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丁·斯科塞斯用11歲畫出的電影分鏡圖,告訴你什麼是電影天才

馬丁·斯科塞斯

編譯丨拍電影網Pmovie

來源丨No Film School

「在拍攝之前,畫分鏡圖是我將整部電影視覺化的一種方式。在某種意義上,我想怎麼畫就怎麼畫。」

——馬丁·斯科塞斯

馬丁·斯科塞斯的影史經典之作《憤怒的公牛》(1980),是以出色的即興表演作為一大亮點的,但接下來我們要說的這個場景卻是經過精心策劃的結果,這依賴的是導演的功力。

關於導演,我們很容易忘記的一點是,它是各種學科的融合。有些最好的導演工作並不是歸結於一種方法,而是各種方法的融合。

感謝Farout Magazine和Cinephilia&Beyond,讓我們看到了馬丁·斯科塞斯為《憤怒的公牛》手繪的分鏡圖,特別是關於傑克·拉莫塔和舒格·雷·羅賓遜之間那場重要而令人難忘的拳擊賽段落。看看斯科塞斯是如何設計這組鏡頭並在最後的剪輯中準確地實現了這個設計的,這完全是一堂「視覺預覽」的大師課。

在我們開始討論分鏡之前,先來了解下這部電影的創作背景。那時候的斯科塞斯剛從一部耗資巨大的電影《紐約,紐約》(1977)的失敗中走出來,他陷入了個人危機。很顯然,他把所有的一切傾注進了《憤怒的公牛》和傑克·拉莫塔這個角色,孤注一擲。

《憤怒的公牛》對電影的革新之處,其中一點是它那難以被複製的敘事結構。更令人驚訝的是,看完這部電影,你根本想不到斯科塞斯其實對拳擊一點興趣也沒有。這是一部「人物研究」電影,並貢獻了有史以來最華麗的黑白攝影。我們看到一個人被自己內心的魔鬼所吞噬,毀滅自己和周圍的一切。這是他的生存方式。

當現實中的拉莫塔看完這部電影後,問他的妻子:「我真的那麼壞嗎?」

妻子回答:「你更壞。」

羅伯特·德尼羅處於他「方法派」演技的巔峰,但也同時突出了其他偉大的電影創作者的成就。剪輯師塞爾瑪·斯昆梅克從德尼羅和喬·佩西那令人難忘的即興表演中,精心製作了一些強有力的場景。編劇保羅·施拉德助力改編了拉莫塔的自傳。傳奇攝影指導邁克爾·查普曼掌鏡了這部影片。

這是一支才華橫溢的團隊,他們在一部充滿潛台詞、視覺美感和藝術表現力的電影中一起工作。

斯科塞斯是一個善於把控節奏的天才。他會事先預先好一個序列的音樂,然後讓演員跟隨音樂的節奏表演,最後在剪輯時探索出準確的節奏點。在《憤怒的公牛》中,他的這種能力,以及利用其他創作者技術的綜合能力,達到了巔峰。

讓我們看看這個片段:

這部影片有很多出名的場景,但這一場景尤為突出:傑克·拉莫塔被競爭對手休格·雷·羅賓遜打倒,此處的剪輯效果非常《驚魂記》裡經典的浴室戲。仔細查看下面的分鏡圖(來自Cinephelia & Beyond),然後再看實際影片段落。你會明白斯科塞斯說的「在拍攝之前,畫分鏡圖是我將整部電影視覺化的一種方式」是什麼意思。

(1B)

(1C,推鏡頭)

(7)

(18)

(22)

(25)

(21)

(23)

(26)

(28)

以上鏡頭實際順序與分鏡稍有區別

(30B,搖鏡頭)

(34)

(37)

(38)

(40)

(39)

(41)

(44B)

偉大的電影創作者如何實行他們的計劃,並與他們的演員和劇組人員配合,這裡有非常多的東西需要學習。看斯科塞斯這些最初的視覺設計,並將其與最終成片進行比較,這是一種享受。並不是每一個場景或段落都需要這樣詳細的設計,但這對電影創作者來說是有重要意義的,他們可以憑此確定具體該拍什麼,並準確得執行。

正如斯科塞斯用實踐證明的那樣,你只需要一支筆和一張紙,就可以預先看到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場景(當然你也可以用當下那些便捷的畫分鏡軟件)。畫分鏡圖,不需要預算,你現在就能開始設計你的影片。

《出租車司機》如何用長鏡頭表現人物「解放自我」

《出租車司機》分鏡頭VS成片對比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