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醫藥」的真實歷史與真實面目

文:生民無疆

占據當今世界「統治地位」的醫學,人們稱之為「西醫」。這是莫大的誤會。

我只談事實,不爭論。

一、「西醫」是一個杜撰出來的概念

歷史上,根本不存在什麼「西醫」。

你可能不信,那麼,請耐心慢慢看下面的文字。

大家都有這樣的經歷。進入西醫院,找醫生看病,醫生必然先開出一大堆的單子:驗血、驗尿、驗屎、彩超、核磁共振……

一系列的檢查做完了,醫生看完檢查報告,做出了結論,然後住院、打針、吃藥。

看起來,很科學,是吧?

可是,你想過沒有:假如,當你進入醫院的時候,恰好停電了,沒有一系列的檢查,醫生能給你診斷病情不?

答案是:不能!

原來,真正實現病情診斷的,是現代醫療設備—- 現代科技孕育出的醫療設備。

現代醫療設備,與「西醫」有啥關係?

你開汽車代步,即便你是賽車手,代表你能造汽車、你很科學嗎?

你用手機打電話、看新聞,代表你能造手機、知天下事、很科學嗎?

現代科技成果,各行各業都可以使用。「西醫」直接搬過來,用於診療,這沒有任何問題。

但是,如果把現代科技成果帖在「西醫」的臉上,那就太無知了,至少是太過分了。

依賴現代醫療設備來診斷病情,充分證明:歷史上,根本就不存在西醫。

 眾所周知,人類使用的歷史,才百把年。

請問,沒有電的時代,即150年前,西醫怎麼看病的?

如今的人們,一踏進醫院,少不了要驗血、驗尿、驗屎啥的。

這就是所謂的檢驗醫學,檢驗醫學的祖師爺,就是這麼個人。

也就是說,驗血、驗尿、驗屎的歷史,不過二三百年!

如果二三百前就有「西醫」,那麼,誰能告訴我:三百年前的1719年(清朝,康熙五十八年),西醫是如何診斷病情的?

二、「西藥」也是一個杜撰出來的概念

當今所謂的「西藥」,是現代生化技術的產物,基本是精細化工產品。精細化工行行業興起於20世紀初,到20世紀60至70年代才算成型。即便是按西方偽史,西方最早將化學知識用於製藥,也是15世紀以後的事情。那麼,15世紀以前,西藥在哪裡呢?

二三百年前的西歐,是不洗臉、不洗手、不洗澡、屎尿隨地拉、人畜屍體隨地扔的文盲社會。

二三百年前的西歐,死人的肉、活人的血,是包治百病的「內科」神藥。其實,真實的「人血饅頭」故事,發生在西歐,中國歷史上從未出現過。 

二三百年前的西歐,糖、蜂蜜,是治療槍傷、刀傷、跌打損傷的「外科」仙丹

二三百年前的西歐,瘟疫此起彼伏,從不間歇,一次性死個萬兒八千人是常態,死個十萬百萬也不新奇。

這是誰也不能否定的鐵的歷史真實。不知道真相的人可以隨便百度,想探個究竟的人可以找相關書籍、資料閱讀。

這就是二三百年前的西方世界的真實面貌。

誰能告訴我,1719年的時候,歐洲是用什麼藥學理論來指導製藥的?

三、工業醫學:人類等同於工業製品

所謂西醫,西醫之稱,是一個生造出來的西方中心論的概念而已。

「西醫」的歷史,吹破天,至多二百五十年。

西醫,是工業革命的產物,是將維修工業製品的思想,照搬過來用於為人治病,因此,所謂西醫,準確的名稱,應該是:工業醫學,而不是人類醫學。

西醫的所作所為,具有典型的「工業化」特徵。

在西醫的眼裡,人就是一輛汽車,一架飛機,一部手機,或者其他任何工業製品。

在西醫看來,人與汽車一樣,是由油箱、發動機、輪胎等等組裝在一起而形成的。

西醫的任務與4S店一樣,就是負責維修人的五臟六腑、四肢五官,如同維修汽車上的一個零部件;如果修不好,那就統統更換;如果找不到配件,就割了扔掉,沒有頂棚蓋的汽車,照樣可以跑嘛。

