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書》是一本怎樣的書,為何如此重要?今人要如何閱讀?

尚書

文:芮明 

近期,有檔文化節目演繹了漢代伏生傳《尚書》的感人故事,引發了強烈的社會關注,也使得《尚書》這部傳統文化經典進入了大眾的視野。

也許您會好奇,除了節目中提到的幾句原文外,《禹貢》《牧誓》等篇目究竟還寫了些什麼? 《尚書》為什麼在節目中被譽為 「政書之祖、史書之源」?這究竟是一本怎樣的書?我們今天為什麼還要讀《尚書》?

下面,就為您一一揭曉這些問題的答案。

《禹貢》與《牧誓》還說了啥?

這檔文化節目用戲劇的方式演繹了《尚書》中的《禹貢》和《牧誓》兩篇,反複誦讀了《禹貢》開篇的 「禹敷土,隨山刊木,奠高山大川」和《牧誓》中的 「稱爾戈,比爾幹,立爾矛,予其誓」幾句。

那麼《禹貢》何以叫 「禹貢」?周武王的 「予其誓」到底又說了些什麼誓言呢?

我們先從《禹貢》說起。

《禹貢》何以叫 「禹貢」? 「禹」很好理解,因為本篇記述的主要是大禹治理山河、劃分九州的故事,那麼 「貢」是什麼意思呢?有現代學者認為,《說文》中說 「貢,獻功也」,《禹貢》之所以叫 「禹貢」,是因為講的就是大禹的功績。不過,古人認為,《禹貢》之所以叫 「禹貢」,是因為 「禹制九州貢法」,即大禹制定了九州繳納貢賦的製度。

從《禹貢》的內容看,全篇大體分為四大部分:第一部分就是節目中反複誦讀的那幾句,相當於序言,概述了全篇的主要內容;第二部分是全篇的主要內容,詳述了大禹劃定九州、治理山河的情況;第三部分介紹了五服制度;第四部分是最後六句 「東漸於海,西被於流沙,朔南暨聲教,訖於四海。禹錫玄圭,告厥成功」,意思是東面到大海,西面到沙漠地帶,從北方到南方,四海之內都領受了國王的德教,總結歌頌了禹所建立的巨大功業。


節目中反复提到了劃定冀州、兗州、青州、徐州、揚州、荊州、豫州、梁州、雍州的情況。那麼《禹貢》又是怎麼記述九州的呢?

一般首先是介紹該州的地理位置,如 「海、岱惟青州」,即是說渤海和泰山之間就是青州,即今山東半島一帶;然後介紹該州的水利治理情況,然後是土質及賦稅的等級,如揚州 「厥田下下」,就是說揚州的田土是最下等的,所以節目中說揚州是最窮的;然後還會介紹該州要進貢的物品,如介紹荊州的貢品時說 「厥貢羽、毛、齒、革惟金三品」,就是說荊州的貢品是鳥羽、旄牛尾、象牙、犀牛皮及金銀銅三種金屬;最後還會提到各州貢道的路線。

尚書

《牧誓》記述的是周武王在牧野誓師之事,

就是一篇戰爭動員令。

《牧誓》記述的是周武王在牧野誓師之事,就是一篇戰爭動員令。周武王首先歷數了商紂王的四條罪狀:一是聽信婦人的話,武王引用了一句古語說 「牝雞無晨;牝雞之晨,惟家之索」,就是說母雞是不能在早上打鳴的,母雞如果在早上打鳴,這個家庭就要敗落了,以此批評商紂王聽信婦人的話;二是不祭祖宗和神靈;三是任用四方逃亡的奴隸而不任用同宗兄弟;四是殘暴地壓迫百姓,節目中提到的那些紂王暴虐的細節,更多出自《史記》的記載。然後武王說 「今予發,惟恭行天之罰」,就是說我姬發要替天行道,推翻這個暴君了,最後還發布了作戰的紀律要求。

除《牧誓》之外,《尚書》中還有《甘誓》《湯誓》《費誓》《秦誓》等多篇誓詞,這些篇章對後世的戰爭檄文有很大影響,最著名的莫過於唐駱賓王的《討武曌檄》。

《尚書》為何是 「政書之祖、史書之源」?

當然,《尚書》對於後世的影響,遠不止於誓詞一端,正如節目中反復強調的,《尚書》乃是 「政書之祖、史書之源」,何以這樣說呢?

