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工會還幹了哪些齷齪事?

文: 古原  

政府僱員工會

如果你說勞動者必須組織工會,才能對抗僱主,那政府僱員也是勞動者啊,你能組織,他們也能組織。

但這種工會最可怕,為甚麼呢?

因為政府往往是將很多事情壟斷了,你找不到替代品。

美國汽車工人工會影嚮了美國汽車產業,沒關系,我還可以買日本車,不行我還可以買進口車,我有替代品,你就是罷工,我的生活受的影嚮是間接的,而不是直接的。

如果警察罷工、醫生罷工、教師罷工,公路職工呢?

這些行業已經被政府完全壟斷了,你沒有替代品,那你要怎麼辦?

如果是清潔工人罷工,那這個城市幾天內就變成臭屎堆。

如果是警察罷工,這個城市馬上就流氓當道。

如果教師罷工,那全國可能家長們都上不了班了。

不會吧,警察這些人也搞罷工嗎?

2017年,巴西聖埃斯皮裡圖州的維多利亞,陷入了一片混亂。
那裡的警察,

罷工,罷!工!了!

為甚麼?

因為他們幾乎幹著最危險的工作,又拿著同行業最低的工資,維多利亞的警察一萬個不高興。帶著家屬去警局門口示威。

隨後在2月4號的幾天裡爆發,這些警察集體罷工。

然而從那之後,維多利亞簡直變成了人間地獄。

在警察罷工後的短短三天時間裡,這裡就發生了70多起謀殺案。

呵呵,政府面對這種情況要怎麼辦呢?

趕緊答應條件啊,這是唯一的解決方法。

否則民眾的怒火可馬上就要燒到政府頭上。

公職人員罷工不但很容易引發社會動亂,被勒索者還不是一個合格的產權主體。如果你是市長,你是總統,給他們加工資,你會有損失嗎?

不會!

因為錢是納稅人交的,提高稅收就可以了。

和企業家不一樣,企業家還需要衡量一下加了工資,企業還能不能辦下去?官員不需要思考這個問題,只要沒人煩我就行。

所以,大部分允許政府職員組成工會罷工要工資的的政府財政幾乎都要被拖垮。

比如美國許多州政府和地方政府長期以來都處於財政危機的狀態,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它們的大部分所謂「服務」,都是通過有政府僱員工公來提供的。

當一個城市的教師工會或垃圾車司機工會罷工時,只要罷工還在進行,就不會有人教書或收垃圾。

這給了政府工會極大的權力去討價還價,因為民選官員必須應付選民對沒人教書或收垃圾的強烈投訴,只好迅速滿足工會的需求。

這是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開支近十年來瘋狂上漲的主要原因。

幾十年來,研究者們已經註意到,政府在公立學校的每個學生身上花錢越多,學生的表現就會更差。相似的結果在政府的其他地方普遍存在。

就像經濟學家弗裡德曼曾經寫過的那樣,政府官僚——特別是加入工會的官僚——就像經濟上的黑洞,在這裡增加「投入(即花在政府工程上的錢)會減少「產出」(即學生表現、貧困等)。

花在公立學校上的錢越多,學生們受到的教育就越少。

花在福利制度上的錢越多,貧窮就越普遍,等等。

這與自由市 場中的正常經濟生活是恰恰相反的,在自由市場裡,增加投入會讓 產出和服務更多、更好,而不是更少在政府裡不存在用利潤獎勵改進產品和削減成本,同時用損失懲罰成本過高和產品或服務質量下降的市場反饋機制,因為在政府中不存在會計意義上的利潤和損失。

事實上,在政府裡激勵是反的:政府官僚的表現越糟糕,在用「糟糕的表現不是自身的原因,而是因為沒有足夠的錢」來作為借口之後,他們得到的錢會越多。

政府僱員工會的首要利益甚至不是工會成員的福利,而是工會自身作為一個組織的福利。工會的頭頭們主要是根據自身的利益來運作工會。

因此,他們會把公務員的規章制度當做工具,來保護每一個政府官僚的職位——無論這些人有多麼無能或失職。

政府僱員工會還有和企業工會不同的另一個特點。

那就是他們追求工會成員數量的增加,而不是象企業工會那樣總是把一部分人排擠在外。

因為,只要政府僱員足夠多,那他們參與的社會事務就更多,他們罷工的影嚮力就更大,導致的災難就越多,這樣,他們進行勒索就更容易。

在民主政治體制下,政府僱員數量增加,還讓他們成為重要的選票力量,可以影嚮政客的主張。

阿根廷公務員數量達到總勞動人口比例的25%,僅僅加上這些人的直系親屬,那他們在選舉時,已經完全可以控制這個國家了。

沒有任何一個政客敢降低他們的工資、砍掉他們的職位、阿根廷這個國家已經完全被他們綁架了。

所以你看到,在大部分有政府僱員工會的民主國家,公職人員往往是終身職,而且效率低下,很難開除,工資卻奇高。

因為政府僱員工會可以輕易地迫使民選官員提高稅率來 滿足他們的「需求」,所以,很多時候,是工會而非選民在控制稅率。

比如,在美國解僱一名不稱職的公立學校教師要花上數月或數年之久的法律紛爭。平均2500個公立教師才有一個被辭退,並且還要經歷數年的法律訴訟。

也就是說,只要沒幹甚麼傷天害理的事,一般就得讓納稅人養他一輩子。

中國公辦教師不也天天在叫工資低嗎?