割扁桃體、割闌尾,如此等等的刀工,是西醫的家常便飯。

問題是,人,畢竟不是汽車。比如奔馳車,是從生產線上下來的,同批次的車,數以萬計,彼此間的零部件是可以互換的。而且,奔馳車廠,還為這一批次的車,準備了大量的零部件,投放到了維修點。即便如此,所有的奔馳車主都知道,原裝車更靠譜。所以,前些時候,出了個坐在引擎蓋上哭的姑娘。

人不是流水線上出來的,而是天然的產物。即便是雙胞胎,出生時的體重都不同,更別說其它。也就是說,每一個人都是舉世無雙的特產。

用工業化的理論和方法給人類治病,顯然是有很大問題的。

更糟糕的是,在西醫看來,奔馳車、寶馬車、豐田車、通用車,都是車,和白種人、黃種人、黑種人都是人一樣,都可以用一個套路來對付。只要是2.0排量的發動機,都可以互換,和A型血、心肝脾肺腎可以互換一樣。

誰能告訴我:人體上的零件真的可以割了扔掉嗎?人體上的零件真的可以實現標準化的互換嗎?

四、工業藥學:無差別的標準化製藥

所謂西藥,更是工業化的產物了。

在西醫看來,藥品,就是汽車上的汽油、潤滑劑之類通用產品。只要一種汽油經過多個汽車廠試用合格後,就可以推廣使用了。

大家都會有這樣的經歷:找西醫看病,西醫一量血壓:呀,你是高血壓。一系列的這檢查那檢查之後,給你開若干瓶的藥。

用價值千萬元的設備進行檢查,真的很科學嗎?

不知你是否想過:第一,醫生憑什麼說你的血壓高?第二,醫生憑什麼讓你與無數人吃同一種藥—-批量生產出來的藥?

 在西醫看來,世界上有一個「標準人」:標準的身高、體重、血壓、心、肝、脾、肺、胃,包括身上的毛髮,都是標準的。

因為你的血壓與「標準人」的不一樣,所以,你就是高血壓,或者低血壓。

可是,世界上有標準人嗎?即便是雙胞胎,也不可能完全一樣啊! 所以,中醫從不搞一刀切,看病時,因人對症下藥,一個人一個方子。

但是,西醫硬是根據標準人假設,搞出了標準的藥。無論你是男人還是女人,是胖還是瘦,是高還是矮,統統吃標準藥。

通俗地說,無論是誰餓了、渴了,統統按照標準人給飯吃、給水喝,結果是撐死脹死,還是餓死渴死,各安天命。

照搬工業領域的高低溫試驗、振動試驗之類,西藥也搞各種試驗。奇妙的是,西醫藥是用小白鼠試驗出來的。難道人是畜生?老鼠能在狗屎堆、死屍堆裡活得好好的,人能行嗎?

號稱「高大上」的是「雙盲實驗」。說起來,似乎一切都是很科學的:技術先進、過程嚴謹、質量可控、環保達標、藥效顯著,總之,皆大歡喜。

人畢竟不是工業製品,而是一種動物。任何藥,都會如同食物,被轉化為能量,進入到人的五臟六腑、血液和骨髓,在幾年後,幾十年後,甚至歷經幾代人後,才顯現出對人體的不良影響。

西藥中,這類例子不勝枚舉。當年,四環素,便是以科學的名義,讓一代人成了小白鼠—-四環素牙;當前,泛濫的激素藥,使許多人喪失了基本免疫力,使許多人成了「過敏體質」。

西藥的最大的特點,就是不斷地更新換代。 天天有高大上的新藥特藥,替代曾經高大上的新藥特藥而事實上問題百出的舊藥。幾年後,又有高大上的新藥特藥,替代今天的高大上而事實上問題百出的新藥特藥。     

誰能告訴我:如果「雙盲試驗」真的很科學,那麼,為什麼還總是會有副作用呢?為什麼還要不斷地更新換代呢?

在無數的藥品中,某種藥的副作用,是否會傳給子孫後代? 小白鼠實驗、臨床實驗、雙盲實驗,可曾有哪一種藥,深入到了生兒育女、涉及兩、三代人的實驗?

