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性死亡」是一種什麼體驗?

你有沒有經歷過,
尷尬到用腳趾摳出三室兩衛的「社會性死亡」?
「社死」面前,眾生平等。
只有你想不到的時間場景,
沒有「社死」尬不到的人~

褲子當眾掉了怎麼辦

答主@匿名用戶

手術做著做著,我褲子掉了…… 因為要保持無菌,不能提褲子,還好無菌服比較長能蓋到膝蓋。

你們以為這就完了?呵呵太天真。

那台手術就只有我和我的器械護士是女生,主刀麻醉巡迴護士還有兩個觀看的學生都是男的啊,他們就讓那個男巡迴護士給我提褲子。

與此同時,我還在和主刀一起操作腹腔鏡,那個巡迴護士鑽到無菌布下要準備給我提褲子,由於他實在無法下手,思考了一下後跟我說他出去給我找個女護士,讓我等等。

等什麼等啊,趕緊給我把褲子提上去啊。然後他就出去喊人了,於是別的手術室也知道我褲子掉了。


最後還是麻醉醫生看不下去了,幫我提了褲子,還繫了個死結。主刀還不忘調侃麻醉醫生,說也不見他那麼積極幫別人提褲子。

經歷了這件事以後,我僅存的尊嚴應該就是手術口罩給我留的,之前沒人知道我當時臉紅成了猴屁股。

帶飛行棋參加公務員考試

答主@江風有耳

前幾天,我去參加公務員考試,出門前一看時間要遲到了,急急忙忙地打了個車趕到考場,幸好還來得及,但是發現沒帶文具。好在考場是個小學,我找了一圈,終於找到一家開門的店。

我問老闆有橡皮嗎,老闆說有,我給你拿。

我問還有別的嗎,老闆說只有這個。我說行吧,我再買只筆。老闆拿出一個盒子,說這個可以嗎?

看看時間,只能湊合用了。我拿手機要付錢,老闆說沒有二維碼,只能用現金。我半天從兜里摸出來一張 20 的鈔票,老闆說不好意思,也沒有零錢。

看看時間確實快來不及了,我說算了,你隨便給我點東西吧。老闆很高興,說沒問題。

我有點恍惚,也有點慚愧。或許公務員的隊伍就不該有一個我這樣的人。我還有點後悔,不該隨便拿了個敞口袋子,此時如果有個書包的話就好了。好在我穿了一件風衣,於是把刀別在腰上,帶著文具進了考場。

還沒到發試卷的時間,我拿著筆胡亂畫了幾筆,沒想到這筆樣子丑了點,竟然還挺好用。我嘖嘖稱奇,想試試這個橡皮是不是也很好用。

好不好用先不說,這個盒子不太好開。我心想這種文具真是給小朋友設計的嗎,我一個二十多歲的山東大漢都打不開。

感到自尊受到了挑釁,我就不信這個邪了。突然盒子開了,棋子滾了一地。

我趕緊撿,一蹲下,腰上別的刀啪一聲掉了出來。坐在我正前面的監考老師目瞪口呆,周圍的考生也被吸引了注意。

我突然感到很恍惚,我是誰,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但很快我就冷靜了下來,在老師起身走向我之前,我抬頭說:

原來小丑只有我一人

答主@掌心化雪

剛剛上公交車,投幣的時候半天摸不出兩個一塊錢。全車的人都把目光聚焦在我身上,呲啦啦我能感覺到全身都滾燙燥熱起來。
尷尬之餘聽到後面男生說:「兩個人。」

我激動地轉身狂說謝謝謝謝謝謝謝謝謝謝。結果看到那男的拉著另一個女生走上來……

與地鐵扶手的浪漫故事

答主@鵝子

⼀次,我躺在末班地鐵座椅上睡著了,在列⻋有節奏的搖晃中,我的頭,順利地被送進了扶⼿⾥。然後,我以「卡腦袋」姿勢,認識了我的男朋友。沒錯,他是來化解我⼤型社死現場的——消防員。如今細思,依舊羞極。

