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非同質通證NFT?這張數碼作品值6900萬美元?

非同質通證NFT

如果你在這個圈子裡夠久,你就會知道這個圈子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找個新話題炒(當然,科技圈子都一樣,只是區塊鏈的技術新詞更多,更新換代更快))——無論是最早的公鍊和ICO,還是區塊鏈遊戲、IEO,FOMO3D、前一陣的DeFi、以及最近的NFT

这张数码作品以6900万美元拍卖售出

這裡,我就來蹭熱點地聊一聊什麼是NFT。

NFT的技術邏輯

NFT的定義大家可能已經在很多地方看到過了,叫做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通證)。當然,看到這個詞對於理解NFT一點幫助都沒有,大部分正常人都還是會一頭霧水——這是什麼玩意?畢竟,當年的ICO(Initial Coin Offering)畢竟還能讓人聯想到IPO然後大概猜出這是個啥,最近的DeFi大家也能立刻明白這東西是區塊鏈+金融。但「非同質通證」這詞,不僅不知所雲,而且,一般人完全理解不到這東西能怎麼炒。

這裡,我來給大家講一下NFT的基本邏輯和來龍去脈,這裡我默認大家已經有了關於區塊鏈的基本知識。

首先,我們知道比特幣——「比特幣」是一種定義在比特幣這條區塊鏈上的「貨幣」,每個「比特幣」從被挖出開始到整個流通的過程都是安全的,因為它受到所有比特幣礦工的驗證,相當於上面蓋了個戳——「比特幣礦工安全認證」。

這裡的安全認證是認證什麼呢?其實就是我們熟知的貨幣的基本規則:1,如果我沒有1個比特幣,那麼我給不了你1個比特幣,這點,實際上就是加密貨幣的核心功能——防止雙重支付;2,我有1個比特幣,那麼我就能給你一個比特幣——礦工們並不區分這個比特幣是從哪來的,是在哪個區塊挖出來的。比如說,其實中本聰曾經交易過他的比特幣,而交易的人可能後來也做過別的交易……於是,我們現在其實已經分不清誰手裡的哪個幣是中本聰挖出來的了,因為這些幣和其他的幣並沒有區別,早就和其他的幣混在一起了——也就是說,比特幣是同質化(fungible)的。

接著就有了以太坊——以太坊上也有「以太幣」,「以太幣」擁有和「比特幣」類似的屬性——也防雙重支付,也是同質化的。只不過「以太幣」上面不可篡改的戳叫做「以太坊礦工安全認證」。

以上這兩種,我們稱為一條區塊鏈的原生貨幣。

然後,以太坊上不僅僅有「以太幣」,根據某個叫做ERC-20的協議,任何人都可以發行某個貨幣,或者叫做通證(token),然後,ERC-20規定了這種通證可以在以太坊上和「以太幣」一樣——防雙重支付,同質化,可以自由交換和流通,我們管ERC-20叫同質化通證,比如那些做ICO的項目,最早都是根據ERC-20在以太坊上發同質化通證的。當然那個時候,我們叫做發幣。

這些「同質化通證」上面也蓋著「以太坊礦工安全認證」的戳。

再之後,又有人搞出了兩個協議ERC-721和ERC-1155,這兩個代幣的協議和之前ERC-20的協議區別在於,這兩種協議認為每個通證都是不一樣的,也就是「非同質」的。這些通證就被成為非同質通證,即NFT。每個NFT有自己的類別、創建時間、特殊資訊等等……每一個NFT都是獨一無二,不可分拆的(現在也出現了可分拆的NFT,我們這裡先不說),多個同類型的ERC-721通證或者ERC-1155通證在賬戶裡的時候不會被簡單地當作「10個xx通證」,而是會分別存為「xx通證A」,「xx通證B」……同時,礦工在NFT進行交易的時候,依舊遵循貨幣的規則,判斷是否存在雙重支付。

於是,實際上,NFT與傳統的通證的區別在於,一個NFT上面蓋上的是一個「以太坊礦工安全且唯一認證」的戳。

NFT的炒作邏輯

那現在NFT這個概念被吹上天,然後一堆NFT被炒出天價的邏輯又是啥呢?

這裡我們先來回顧一下曾經ICO發幣的邏輯:

因為我要做個東西,這個東西裡需要用到max幣。
這個東西未來很多人會用,所以max幣擁有極大的市場,於是未來我的幣價會to the moon。
所以,現在買幣支持我把這東西做出來,以後賣就會賺!
那麼NFT是什麼呢?

