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吳謝宇弒母案」將擇期宣判,他這三年都幹了什麼?

吳謝宇

2020 年 12 月 24 日上午 9 時,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吳謝宇弒母案,隨著媒體報道的跟進,這起悲劇命案再次進入輿論視線。

一個從少年時代就被稱為 ” 宇神 ” 的男孩,一個優秀的北大高材生,一個極少談及家庭甚至 ” 願意用自己的 20 斤肉換取母親增壽 10 年 ” 的 ” 孝子 “…… 他為何最終選擇親手殺害至親,並心思縝密地四處躲避?

北青 – 北京頭條記者梳理吳謝宇的三年逃亡生涯,試圖還原這個 ” 天選之子 ” 如何從令人豔慕的人生開始走向反面。

 

北大 ” 宇神 “

1994 年 10 月 7 日,吳謝宇出生在福建一個有著濃烈教育氛圍的家庭 ,2010 年,吳謝宇 16 歲時,患有癌癥的父親不幸去世,從事教育工作的母親帶著兒子一起生活。和人們想像中的孤兒寡母相依為命不同,吳謝宇因為出色的學習成績為吳家和母親謝天琴帶來了光環。

2009 年,吳謝宇中考 437 分,排名全校第一。這一成績僅比當年福州市中考最高分低 1.5 分。

進入了福州一中後,吳謝宇還曾獲得學校的三牧之星獎學金。成績優異,人生自帶 ” 流量 “,讓中國頂尖高等學府北京大學經濟學院為他敞開大門,吳謝宇在 2012 年被從福州一中提前錄取。大一學年,吳謝宇獲得了北京大學三好學生稱號;大二學年,吳謝宇獲得了北京大學廖凱原獎學金 ……

英語很好,在上學期間碰到同學請教會不厭其煩講解,喜歡看書準備出國留學給人胸懷大志的外在感覺,在大學期間喜愛運動,因為能力突出,他被人稱為 ” 宇神 “。” 宇神 ” 很少談及家庭,但是曾在社交平臺上轉發過 ” 願意用自己的 20 斤肉換取母親增加 10 年壽命 “。按照媒體記者前往吳謝宇老家探訪時一名邨民所說那樣:他的名字有 ” 吳 ” 有 ” 謝 “,而且還含有一個 ” 宇 ” 字,人生應該和名字中的 ” 宇 ” 字一樣前途無量。

如果按照正常的發展軌跡,看起來即將擁有錦繡前程的吳謝宇不一定會成為經濟學家,但學成之後找一份好工作,賺錢養家,和母親一起過上更好的生活,對他來說應該不難。

但人生的命運不會只有 A 面,吳謝宇也有不為人知的 B 面。在大家的印象中,吳謝宇極少向人談及家裡的情況。他和母親謝天琴之間到底有什麼解不開的疙瘩,導致弒母案發,至今仍是一個未解之謎。

弒母案發

福州市公安局晉安分局的一個 ” 懸賞通告 ” 引發媒體關註,令人遺憾揪心的弒母案被爆出。

警方在當年的 ” 懸賞通告 ” 中稱,2016 年 2 月 14 日,警方發現受害人謝天琴被人殺死在福建市晉安區某中學職工宿舍,經偵查,其兒子吳謝宇有重大作案嫌疑,現已畏罪潛逃。吳謝宇身高 1.80 米,為北京某高校學生,警方懸賞 5 萬元對其進行通緝。

隨著媒體的挖掘,嫌疑人的身分被揭開,他是北大經濟學院 2012 級學生吳謝宇。而官方事後調查確認,吳謝宇殺害母親的時間為 2015 年 7 月 10 日,因為吳謝宇一直用謊言騙人,7 個月後,謝天琴失蹤事件最終被親友識破。而此時,吳謝宇已經獲得足夠多的逃亡時間。

逃跑之前,吳謝宇利用母親日記中的字跡精心偽造了母親的辭職信,並操辦了母親的辭職宴會,讓熟悉的人誤認為謝天琴已經跟隨北大畢業的兒子吳謝宇前往美國陪讀。而他曾經通過網絡購買的手術刀、菜刀甚至手機貼膜刀等,以及為防止屍體腐敗氣味太大所使用的活性炭、塑料薄膜等,都傳達出這是一場精心籌劃的謀殺。

