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體到底啥味兒?

尸體
      童年看西遊記,總會被一個問題深深的困擾。讓無數妖精魂牽夢繞的唐僧肉,真的那麼好吃嗎?吃完真的會有長生不老這樣神奇的功效嗎?

  偉大的作家吳承恩,只是把這一腦洞開到了作品裡,但重口味的中世紀老西醫們,可是把人體器官入藥,變成活脫脫的現實。

  當時的西方人,也對「吃啥補啥」的道理深信不疑。可他們對補血的紅棗、補腦的核桃仁、生發的黑芝麻非常不屑。原因很簡單,這些玩意,充其量只能算形似,俺們要的是神似。

  咋神似?人體組織了解一下。來自人類身上的各種至寶,那才是真正的「吃啥補啥」。

  比如人血饅頭。

  眾所周知,角鬥士是一種存在於古羅馬的血腥職業,他們大多是被俘虜的戰俘,或犯了其他錯誤的奴隸。

  他們的職責,就是手持冷兵器,在角斗場進行PK,不死不休,為此貴族提供野蠻的娛樂。

  可角鬥士們死都不會想到,自己活著用命給別人拿來玩,死了還得被吃。

  原因沒別的。那些屢戰屢勝的角鬥士們大多是十足的猛男。

  貴族男人們一看,那直接喝他們的血好伐?幹了這碗角鬥士的血,我就能直接繼承他那勇猛的精神,健壯的身軀,打不死的體魄,成為全羅馬最靚的仔。

  後來這招被蹩腳醫生學去了。他們的腦迴路轉了180度,想到角鬥士經常擼鐵,打拳,四肢孔武有力,如果給經常抽搐的癲癇患者喝下去,肯定能治好他們不聽使喚的手腳。

  就這樣,從此角鬥士的斷肢殘臂成為家家供奉的靈丹妙藥。直到西羅馬帝國滅亡,這一殘暴的職業成為歷史的塵埃,角鬥士的悲慘命運才被終結。

  除了成年人的血之外,孩子的血也被醫生們敏銳的目光捕捉到了。他們覺得這血液代表年輕與活力,能起死回生,比武俠小說裡的輸功送氣,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15世紀,教皇英諾森八世垂死病中,他的御醫大手一揮,下單了一項重口味的藥材,竟然是三個年輕小孩的血液,希望用此勾回教皇的最後一點魂魄。好傢夥,這波是現實版的比丘國啊。

  結果當然是失敗了,我們到今天也不得而知,教皇最後到底是病死的,還是直接給噁心死的。

  文藝復興時期,喝血已經不算啥了,畢竟人文主義思想已經成為這個時代的高潮背景音,醫生們暗搓搓的琢磨,既然人的力量如此偉大,咱們要不直接吃人吧?

  可這犯法啊,總不能去菜市場提兩斤人肉吧?好吧,吃人肯定趕不上熱乎的。那咱們就直接吃點……木乃伊?好傢夥,這波是嚼風乾的人體標本啊。

  其實人們盯上木乃伊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當然,最開始只是盯上了保存木乃伊的瀝青。羅馬帝國有位神醫,在著作裡提到瀝青可以包治百病,從白內障到痛風,從哮喘到痢疾,從止咳化痰到去風濕防感染……

  到後來,連木乃伊本身都被人們琢磨了起來,可能覺得光吃瀝青這不夠味啊。

  大家還給自己這種瘋狂的習慣找到了充足的理由,死者體內,蘊含了他的精神,我們把屍體吃下去,那就是越吃越精神。

  來,新鮮的木乃伊干,磨成粉,泡在藥酒裡,蘆薈裡,草藥裡,藥到病除,一身輕鬆。

  在之後幾個世紀,木乃伊成為萬靈丹,養活了一大批盜墓業者。以至於到後來,木乃伊供不應求,供貨商直接找一些墳墓裡面的屍體,或者陌生的死人來冒充……

  然而,味覺一旦向著獵奇脫軌,它就會無休無止地滑向難以想像的深淵。等到你想要剎車的時候,發現已經無法克制住自己的慾望了。

  歐洲人終於向現實的人類下手了。

  1685年的一個早晨,英國國王查理二世突發癲癇,在他去世前的四天,他身邊的醫生,供奉上一劑絕妙的神藥——頭蓋骨。

  「死屍精神理論」在此時又向前邁了一大步。人們開始相信,人,尤其是被絞死的人,會在死前把他全部的力量集中在頭蓋骨內,喝了用這種頭蓋骨粉末沖泡的藥酒,完全可以治療痛風、浮腫、胃病、癲癇。

