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瑜錯在哪?

劉瑜

文:李立強

劉瑜的演講,「我的女兒正勢不可擋的成為一個普通人」,仍在家長中刷屏。今天談談諸多爭論中被忽略的核心議題,教育和階層流動。

劉瑜的孩子,大概率不會是一個普通人。

北京人,父親北大港大畢業,母親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父母分別任教清華和人大,這些背景就足以秒殺99%的同齡人。

她現在在讀清華附小,北京孩子的第一道關,幼升小,已經繞過了。

對口中學清華附中,海淀區11所示範性高中之一,每年光進入清華大學的學生就有五六十個,一本錄取率基本是百分之百。

這一點,絕大部分北京家長望塵莫及。雖說北京普高錄取率很高,但考進示範性高中也只在50%左右,只有一半孩子能進好一點的高中。

而在深圳這樣的城市,只有不到一半的孩子,能考進普高。

北京深圳尚且如此,其他地方,優質教育資源就更緊張了。

這是廣大家長要「雞娃」的原因,如果不努力,初中畢業,孩子就要成為「普通人」。

如果劉瑜的女兒想出國留學,申請最重要的推薦信,北大清華的叔叔阿姨教授們,隨手就能給她寫幾封。

所以,在孩子教育上,劉瑜夫婦所擁有的資本,遠超絕大部分中國家長,包括很多官員和企業家。

最讓我驚訝的,是她演講的核心,也是她的教育觀:讓廣大孩子成為「普通人」,甚至成為「懶漢「的價值。

這點讓我如鯁在喉。

因為她在呼籲階層固化,否定教育對階層流動的巨大作用。對廣大家長來說,這是非常危險的導向。

中國家長們對教育的瘋狂投入,一部分是對跨越階層的渴望,另一部分是對掉入底層的恐懼。

但這也是全世界家長的共識,中產是非常脆弱的階層,向上流動的路異常艱難,但滑向底層的大門隨時敞開。

來看OECD(經合組織)2018年發布的平等和社會流動的報告。發達國家在過去4年間,1/5到1/7的中產,不幸滑入了底層。

滑下去之後,再爬上來就很難了。

在Nordic countries (北歐國家,丹麥、芬蘭、挪威、瑞典、冰島等),只需要兩代人,就能讓底層孩子爬入中產;但在歐洲大陸,需要五代人;在巴西、南非等發展中國家,需要9代人。

在中國,經合組織的測算,最底層的10%,需要7代人的努力,才能爬到中產。

教育是普通人掙脫泥濘的底層,往上爬最重要的手段。劉瑜所不屑的彈鋼琴等課外班,在OECD的報告中,都是提升教育非常重要的手段,用來拓寬學生視野,增強其全方位的素養和能力。

良好的教育太重要了。平均來看,父母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孩子,只有15%的機會進入大學,而一方讀過大學的,就有60%的機會上大學。

大量研究顯示,向上流動,能顯著改善人的生活品質。一個上過大學的男人,比他的未上大學的同伴,要長壽8年,女性則要長壽4年半。

往下流動則相反,伴隨的是無望、壓力、毒品甚至犯罪。

美國就是一個巨大教訓,隨著產業升級換代,沒有受高等教育的人群,和受過教育的差距拉的越來越大。被放棄掉的孩子,大規模的直接從校園到了監獄。

所以,普通人不是不要奮鬥,不要雞娃。而是要科學的奮鬥,科學的雞娃。從全世界吸取優質的教育資源,用科學的方法學習。

劉瑜應該呼籲增加教育的「社會流動梯子」作用,譬如普及高中教育、普及學前教育、全民免費醫保等,減輕家長負擔,增加普通人的上升通道,而不是呼籲家長們放棄努力,就此認命。

來源:美加雙城記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