五、令人恐怖的「科學治療」

如今的人們,最怕聽到這兩個字:癌症

癌症是什麼?

答案是:不知道!(很科學,很嚴謹,實事求是!)

不知道敵人是誰,這仗怎麼打?

病因都不知道,顯然是沒法治療的。

但是,西醫不僅敢打仗,敢治療,而且建立了一整套科學理論、戰略戰術,並且大獲全勝。主要表現在:

第一,看起來很科學;

第二,經濟效益極其豐厚!

—-儘管幾十年過去了,無數癌症患者在醫院死去,但是至今不知道敵人是誰。

代表科學的現代科技成果—-無數的、前赴後繼的診斷儀器設備,進入了醫院,琳琅滿目啊!

按理說,不知道誰是敵人,即便是擁有從望遠鏡到衛星監測的手段,又有何用?

這絲毫不妨礙西醫的科學診斷。

診斷出來了—-發現了敵人(敵人長啥樣、是誰?不知道,反正發現了),開始進入治療了。

治療手段多多,開刀,放療、化療。

開刀,即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走一個。因為不知道誰是敵人,所以,只要看到哪一個方向的人群長相或者穿戴打扮有點古怪,就全部斬殺。

 —-當然,這只是一種美好的願望,因為,大多數癌症患者,經過手術切除後,儘管生命垂危,癌細胞依然活得很好—-嗯,叫做擴散了。

放療、化療,當然是最厲害、最簡單的殺敵手段—-一陣毒氣放出去,殺光一切生命!好人都死光了,敵人自然也消滅了。

—-當然,這只是一種美好的願望,因為,大多數癌症患者,經過放療化療後,儘管生命垂危,癌細胞依然活得很好—-嗯,也叫做擴散了。

在沒有找到敵人之前便開槍,一般情況下,被打死的不是敵人,而是友軍。如果有敵人被打死,那是敵人命不好,正好撞到槍口上了。

當然,僅僅屠殺,不代表科學性。

還得用藥啊!

儘管不知道癌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但是,抗癌藥照樣出來了。

儘管不知道誰是敵人,但是,通過小白鼠,竟然搞出來了千把種藥品!

科學的基本要求,不是「對症下藥」麼?病因都不知道,如何下藥的呢?

這,只能問蒼天了。

在不知道癌細胞是什麼東西的情況下,如果癌細胞被藥物抑制住了,那麼,很有可能,正好撞到了過敏體質的癌細胞。

說點過去的、曾經的一個「癌症」。

原來啊,如今的白血病,過去也被「癌症」,叫做「血癌」。

不知道,如今關於癌症、癌細胞之類的一系列成果,治療手段、藥物,是否適用於白血病?

不知當今所謂的這癌、那癌,過些年,會不會改名換姓,不再叫「癌」?

如今,癌症,是一個巨大的科學產業—-對於患者來說,除了「科學」二字,一無所有的產業。

君不見,只要是被診斷為「癌症」的人,基本是走著進去,橫著出來,人財兩空。

儘管如此,依然是「科學」。

六、循環經濟

啥叫循環經濟?就是在一個系統內部,通過自身的資源循環利用,保持經濟的持續發展。

不知何时,屁股针销声匿迹

西醫藥,就做到了這一點:科學的舊藥弄出一批新病人後,退出市場;隨即,科學的新藥進入市場,醫治這一批病人。如此,完成一次經濟循環。

以西醫藥創造的四環素牙為例吧。

你進入醫院看病,一口好好的牙齒,被西醫弄成了四環素牙,有點傷心吧?