稱《尚書》是 「政書之祖」,主要是從政治哲學角度說,《尚書》樹立了我國古代政治的綱領,對古代政治有重大的影響。

《荀子·勸學》中說 「《書》者,政事之紀也」,《四庫全書總目》也說 「《書》以道政事,儒者不能異說也」,可見古人認為,《尚書》所記載的就是治國理政的大經大法。正如《尚書序》中說孔子編定《尚書》,是用來 「恢弘至道,示人主以軌範也」,編《尚書》就是弘揚大道,作為後世帝王的教科書。

如今故宮太和殿掛著一塊乾隆皇帝書寫的 「建極綏猷」的牌匾,就與《尚書》密切相關。


「建極」源自《尚書·洪範》,《洪範》篇講述了九條治國大法,其中第五條就是 「建用皇極」,就是建立王道的最高原則; 「綏猷」源自《尚書·湯誥》,其中說到 「惟皇上帝,降衷於下民。若有恆性,克綏厥猷惟後」,意思是說上天賦予了民眾善性,順著這種善性來安撫教化,就是帝王之道。即此亦可見《尚書》作為治政大法的影響之一斑。

而且《尚書》的這種政治影響還不僅僅體現在中國,更廣泛作用於東亞文化圈,如據統計,日本天皇年號出典最多的就是《尚書》。

稱《尚書》是 「史書之源」,主要是從歷史學的角度來說。一方面《尚書》記載了堯、舜、禹、夏、商、週時代的歷史,具有重要的史料價值;另一方面,《尚書》作為一部以記言為主的史書,對於中國古代的史書寫作也有重要影響。


《尚書》分為虞書、夏書、商書、周書四大部分,虞書部分的《堯典》記載了堯舜禪讓的歷史,還記載了二分二至的天文曆法知識;夏書部分的《禹貢》是古代最早的地理文獻;商書部分的《盤庚》記述了盤庚遷殷的歷史;周書部分的《大誥》《召誥》等記錄了周公東征、營建洛邑等重大歷史事件,對於研究我國的上古史具有重要的史料價值。而從史書寫作的角度來說,《尚書》的影響也非常深遠,例如《禹貢》就是後世史書地理志的源頭;又如 「二十四史」中,宋以前的斷代史,一般都叫 「某書」,如《漢書》《後漢書》《晉書》《隋書》《舊唐書》《新唐書》等,應該就是受到《尚書》中 「夏書」 「商書」 「週書」的影響。

因此,無論從政治哲學還是從歷史學的角度看,《尚書》在中國古代文化史上的影響都是巨大的,確實當得起 「政書之祖、史書之源」的美譽。

今天為什麼還要讀《尚書》?

《尚書》是 「政書之祖、史書之源」,確實是非常偉大,但畢竟是幾千年以前的事,我們今天還有必要讀嗎?答案是有必要。

那麼,我們今天為什麼還要讀《尚書》呢?

節目中,孔子的學生也問到了類似的問題,孔子回答說: 「讀《書》而知先賢治政之本,而知朝代興廢之由,知個人修身之要。」

對於當代的我們來說,《尚書》中的許多智慧,在治國理政、為人處世、修身養性等諸多方面仍有借鑒意義。無論是 「民惟邦本,本固邦寧」(《五子之歌》)、 「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泰誓》)的民本思想,還是 「百姓昭明,協和萬邦」(《堯典》)的政治理想,抑或是 「無偏無黨,王道蕩蕩;無黨無偏,王道平平」(《洪範》)的公平正道,都為當代中國政治提供了豐厚的精神資源。無論是 「好問則裕,自用則小」(《仲虺之誥》)的謙遜好學,還是 「不矜細行,終累大德」 (《旅獒》)的謹小慎微,抑或是 「非知之艱,行之惟艱」(《說命中》)的實踐篤行,都為我們點明了為人處世、修身養性的人生智慧。

《尚書》中有這麼多智慧,我們又怎能不讀呢?不過,《尚書》自古號稱難讀,唐代大文學家韓愈都說 「週《誥》殷《盤》,佶屈聱牙」。好在我們有三全本《尚書》,每篇都有題解,介紹全篇大意及層次,疑難字詞都有註音釋義,全文都有白話翻譯,可以幫助讀者掃除閱讀的障礙。如果您也想領略《尚書》中的智慧,那麼讀三全本《尚書》是個不錯的選擇。

 

 來源        中華書局1912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