你信不信,如果有政府僱員公會存在,他們可以用罷工來要脅政府,那這些人的工資得漲到天上去。

工會還推動了各種管制

比如,就業許可制度。

就業許可制度通常包括四個基本的要求:

你必須要在正式的學校畢業;

你要有一定的經驗;

你個人的身份得符合一定的標準,比方說你是公民、你是居民、你有戶口等等;

要完成必要的考試。

比如,美國有很多行業就規定你必須是美國公民,但實際上很少人知道,要求一個行業的執業者是美國公民這一點是違反美國憲法的。

1981年美國最高法院做過一項裁決,路易斯安那州要求一位醫生,他要當了美國人以後才能行醫。

這個案子當時告到美國最高法院,美國最高法院的裁決是說,美國的憲法是沒有要求一個人要當了美國人才能夠執業的,宣布路易斯安那州這樣的規定違憲。

但實際上美國各州有大量類似的法律,不僅要求執業者是美國人,有些甚至還要求他要當了美國人多少年,5年、10年後才能執業。

因為在美國近一百年來,違憲已是常態,憲法已經被摧毀的差不多了。

在美國華盛頓地區還一個案子,有一家美發店,這位美發店的店主他一直在幫黑人女人梳小辮子。

但是華盛頓特區的美容協會就三番五次地去騷擾他們,要他們取得牌照,要他們到正規學校接受培訓,通過考試。

原因是他們給人家梳辮子這個店屬於美容店,凡是美容店的從業人員都要進學校學習的。

執業許可通常要求有經驗。這種要求到了甚麼程度呢,我上一篇也有講過,這篇再講一個誇張的,在美國伊利諾州當一名管子工,所要求的工作時限,甚至要比醫學院畢業的學生當上主治醫生的時間還要長。

考試也是必不可少的門檻,但這些考試 大多與工作內容無關,根本用不上,經濟學家做過研究,各種考試的不及格率跟當年的失業率有高度的相關性,也就是說工作越不好找,這個行業允許新人進來的門檻就越高。

換句話來說,就是一個阻止新人進入的工具。

美國曾經有過這麼一項研究,就是有人去看美國各個州電工資格證考試的難度,跟這個州觸電死亡人數之間的關系,發現一個非常有趣的事情。

電工資格證考試越難,考過的人數就越少,市場上提供服務的人數也越少,收費更高,能夠請得起他們的家庭就越少,人們就更願意自己動手去折騰家裡的電器電路,結果觸電死亡的人數也更高。

提高資格證考試的難度,是為了讓你家裡用電更安全嗎?不,恰恰相反。

再比如,最低工資制度

真正在背後推動最低工資法實施的,還不是那些心腸好、只不過是不懂經濟學原理的人,而是那些希望通過最低工資法提高競爭對手成本的那些競爭者。

最低工資法的實際效果很差,推行它的美好願望跟它實際的效果是背道而馳的,那為甚麼在這麼多的國家裡面還有人推行呢?當然其中一部分人是因為經濟學上的無知,他們只有良好的願望,他們認為最低工資法能夠幫助人民脫貧致富。

但其實你只要想一想,如果最低工資法真的能夠幫助人們脫貧致富,那麼我們幹脆就把最低工資提高就好了,我們跑到那些貧窮的國家說,我們提高你們的最低工資,把每小時的工資提高到20、30、50、80美元就好了。

實際上怎麼可能通過這樣的辦法使一個國家脫貧致富呢?但這種經濟學上的無知,只不過是最低工資法受到歡迎的原因之一。

更重要的原因,最低工資法背後真正強有力的推手,實際上是那些因為最低工資法而得益的人。

比方說那些大公司、大商場裡面的職員,他們的工資本來就比較高,如果推行最低工資法,那些小工廠、小商場、小店鋪的工人,他們的工資由於比較低,提高了最低工資以後,他們的經營成本有可能就上升到他們無法繼續經營的地步。

他們破產了,他們失業了,這對那些大工廠、大商店的工人來說是好消息。

因為窮人最好的競爭手段、獲取工資的手段就是降價。

當你設立最低工資標準後,企業就傾向於用更高的工資僱傭技能更高的一點的人。

那這時,窮人就會更難找工作。

在美國實施最低工資制度後,大量失業的是黑人,而白人則獲得了更多的就業機會,更好的薪酬。

這絕不是好心辦壞事,而就是壞了心腸做了壞種。

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工作時間上。

我問你一個問題,如果制造業全面禁止996,對哪一類的企業有利?

對那些更大的工廠,他們能實施三班倒,兩班倒的企業更有利。

而小企業由於沒有辦法保持訂單的飽和量,他們又不允許採取靈活的用工機制,那他們的競爭力就會受損。

當有工會存在時,工會的人並不是傻子,他們知道如何通過限制他人讓自己獲利。

而他們的矛頭往往指向的並不是企業,因為工會執行了近二百年後,他們早已明白,唯一能幫助他們提升收入的就是用過政治、通過法律去限制另一群人,才能讓他們獲得壟斷收益。

這是工會唯一存在的價值。

所以,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工會,其實是一群天天做政治操作、使用權力、使用暴力來達成壟斷目的的這樣一種組織。

而我們要清楚的是,在自由市場中,勞動者應該建立以下觀念:

最旱澇保收的買賣,就是能讓對方有錢可賺、有利可圖的買賣;

最穩定的工作崗位,就是為企業提供別人不能替代的服務的工作;

要給自己的競爭者設定競爭的門檻,最好的辦法就是自己先主動地去做那些最難做的工作;

最強的議價能力,就是保證自己在別處還有機會。

勞動者建立這樣的觀念,才能讓這個地區長期保持繁榮和增長,而不是寄希望於一種暴力組織勾結權力來幫助自己獲取壟斷利益。

來源  古三古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