閨蜜失戀了,拉著我陪她喝到了晚上 11 點,在我不斷的央求中,她終於在末班地鐵到來前捨得放我離開。 ⽽我藉著酒意,就在這趟開往郊區的末班地鐵上睡著了。

我使出吃奶的勁⼉想把腦袋拔出來,可⼀直都失敗,這是為什麼?對⾯⼤娘實在看不下去我像蛆⼀下奮⼒掙扎的模樣,同情地為我撥通了 119 的電話。

最先趕到的,卻是其他⻋廂的乘客和地鐵的⼯作⼈員。他們有⼈蹲下來安慰我,有⼈站在後⾯觀察,還有⼗好⼏個⼈拿出了⼿機對准我,替我記錄下了這個難忘的今宵。 ⼤約 20 分鐘後,⼏個消防員叔叔終於拿著⼯具如天神般降臨。

下次上廁所 記得關麥克風

答主@等風來

有次演講⽐賽,我是主持。下⾯全是領導和⽼師還有我們班同學,戴上⻨克⻛後講到⼀半,突然,我特麼突然肚⼦咕嚕⼀聲⼀陣劇痛。呀,壞了壞了,我這⽼⽑病⼜犯了,只要緊張過度,肚⼦就不舒服,⼀不舒服就想拉,⽽且是那種憋不住的拉。

我⽤⼒夾著我的臀部肌⾁,⽣怕⼀個沒憋住,屁蹦出來,當然屁蹦出來就算了。萬⼀蹦出翔來怎麼辦。我⼼⾥開始發慌,⼀邊流汗⼀邊堅持繼續主持。完了完了我真的憋不住了。

我關掉⻨克⻛,衝進廁所。

噗噗噗,超級⼤聲那種拉稀,你們都懂的哈,真的超級舒服,我拉完整個⼈都輕鬆了,然後掏出⼿機,給我室友發了個語⾳消息,⼤概是這麼說的:「臥槽啊,講到⼀半想拉屎,憋了半天終於拉出來了,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發完語⾳,拉起褲⼦,回到舞台繼續主持,⼀切順利。

會後。

領導主動過來握⼿,然後說了句我終身難忘的話:「⼩盒啊,主持很有⻛範,就是下次上衛⽣間記得關⻨克⻛啊。」

全校最靚的穿搭

答主@空蟬

小學三年級,學校冬天要跑操比賽。因為是校內的活動,所以老師沒有規定一定要穿什麼服裝。我媽每天都怕我冷,幾雙棉鞋輪著換。那天跑操,我剛好其他棉鞋都洗了,我媽塞給我一雙紅色帶青蛙圖案的胖頭棉鞋。

我自己不當回事,小時候哪有什麼美醜之分,於是去跑操。

跑操是一個班級一個班級輪著跑的,也就是幾個班級在跑的時候,旁邊好多個班級在看。

那天,我穿著大紅棉鞋,跑到一半,鞋子掉了。我當時心慌意亂,不知所措,但沒想到,主持跑操的體育老師眼睛賊尖,比我還急。

鄉鎮小學嘛,體育老師是四川本地人,講話濃重口音,播報實況喊口令來著。他先於我回去撿棉鞋,飆出了四川話:辣個娃兒,三三班,你棉孩跑脫咯。

場外預備的班級齊刷刷看著三三班,我無法蒙混過關啊兄弟們。我拖著大鼻涕赤著一隻穿大紅襪子的 jio,單腳跳著,往回找棉鞋。

我的棉鞋在那——豁,棉鞋在四一班領頭的那裡。我一躍而起,單腳咵咵冒過去,往地上一撲,撿起我的大紅青蛙棉鞋。

結果第一排的小女生膽子特別小,被我一嚇,哇一聲剎住腳,往後一骨碌,後面的幾排接連嚇得一骨碌,幾排人人仰馬翻。

於是我拉著大紅棉鞋站起來,站在一個翻掉的班級面前目瞪口呆。

 

來源    知乎實驗室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