NFT的邏輯是:

我有個東西,我發一個獨一無二的dth幣並且宣布兩者之間有某種聯繫。
這個東西很好,所以dth幣會擁有極大的市場,於是未來我的幣價會to the moon。
所以,現在買幣以後賣就會賺!
於是,比較兩者我們會發現:

max幣對應某個還沒做出來的東西,dth幣對應某個已經有了的東西。
max幣的幣價和dth的幣價都會和相應的東西有某種微妙的對應關係。

這個東西未來會有很多人買。

所以說,如果我們想吹某個東西,如果這東西現在沒有,我們就得說未來會有,而且比現在的東西好;如果這東西現在有了,我們就得說這東西特別稀奇,未來不會有比它好的了。這兩個邏輯本身沒啥問題,畢竟即便沒有區塊鏈,大多數投資也無非基於這兩個邏輯。只不過,區塊鍊和通證的出現讓這個淺顯的邏輯變得似乎高深莫測了起來。

還記得曾經被炒上天價的藏獒嗎?

毫無疑問的是,通證以及現在已經日漸規糢化的交易市場,讓任何通證都有了更好的流動性,也就是區塊鍊和通證帶來的最大好處,就是可以把某個東西無門檻地扔進一個大眾可以參與的市場,這點是區塊鏈帶來的優勢,從某種角度上來講,也是進步。

但這種進步在ICO風潮的時候曾經被吹成區塊鏈最大的創新——也就是所謂「通證經濟」。它可以讓項目繞開投資人和股票交易所直接從市場獲得資金,然後將持幣人變成自發的宣傳者和參與者從而自發形成生態和社區的魔力。乍看上去很美,但是因為這種「通證經濟」對於每個項目都有效,實際上只是成了一個項目的助力,卻並沒有化腐朽為神奇的能力。現在看起來,沒有價值的項目在ICO之後也還是空氣幣,而成功的項目,其實即便沒有ICO,他們從資本市場上一樣融得到錢,一樣也會是這個行業中的明星項目。

也就是說,在一輪炒作之後,整個市場最終還是回歸了理性——一個項目成功與否,還是要看場景、要看團隊、要看行動力和決策、要看運營……最終,能夠脫穎而出的,仍舊是各個領域和賽道的頭部項目而已。

於是,說完ICO回到NFT,結論已經很明顯了——

通證的效應的確會在短時間內在市場上掀起巨浪,但無論是ICO還是NFT本身,最多只能是這個被炒作的東西的助力,而帶不來真正的價值。不值錢的NFT就算現在價格炒得再高最後也會變成擊鼓傳花的遊戲,正如同不成熟的項目即便ICO幣價炒得再高最終也會歸零一樣。

NFT的價值邏輯

於是,如何判斷某個NFT的價值呢?

這裡再用ICO做類比就有些不合適了——畢竟,ICO的是個還沒出現的東西,而NFT則是某個已經有的東西。對於ICO的項目而言,儘管有的項目是有現實的標的物,但總歸未來的價值最重要的還是要看項目是否能成功。但NFT是已經存在的東西,無論這東西多新奇,多稀罕,最終它的價值,終究離不開這件東西本身的屬性。

而這個屬性有兩個維度:

外在:大眾對這個東西價值的認同程度,即,有多廣泛的人會承認這個東西的價值。
內在:這個東西本身的成本、稀有程度、不可複製程度、品牌價值等等……
實際上,任何收藏品的價值都可以用這兩個維度去衡量,但對於NFT而言,這兩者卻似乎令人有些霧裡看花的感覺——

乍看上去,現在的NFT藏品,都很難說「大眾接收程度高」,但就因此判斷NFT沒有價值顯然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很顯然會買NFT的人都相信NFT在未來能夠被大眾接受。但這樣,我們應該用什麼標準來判斷一個NFT未來的「大眾接受程度」呢?

而內在屬性也同樣——收藏者都會認為自己收藏的東西有相當高的內在價值,比如成本/稀有程度/不可複製程度等等,這些能夠很大程度上反映到藏品未來的價格上,但和藏品未來升值的幅度的關聯性卻很弱,更何況收藏品本身的價格也是隨著周期波動的。如果誰真的能猜到什麼收藏品能夠高漲,那麼他其實最該做的是在10年前買一堆茅臺存著。

於是,我們應該如何從NFT的角度判斷一件藏品的價值呢?

首先,從外在上,雖然我們不能預估NFT在未來的被接受程度,但並不妨礙我們假設在一個NFT能夠被廣泛接收的未來了,對標一下現實中這個東西的被接受程度——比如,雖然我們不知道NFT球星卡的被接受程度如何,但是現實球星卡的群體是小眾的,那麼在未來,即便NFT被廣泛接受了,我仍舊不認為NFT球星卡會是一個大眾的藏品。

其次,在內在上,雖然我其實並沒有判斷某個東西未來價值的能力(否則我早就該去買茅臺),但我們能夠判斷的是NFT和這個東西本身的關聯程度——而這才是NFT這個東西最唬人的地方。比如,如果茅臺出了某個NFT,每瓶茅臺對應一個獨一無二的NFT,你會買嗎?可能你的第一反應是會,但第二反應是,等等……這東西和茅臺有什麼關係嗎?

