眾議院是否舉行投票),也就是說眾議院將在1月20日正午前無法選出總統。

所以,按照法律,在總統和副總統都沒有的時候,眾議院議長當總統。

但是如果參議院的民主黨人能夠留下來十幾個進行投票人呢?(具體人數根據佐治亞的重選結果而定),從而達到法定人數呢?那麼共和黨不跑票的話,彭斯就會成為憲法意義上的「當選副總統」。

在這種情況下,在眾議院無法選出總統的前提下,根據憲法第20修正案第三款的規定:彭斯就將在1月20日正午以「當選副總統」的身分成為總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