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江澤民最想讓人們遺忘的是什麼?

江澤民

文:王友群

11月24日,海外有江澤民、曾慶紅背景的媒體發表《江澤民:台灣問題是我最大的牽掛》。文章特別引用江的話說:「如果我們要(對台灣)採取軍事行動,宜早不宜遲。」這篇替江代言的文章,正好印證了我此前的判斷。

江澤民

10月31日,我在大紀元發表《誰最希望立即武力攻打台灣? 》。文章的最後,我寫道:「當前,中共最高層,最希望立即武力攻打台灣的,不是別人,而是習最大的政敵——江澤民、曾慶紅。」

江澤民現在最大的牽掛,根本不是什麼台灣問題。說江澤民最大的牽掛是台灣問題,是在釋放煙幕彈。

江澤民現在最擔心的,是被押上北京大審判的審判台,受到法律的正義大審判。

因為江澤民擔任中共黨魁後幹了三件禍國殃民的大壞事,他現在最想讓人們遺忘的,正是這三件大壞事。

一,江澤民是中共黨政軍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

2013-2021年,習近平反腐打虎九年,共查處543名副省軍級及以上高官,以及其他中管幹部,包括160多名將軍。其中,大多數都是江澤民、曾慶紅提拔重用的。

比如,在政法系統。江、曾提拔重用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是政法系統級別最高的嚴重腐敗分子。在周的帶頭作用下,中共政法委,610辦公室,公、檢、法、司,從上到下,走向全面、徹底的腐敗。

又比如,在軍隊系統。江澤民提拔重用的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是軍隊系統級別最高的嚴重腐敗分子。在郭、徐的帶頭作用下,中共軍隊,從上到下,變成一個「買官賣官」的大賣場。

再比如,在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江、曾提拔重用的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江西省委書記蘇榮等,是「地方諸候」中的嚴重腐敗分子。他們背靠江、曾,在各地一手遮天,大搞權、錢、色交易,導致大官大貪,小官小貪,小官也大貪,幾乎無官不貪。

2016年9月1日,香港《環球新聞時訊》發表《黨政軍老虎扎堆 源頭難辭其咎》,其中特別談到了江澤民提拔重用的一批黨政軍最高層最嚴重的腐敗分子。文章說,這些黨政軍「老虎」在不同官職任期內均遭到過檢舉、揭發,但是,非但未被查處,反而官運亨通、不斷升遷。 「就這樣,大傘護小傘,蔚為壯觀,組成瞭如今最為龐大的中國腐敗網」。 (其後台)『老闆』是誰?江澤民是也。 『老闆』會不會被揪出?人民群眾拭目以待。 」

至今,江澤民沒有被「揪出」。江最希望人們都忘記:他是這些貪得無厭、好色淫亂、無惡不作的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

二,江澤民出賣的中國領土相當於40多個台灣

163年前,1858年5月28日,沙皇俄國強迫晚清政府簽定《璦琿條約》,強佔中國黑龍江以北、外興安嶺以南60多萬平方公里。

161年前,1860年11月14日,沙皇俄國強迫晚清政府簽定《北京條約》,強佔中國烏蘇裡江以東40多萬平方公里。

1999年12月9日,中共當政50年,實行「改革開放」21年,吹噓讓中國「站起來了」、「富起來了」之際,江澤民跟俄羅斯總統葉利欽,在北京簽訂《關於中俄東西兩段國界線的敘述議定書》,完全承認沙皇俄國強迫腐敗無能的晚清政府簽訂的《璦琿條約》、《北京條約》等不平等條約,將沙俄侵占的中國東北100多萬平方公里的領土無條件送給俄羅斯。

蘇共中央總書記斯大林1944年呑並的唐努烏梁海地區(17萬多平方公里),也被江澤民無條件送給俄羅斯。

2017年8月14日,中國公民殷敏鴻向中共外交部提交信息公開申請,要求公開「中蘇(俄)是否就唐努烏梁海地區歸屬問題簽約、中蒙是否就唐努烏梁海地區劃定邊界」等信息。中共外交部的回覆竟然是:「你申請的信息涉密,不屬於政府信息公開範疇」,不敢公開江澤民乾的賣國勾當。