於是你需要考慮的問題是:

這NFT是茅臺官方認證的嗎?

這NFT和茅臺有什麼關係?我憑藉這個NFT可以去茅臺廠領這瓶獨一無二的茅臺嗎?

如果不能,那麼我擁有這瓶茅臺的什麼權益嗎?

所以,NFT當然有其他的外在和內在價值的角度,但在這裡我們用固定變量的方法,僅從這兩個角度來分析NFT的價值:

外在:不考慮NFT的因素,這東西在現實中的受眾有多大。
內在:這東西的NFT和這東西本身有什麼關係?
於是我們得到了下表:

緊密度高(官方或者本人認證=IP或者某虛擬事物的所有權或者現實權益)緊密度低(官方或本人保證獨一無二但不與任何權利掛鉤)
受眾多(在廣泛的群體中被認為有價值的東西) 著名藝術家的數字藝術品,大IP(不是大IP的NFT,而是官方認證並且法律認可這些NFT=IP) 虛擬世界中的重要時刻,限量版奢侈品,一些大IP的沒有任何權益的NFT,NBA big shots,相當於明星簽名
受眾少(僅有少部分人認為有價值的東西)一般藝術家的數字藝術品,小眾IP,遊戲卡牌或者道具  一些小眾流行meme,小眾IP的沒有任何權益的NFT

緊密度高+受眾多:NFT藝術品是NFT和東西本身結合緊密的典範,因為NFT就是這件藝術品的一部分,如果脫離了NFT,這件藝術品的價值也就不復存在。而從NFT藝術品衍生出的NFT+IP的概念也很有趣——也就是NFT就等同於這個IP的所有權,這種等同具有法律效應。這樣的NFT,相當於把IP直接商品化投入一個活躍的市場,儘管這件事在法律上問題重重,但毫無疑問是一個能讓很多人浮想聯翩的概念——比如如果蜘蛛俠的IP被做成了可拆分的NFT,那所有買蜘蛛俠NFT的人都能從未來蜘蛛俠電影的成功裡分一杯羹。

在佳士得被拍出6900萬美元高價的數字藝術家Beeple的作品,我並不知道引用這幅藝術品它NFT的所有者會不會管我要版權費

緊密度高+受眾少:藝術的世界和任何領域都一樣,甚至還猶有過之——最終能夠賣出天價並且被認可價值的藝術家仍舊是少數。我不認為NFT會改變這一點,正如同前面所說,NFT和ICO只是助力,而不是化腐朽為神奇的魔法。因此,你可以說對小眾藝術家的NFT藝術品是一種資助藝術的行為,但我不覺得這是個好的投資行為,至少,是個需要專業門檻的,有風險的投資行為。同樣的,小眾IP的創作者可以通過NFT獲得收入,但投資小眾IP的NFT也是一種有風險的投資。

但小眾藝術品和小眾IP的NFT也好,還有一些遊戲的道具,遊戲卡牌也好……這些雖然可能構不成優秀的投資途徑,但通過NFT,區塊鏈將成為一個虛擬物品的開放市場——就如同鹹魚確實給球鞋炒作提供了市場,但炒作只是這個開放市場中的場景之一而已。這實際上是我最看好的,未來NFT能夠得到最廣泛應用的場景。

緊密度低+受眾多:參與NFT的同學一定要分辨清楚「NFT藝術品」和「藝術品的NFT」的區別——實際上,萬物皆可NFT,一個藝術家可以給自己的藝術品發行一個NFT,這個NFT甚至可以得到藝術家的首肯和官方的認證。但NFT藝術品指的是這個NFT就是這件藝術品本身,而藝術品的NFT則僅僅是這件藝術品上藝術家在某一條區塊鏈上的一個簽名而已。而無論是虛擬世界中的重要時刻,比如某個推特的NFT也好;或者一些歌手發表的歌曲的NFT也好;或者是NBA球星發的NFT或者是NBA球星的精彩瞬間的NFT也好,它們都不帶有那個東西的任何權益而僅僅具有在這個區塊鏈限定範圍內的紀念價值。

NBA top shots的廣告詞「擁有精彩瞬間」——然而實際上,你並不「擁有」這些瞬間,你並不具有這些瞬間的任何版權和獨占權益,你擁有的只是一個NBA在鏈上為每個瞬間發行的球星卡而已