  如果說,頭蓋骨上長有苔蘚,那就更棒了,療效會更進一步。當然,這是有溢價的。

  可憐的查理二世花了6000英鎊,買下了這一祕方,我們不知道他買下的頭蓋骨裡有沒有苔蘚,但估計上面長的就算是靈芝,也救不了他的命。信奉頭蓋骨治療癲癇的國王,最後黑色幽默般的死於癲癇。

  當時還有一些70、80歲的老人,實在無法讀懂他們出於什麼想法,竟然願意主動奉獻自己的身體。他們開始不吃食物,而是只洗澡喝蜂蜜,等到一個月之後,尿液和糞便完全是蜂蜜了,就差不多快折騰的斷氣了。

  等到他死了之後,別人便把他的屍體裝入石棺中,用大量的蜂蜜密封,並標註好年份日期,等到一百年後,開棺取屍,可治療斷肢,還沒有傳統木乃伊那麼難吃。

  直到18世紀,科學大踏步前進,愚昧和迷信不再成為思想界中的主流,吃屍體和人體組織的惡習,才被剝離出人類社會。但它並沒有消失的那麼乾淨,19世紀,還會有人把頭骨粉末和甜漿混合治療癲癇,甚至在絞刑架旁邊等著取用死者的鮮血。

  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上個世紀90年代,一種可怕的動物怪病席捲歐洲。患病的奶牛走路不穩,沒有精神,食慾不振,肌肉顫抖,口吐白沫,倒地身亡。而且,它們的腦子,像是被什麼東西啃食過,如海綿般充滿孔洞。

  這就是瘋牛病。

  科學界為之震驚,人們搞不清楚這種病的發病來源,致病因素,而更恐怖的是,無意間吃過病牛肉的人,也會死亡,病症和瘋牛一模一樣。

  一時間,死神像帷幕一般籠罩歐洲大地。

  人們開始翻閱厚厚的醫學史檔案,從中找到了一條令人髮指的線索。

  在巴布亞新幾內亞,一個名叫弗爾的部族,常常會有婦女和兒童感染一種奇怪的疾病,沒有精神,食慾不振,悲觀絕望,最終在痛苦中死去。這病在當地叫做庫魯病,和瘋牛病幾乎一模一樣……

  經過冒險家的調查,弗爾部族有個詭異的習慣,就是當親人死去之後,他的屍體會被其他人分吃……

  而且成年男子往往會得到精肉,至於不怎麼受歡迎的腦子,往往會給婦女兒童。

  沒錯,他們就是因為吃了人腦而感染疾病死去的。

  不是微生物、病菌,而是一種變異的蛋白質,叫做朊毒體。這種玩意沒辦法被免疫系統消滅,而是在人腦內不斷累積,最終將腦組織徹底破壞。它還具有跨物種的傳染能力,最終才會經由人類傳染給奶牛。

  禍從口出,真不是開玩笑。如果人類要朝最高等級的生物邁進,就必須改掉文明裡某些歇斯底里的色彩。

  參考資料:

  1,知乎,眠眠:同類相食的他們,觸怒了某種可怕的原始生命;

  2,騰訊,DW暗語:吃人肉、喝小孩血、頭骨入藥……中世紀歐洲人的血腥養生史;

  3,果殼:人肉入藥:歐洲驚悚 「屍療」 史;

  4,doctorsreview/history/bite-me

  5,中國考古網:古埃及木乃伊何以成為歐洲人的藥材;

來源:好奇心實驗室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