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一直未公開,藏在美國國家檔案館的照片!

二戰期間,美國通信兵團164照相兵連曾在中緬印戰區拍攝了數萬張抗戰照片,並且錄製了很多極其珍貴的影像視頻。

多年來,這些震撼人心的歷史史料一直在美國國家檔案館裡保存著,少有人問津。

直至數月前,一些中國民間學者自籌資金,親赴美國國家檔案館,歷時兩個多月,才從中整理出了所有的影像資料。

這些資料包括兩萬三千餘張戰地照片和超過一百多個小時的原始影像記錄。《國家記憶》這本書即為其中首批五百餘張老照片的圖文結集。

在這裡我們可以看到無數真實的歷史細節:中國士兵在極為惡劣的環境中,使用著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的老舊重機槍;

美國顧問為一直穿著草鞋打仗的中國步兵分發帆布膠鞋;緬甸、印度少數民族游擊部隊與中美軍隊並肩作戰等等。

1945年,日本投降後,蔣介石在重慶街頭收到人民夾道歡迎。

1945年8月21日,湖南芷江,中國受降代表陸軍參謀長蕭毅肅向日軍投降代表今井武夫等訓話。

1946年1月23日,被營救的日本遣返人員。從日本海軍”ENOSHIMA”丸上被營救的日本遣返人員。

1945年9月5日,上海,中國人在購買小旗慶祝抗戰勝利。

1945年9月29日,上海附近無人看守的日軍戰俘營裡,等待船隻回國的日本戰俘在勞動。

1945年9月16日,日軍廣州受降儀式現場。

1945年8月21日,桂林,除了牆裡面什麼也沒有,日本撤退前徹底毀壞了這座城市。

1944年9月7日,雲南龍陵縣臘勐鄉松山,一名美軍士兵在給被俘虜的日本女子包紮,背後的兩名中國士兵在展示他們繳獲的日本軍旗。

 

1944年10月4日,血腥的騰衝之戰,躺在擔架上的中國傷兵。

1943年6月30日,中國某處美軍機場,一名美國兵和一名中國戰士並肩作戰。

1944年11月23日,李占宏(音)剛剛13歲,他已在部隊服役兩年,稚氣十足,面對鏡頭露出微笑。美軍通信兵Signal Corps/攝。

1944年左右,這位緊急救護隊的女學生在被炸毀的房屋廢墟上,豎起了紅十字會的標準 旗幟。

中國女戰士。照片大約拍攝於1944年左右。

1944年10月14日,一位年長的中國男人在滿目瘡痍的騰衝街頭停下來,向一名美軍軍士借火,點燃他的煙。美軍通信兵Signal Corps/攝。

 

1945年2月15日,在緬甸臘戍以北55英里處,第2炮兵連的一門155毫米榴彈炮陷入溪流,找來一台卡車拖拽。

1944年7月10日,士兵們帶上他們的寵物猴,放在為前線運輸武器給養的騾馬背上。

1945年8月8日,廣西南寧,一名標準團旗手站立在一座山頂上,身邊由一隊強壯的衛兵守護。勞埃德·瓊斯/攝。

中國湖南,國軍的機械化部隊。照片大約拍攝於1944年左右。

1945年9月28日,華南,宣傳隊作畫。

1944年7月15日,在沿列多公路某處的康復營地裡,史迪威將軍脫帽對著一群中國退伍軍人講話。

1944年3月31日,在緬甸北部的胡康河谷,一名美軍士兵彎下腰來給一名中國傷員點燃香菸。

1945年6月13日,廣西南寧,一群中國民工和中美士兵攜手將一架C-47型運輸機拖出一個充滿泥漿的炸彈坑,該機場剛剛從日軍手中奪取。

1944年10月11日,中國昆明,在中國的大壩機場,一名中國衛兵站立在一輛破舊的坦克殘骸上警戒放哨。格林伯格/攝。

1945年8月22日,中國昆明,日本投降後,美國用飛機向日占區人民拋撒的宣傳單。庫蘭特/攝。

1944年左右,美國士兵與一個展示中國服飾的模特。

1944年12月11日,緬甸巴莫,剩餘的頑固日軍正在遭受第三野戰炮營第九小組的轟擊。操作這些武器的正是受過美軍訓練的中國軍隊。

 

1944年12月16日,緬甸巴莫,被中國第三十八軍擊斃的日軍屍首。

1945年2月2日,中美車隊的卡車司機在駛出密支那時,向一位緬甸母親和她的孩子致敬。

1944年9月6日,威廉·H·皮克斯上校和少霖(音譯上尉,一起目送中國第五陸軍士兵登上昆明機場的飛機。

 

中國軍人繳獲的日軍國旗。照片大約拍攝於1944年左右。

在中國飛行員們參觀訪問朴卜羅(Pueblo)的那個上午,一名中國飛行員逗著一個印第安男孩對著鏡頭行美式軍禮。

1945年4月12日,緬甸臘戍附近,美軍第49野戰外科醫生享受著美妙的音樂娛樂。美軍通信兵Signal Corps/攝。

1944年5月6日,來自北達科他州的通信兵亞瑟·海吉用中國筷子吃他的美國乾糧,身旁的小孩李田右在教他使用筷子。

1945年3月15日,華盛頓的傑拉爾德·克瑞甘上尉以及弗吉尼亞州的霍華德·格里高裡上尉,與他們的中國朋友正一起從緬甸臘戍的廢墟走出來。美軍通信兵Signal Corps/攝。

1944年9月2日,中國軍隊第14 師42團隊列裡最年輕的士兵。他就是雲南人李樂貝,年僅12 歲,但是已經入伍一年。

槍枝從地下生長」出來。照片中的輕機槍到了裝配的最後階段。

防空洞

1945年5月8日。中國昆明,一位老者正在目光聚焦在在中國戰區的官方報紙葉中國燈籠上,頭條標題報道日本軍隊繼續威脅進攻中國腹地。旁邊的海報告訴人們德國已向盟軍投降。 

重慶的婚禮。一對美麗漂亮的新人的近鏡頭。

中國軍人在前線進食。

國仁新(音Yen Sehin)郊外的小山洞裡的人是躲避轟炸的市民,該城市於 1944年5月13日被日軍飛機轟炸。許多人因轟炸而無家可歸,燃燒彈從天而降,導致市區多數房屋起火燃燒。

戰爭遺孤福利基金。

1945年1月30日,中國童子軍搭建浮橋。

1945年7月22日,中國昆明,17歲的李文廣(音Lee Wen Kuang)腦海里和幻想中充滿了對軍旅生活的嚮往,他正在昆明郊外的村莊小學的課堂上背誦課文。

1944年10月14日,中國難民小女孩返回家園。

(黃埔軍校) ——中國的 「西點」。學員們步操穿過軍校的大門。

成都中央軍校——中國的 「西點」 。學員們跳下一座高橋。

轉自 老狼斯基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