換言之,你可以說它們等同於球星卡,或者等同於簽名,它們也有大眾可以認可的價值,但這個價值和這件東西本身的價值並無多大關聯,而更多的在於簽名的人和簽名本身。比如,最近拍出高價的推特創世人發的第一條推特的NFT——的確,這條推特是有紀念意義的,但問題是,人們在紀念這條推特的時候,和這個NFT有什麼關係呢?這就如同朋友一起討論NBA的某個經典瞬間的時候:小A說這場我當時和同學一起在食堂看的直播;小B說「這場球我在現場」並播放了手機在現場錄的視頻;小C說我有這位球星的簽名球星卡;而小D說我有這場球官方的在以太坊上獨一無二的NFT……這四種,到底哪個會受到更廣泛的認可,哪個在未來的價值更高呢?這點我不清楚,但事實是,人人都有自己的紀念方式,NFT也僅僅是在NFT這種紀念方式中獨一無二而已。

甚至,更極端一點說,既然重要的是簽名的人和簽名本身,那它和這個東西沒有任何關係又有什麼關係呢?比如Vitalik Buterin簽了個比特幣創世區塊的NFT,或者Elon Musk簽了個狗幣的NFT,它們一樣會被炒出高價。所以,在這裡面,NFT的作用和前兩者是截然不同的——前兩種是用NFT代表某些虛擬的資產,而這裡,NFT其實僅僅是當作一個「數字紀念品」存在的。而它們紀念的東西是什麼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某明星,在此時發了一個NFT」而已。如果在未來,NFT進入了主流而這位明星還被人記得的話,那麼這個NFT也許會增值,就如同現在一些明星的簽名還是能賣出天價一樣。但這個NFT具體是個藝術品的NFT,是條推特的NFT還是個他自己的某個東西的NFT,實際上並不重要。

那麼於是,從這個角度說,這個紀念品是不是NFT也不太重要了,而重要的是它是明星用過的東西。換句話說,這種NFT甚至不會放在區塊鏈上交易,它會在拍賣行裡,和一堆明星用過的物品一起拍賣,就像:「9號拍品,xxx發行的第一個NFT,10萬美元起拍……」

邁克傑克遜在演唱會上用過的水晶手套,在2009年以35萬美元賣出

緊密度低+受眾低:此外,實際上任何人,網紅也好、小眾圈子中的名人也好,都可以製作任何一個東西的NFT,實際上就是做了一個數字紀念品。我甚至可以預見到未來某位流量明星把自己的每個微博製成NFT賣給粉絲的盛況。我相信這類NFT將會開啟一個「NFT紀念品」的市場,但這個市場,會是更大的「明星紀念品」的市場的一部分,無論是當紅的流量明星,還是剛剛出道的練習生,都可以製作自己的NFT賣給粉絲。從這種角度講,甚至NFT還會稱為支持偶像成功的渠道——你今天買入一張xx偶像的專屬生日祝福,你可以想像未來他成名了,這個NFT能賣多少錢?但從另一個角度說,除非NFT成了主流,否則難道不是偶像的親筆簽名生日賀卡更值錢一些麼?

沒錯,萬物皆可NFT。的確,現在大家興致勃勃地想要把自己、以及自己所聽過的一切似乎很獨特、很稀有、很有紀念價值的東西都變成NFT。但當這陣熱潮和ICO的熱潮一樣過去了之後,很快大家就會意識到其實這類NFT和你去每次去旅遊帶回來的紀念品一樣——沒人能否認它對於你的價值,但對於別人而言,它和其他任何東西都一樣沒有意義。

總結

總結一下的話,其實這篇並沒有說什麼新鮮的東西——如果你懂NFT,那麼這篇也許對你而言都是廢話。

但,如果你僅僅是知道NFT,或者對NFT一無所知,僅僅是看到NFT這個概念和一些被炒上天的NFT藏品貿然想要試試水買幾個或者參與個項目的話,那麼這篇實際上是提醒一下其實存在這兩類NFT——

一類NFT是數字資產,或者是代表了某些法律保護的權益。這類NFT的價值,需要用相應的「物」去對比,比如NFT藝術品,就需要放在藝術品的門類裡,看看它未來的升值空間。而有一些數字資產,比如游戲道具、集換式卡牌,它們可能是NFT最有用武之地的地方。

二另一類NFT是數字紀念品——如果NFT本身並沒有任何和該物品相關的權利,那麼它實際上僅僅相當於一個簽名,和「物」本身無關,而僅和簽名的「人」有關。那麼,判斷它未來的價值需要考慮的事是——這個人未來會多有名,他用過的東西能賣出高價嗎?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