不過,你也不用驚慌,因為,西醫藥很科學,已經搞出了專門治療四環素牙的新技術、新藥品。

瞧,在治療四環素牙的過程中,新論文、新成果、新的專家教授誕生,於是,一個新的醫療產業又誕生了。

曾經的「四環素牙患者」聞此福音,奔走相告,為西醫藥的科學性慷慨解囊。

你花錢讓自己成為四環素牙,再花錢把自己的四環素牙治好, 但不知又會弄出一個什麼毛病來。

很多時候,一旦進入西醫院了,便再也離不開了。需要舉例嗎?自己觀察周邊吧。

西醫藥一輪又一輪地割韭菜,這就叫做循環經濟。(寫到這兒的時候,恰好看到這樣一個視頻《美國人曝美國醫療黑幕:醫藥行業致力於維持疾病和控制症狀,而不是治病救人。若真把病治好了,就賺不到錢了》:http://t.cn/EJrTQHn)

在科學的指導下,你情我願、願打願挨,循環往復地收錢與交錢,這就是醫療產業、健康產業, 嗯,又叫做GDP。

七、掠奪中醫藥成果的「廢醫存藥」鬧劇

神農嘗百草、播五穀。中醫藥是與中華民族定居農業的歷史同時誕生的,其理論與實踐的歷史,至少有五千年。

基於千百年的人類體驗,我們選擇了大米、小麥為主糧。

基於千百年的人類體驗,我們選擇瞭望聞問切、針石百草為醫藥。

中國歷史上,從未出現過大規模的瘟疫;中國歷史上,看病一直很便宜。中華民族生存繁衍的歷史證明,我們的農業與醫藥,都是可靠的,先進的。       

中醫藥作為中華民族的守護神,保佑我們發展為十多億人口的偉大民族。

有些人開口閉口這實驗、那實驗,有什麼實驗,比中華民族五千年發展史,更具科學價值?

與中醫藥相比,西醫藥遠未成熟。

近些年,正在上演一場以掠奪中醫藥成果為目的的「廢醫存藥」鬧劇。

某些人不遺餘力地顛倒黑白,惡毒醜化、妖魔化中醫藥。

非常有趣的是,一些活動能量極大、且最堅定的反中醫者,他們承認:中醫藥,確實是有效的,能治病的。

方舟子之流的「廢醫存藥」、廢醫驗藥」之說,邪乎到了反智商的程度。

 啥意思呢?意思是:

 1、中醫診斷後,讓患者服用中藥,確實有效;

 2、但是,中醫藥理論和診治方法,都不科學;

 3、所以,必須廢止中醫,保留中藥;

 4、只有將中藥交給西醫統治了,中藥才科學了

 瞧這邏輯

 1、你造出來的飛機確實不錯,實用效果良好;

 2、但是,你的飛機設計製造的理論及工藝,包括整個飛機製造廠,都不科學;

 3、所以,必須廢止你的飛機設計製造的理論、關閉飛機製造廠;

 4、只有將這架飛機、飛機製造廠白送給我,你的飛機才科學,我用這飛機製造廠造的飛機才是科學的。

夠邪乎的吧!

顯而易見,他們反對中醫,則是別有企圖,目的很明確:在消滅中醫的同時,霸占中華醫學五千年的成果。

其本質就是:以科學的名義,搶錢搶財產。

在這些人那裡,所謂「科學」,就是他們隨心所欲的工具:流氓、無賴。

八、一點體會     

  1、當今所謂的西醫藥,是工業時代的產物。

所謂西醫藥學,僅是企圖依託現代物理、化學和生物技術,以工業化的手段,創立一門新的醫藥學的嘗試。

西醫藥學的歷史,至多百餘年。

西醫藥近百年來的發展史,就是一個試錯史。 西醫,距離成熟,還遙遠得很!

毫不誇張地說,目前,西醫藥尚處於「神農嘗百草」階段。—-這就是某些人高喊中醫藥「廢醫存藥」的背景。

西醫藥的出路,是改弦易轍,以中醫藥的天人觀為指導。如果繼續把人當機器,把器官當零件,西醫藥只能是死路一條。

    、科學的目的是:探索一條人與自然和諧共處,同時讓人類生活得更好的道路。中醫藥,正是如此。

有人說,中醫是傳統醫學;有人甚至說,中醫是原始醫學。因為中醫沒有與「現代」二字掛鈎,所以,中醫是落後的。

這,是一種極端的反科學的思維。

幾千年前,人類便以大米、小麥為主糧。某些人是否應該拋棄大米小麥?

最傳統、最原始的,莫過於人類自身的肉體,該當如何?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