2002年10月,江澤民決定與俄羅斯「大體平分」黑轄子島,將1929年蘇共中央總書記斯大林出兵侵占的中國黑瞎子島的一半,無條件送給俄羅斯。

江澤民還通過跟塔吉克斯坦等國簽訂邊界協定,將當年沙俄侵占的中國西北50多萬平方公里領土,無條件送給這些中亞國家。

浸透了中國軍人鮮血的雲南老山、者陰山和廣西法卡山的一部分,以及南海諸島中最大的島嶼——白龍尾島,也被江澤民無條件送給越南。

江澤民出賣的中國領土達170多萬平方公里,相當於40多個台灣。

江澤民的親生父親江世俊,曾擔任過投靠侵華日軍的汪精衛偽國民政府的宣傳部副部長,是個大漢姦。

不過,在「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上,江比他的親爹有過之而無不及,堪稱當代中國最大的漢姦賣國賊。

江澤民說「台灣問題是我最大的一個牽掛」,是最厚顏無恥的謊言。

三,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犯下了人神共憤的死罪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因擔心學煉法輪功的人太多,可能威脅他的權和利,聽不進關於法輪功的任何真話,一意孤行,動用全部國家機器,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大迫害。

1999年5月7日,作為一名中紀委監察部官員,同時也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本著對國家、人民、歷史負責的態度,我寫了致江澤民的信《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5月8日,以掛號信方式,寄給江澤民。信中談了法輪大法的六大好處:

第一,只講奉獻,不講索取;第二,在祛病健身方面有奇效;第三,非常重視心性修煉,對精神文明建設具有重要作用;第四,實行鬆散管理,不干涉國家政治;第五,促進了中外傳統文化的交流,客觀上已成為人類進步事業的重要因素;第六,揭示了許許多多科學的奧祕,是真正超常的科學。

22年後的今天,回過頭來看這封信,除了一些黨文化的字、詞、句外,上面講的六條,仍然是正確的,是經得起歷史檢驗的。

22年後的今天,法輪功已洪傳到亞、歐、美、澳、非五大洲的110多個國家和地區,受到超越國界、種族、語言、黨派、文化背景、宗教信仰的各階層人士發自內心的歡迎和推崇。

但是,江澤民為了一己之私,不惜把全世界法輪大法弟子推到對立面,為了剷除法輪功,無所不用其極,甚至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2019年6月17日,由中國濫用器官移植國際聯盟(ETAC)委託而設立的倫敦「獨立人民法庭」做出判決:中共反人類罪成立,其活摘良心犯器官已大規模存在多年,並仍在進行,法輪功學員是器官供應的最主要來源。

在今年2月24日全球117個機構聯合舉辦的中共活摘器官研討會上,主持「獨立人民法庭」審判的英國大律師尼斯爵士說,法庭做出的判決是客觀中立的,「過去兩年半來,從未有任何人從細節上,對這個判決提出質疑和挑戰」。

對中共活摘器官做過大量調查研究的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大衛.喬高,美國資深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等,都是「獨立人民法庭」的證人。

2016年6月22日,大衛.麥塔斯、大衛.喬高、伊森.葛特曼,在美國國家記者俱樂部聯合發布「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調查報告」。經調查,三位作者估計,中國器官移植手術數量每年約為6萬至10萬例,2000年至2016年可能高達150萬例,這些器官的主要來源是法輪功學員。

麥塔斯說:「我們報告中的2,200多個註腳都來源於他們(中共)的數據。」

22年來,由江澤民下令實施的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成為繼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希特勒屠殺猶太人之後最邪惡的暴行,嚴重違反了《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禁止酷刑和其它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等國際人權法規,犯下了「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

這是超越人類有史以來最基本道德和法律底線的大罪、重罪、死罪。

結語

2015年5月11日以來,全世界已有近20萬法輪功學員,實名向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郵寄了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

這是中國歷史上乃至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偉大壯舉。

雖然江澤民及其徒子徒子千方百計轉移人們的視線,讓人們遺忘他們犯大的滔天大罪,逃避法律的正義大審判,但是,全世界法輪功學員一刻也沒有忘記,全世界越來越多有良知的人們都在關注以江澤民為首的「血債幫」的罪惡。

如今,江澤民的同夥周永康、郭伯雄、薄熙來、蘇榮、白恩培、趙正永、李東生、孫力軍、傅政華等,一批接一批,被關進鐵窗內。

我堅信:清算江澤民一夥政治流氓滔天大罪的那一天必將到來。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