吳謝宇甚至在案發現場裝上了攝像頭,使用手機就能遠程監控。

2016 年 5 月 19 日,商丘警方發布消息稱,犯罪嫌疑人吳謝宇潛逃至河南,希望市民發現嫌疑人後提供線索,警方同樣懸賞 5 萬元對其進行通緝。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弒母逃亡並非吳謝宇的人生終點,等待他的還有法律的審判。

2019 年 4 月 21 日,警方發現,一個和吳謝宇長相相似的男子出現在重慶江北機場,據稱是機場剛剛升級的人臉識別系統鎖定了他。

10 分鐘後,吳謝宇被抓獲歸案。隨身攜帶的多張虛假身分證件證實,四處潛逃的三年時間內,吳謝宇一直使用假證應付各種查驗。

歡場男糢

據媒體透露的消息,吳謝宇在母親住處趁其換鞋時舉起啞鈴將對方殺害,目的就是 ” 幫助媽媽解脫 “。那麼,在 3 年多的失聯時間內,吳謝宇去了什麼地方,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呢?

據媒體調查,2015 年 7 月,吳謝宇離開學校,再也沒回過宿舍。傳出弒母案件之後,北京大學官微發布通報稱,會積極配合警方進行調查,吳謝宇在學校宿舍的生活用品被保安清理。

殺害謝天琴後不久,吳謝宇被爆曾與一名性工作者結識,吳謝宇拿出 10 多萬元彩禮提親,兩人甚至確立戀愛關係。兩人的關係是不是一直順利,目前從現有報道看來,只能算是無果而終。在此期間,吳謝宇還被證實拍攝過與該女子的不雅視頻,並購買性愛工具。

其中的兩年多時間內,吳謝宇隱姓埋名,白天當老師,晚上在重慶一家夜間娛樂場所當男糢,而這種娛樂場所對男糢的要求是 ” 能說會道,性格溫柔 “,他對外自稱姓張,化名 ” 小龍 “。

一位和吳謝宇共事過的人表示,吳謝宇平常比較善於處理人際關係,他不是固定在一個酒吧工作,而是在重慶多個酒吧串場。

吳謝宇曾經工作過的一家酒吧工作人員稱,在他們酒吧,男糢女糢均不隸屬於酒吧,他們的流動性較強,歸隊長管理,不需要在酒吧人事處登記,對於隊長來說,挑選男糢並不需要嚴格的審核,不需要簡歷調查身分背景,看對眼了就行。

重慶夜場男糢經理李凱則表示,” 小龍 ” 除了愛唱粵語歌,還會講英語。夜場裡有兩三個外國人做男糢,他曾親眼見過 ” 小龍 ” 用流利的英語跟外國人聊天。有時候,” 小龍 ” 會在客人面前 ” 吹牛皮 “,說自己是清華大學的學生,不過大家都只當笑話。

經媒體深挖,吳謝宇弒母案發前後,曾經以母親的名義到處向親友借錢,對外稱出國之用,共借到 140 多萬元,這些錢被花費在娛樂場所以及賭博、嫖娼等方面。

據警方證實,吳謝宇逃亡期間至少在福州、河南、上海、重慶等地停留。2016 年 2 月,河南商丘一個取款機拍到了吳謝宇取款時的身影,這是他最後一次公開露面。

謎團待解

據福州中院公開發布消息,2020 年 12 月 24 日,福州市中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了被告人吳謝宇故意殺人、詐騙、買賣身分證件案。

公訴機關指控:2015 年上半年,被告人吳謝宇產生殺害母親謝天琴(被害人,歿年 48 歲)之念,網購刀具等作案工具後,於 7 月 10 日在家中將謝天琴殺害。

作案後,吳謝宇謊稱謝天琴出國陪同其交流學習,騙取親友錢款共計 144 萬元予以揮霍。為逃避抓捕,吳謝宇先後向他人購買 10 餘張身分證件。2019 年 4 月,吳謝宇被抓獲歸案。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吳謝宇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騙取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為逃避法律追究,買賣身分證件,其行為分別構成故意殺人罪、詐騙罪、買賣身分證件罪,應依法予以並罰。

法庭上,公訴機關宣讀起訴書並出示了相關證據,被告人及其辯護人進行了質證,控辯雙方充分發表了意見,被告人進行了最後陳述。法庭宣布休庭,擇期宣判。

來源:北京青年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