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位知名互聯網博主,我居然中了殺豬盤。

 

@兔撕雞大老爺:作為一位知名互聯網博主,我居然中了殺豬盤

故事是醬紫開始的,昨天我在 soul 刷廣場,看到有人喊打麻將,我大為震撼,說了一句我可以,馬上就被妹子私信要走了我微信,聊天過程中我以為這妹子是 ghs 的特殊職業,啥 「去年剛來的,東莞去了一趟」,還有點像酒推,老夫明確表示了拒絕,掛掉了兩次來電,我強大的內心只裝得下麻將。

妹子看我不接電話,補了一句:「真的是打麻將,我從來不騙人,放心。」

天真如我,竟然放下懷疑跑去洗澡了,還很娘的打上了護發素。

出發前,我瞅了一眼妹子的 soul、微信照片,竟然就不是同一個人,我有億點驚訝,但那一刻我的內心只有麻將。

等我到了場地樓下,發現妹子跟兩種照片都不一樣,可以說毫無半點血緣關系,已經不是 ps 事故了,是詐騙,但我真的很想打麻將。

妹子 20 多歲,帶的兩位大媽都在 40 歲左右,三個人都是我不可能起色心的長相,我以為這是一場牌技上的純粹較量,會很單純而快樂,然而我錯了。

我就是一顆韭菜。

本來在網上約定的軟胡 30 / 硬胡 60,因為我形象好氣質佳,被對面大媽提高到了 50/100,剛打一下子,兩個大媽又要加倍還加 「漂」,加 「漂」 的意思是她們贏或者輸了,得多收 / 出 100 塊錢籌碼,最終單場輸贏大小翻了五倍,飈升至軟 200 / 硬 300。

來都來了,我就被割了。

她們定的規矩是無花上海敲麻:可以碰不能吃只能自摸,胡牌難度就很高,然而這兩位大媽胡牌特別快,兩小時讓我輸了 6550 塊,約每 2 分鐘我就要輸出去 100,每 4 分鐘兩位大媽鐵定胡上一把,跟我沒有半點關系,搞的我有點懷疑智商了。

就像抖 y 裡科普的那樣,她們似乎有一些獨門話術和肢體暗號,很快就能碰到想要的牌,我輸掉 2000 後感覺到不對勁了,在想能不能憑智商扳回來一點,立刻開溜。

但是我高估了自己的智商,低估了老千們的聯動技術和浮誇手速。很快輸到 3000,我怒了,既然遇到老千,那幹脆送她們到違法的大道上簽地為牢好了。

妙 啊!

我曾聽說,法律規定以盈利為目的聚眾賭博漁利達 5000 以上的,可以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我只好輸到了 6550 這個數上。現金 850(我天真的以為只是場衞生麻將)+ 轉賬 5700(微信轉賬 5000+✓好做報案材料)

完美收工,我妥妥的成了一顆更大的韭菜。

既然我從各種現場細節上,都認定她們是一群詐騙慣犯,那位小老千肯定偽造過了很多個身份,回到家後,我打開 soul 搜了一下,她用同一篇文案,發了兩個賬號,都配上了不同妹子的照片,好讓一些不同色號的 lsp 上當受騙,後續在言語中用 「東莞」 等激情詞匯,讓 lsp 遐想萬分,增強去打牌的活潑意願。

WTF,綠茶祖師娘。

當我告訴小老千我要報警時,這兩個不同身份賬號下的相同文案直接消失了,賬號註冊時間都極新,是非常明顯的殺豬盤。

fine,我繼續做技術拆解。

她的 soul id 叫劉小姐,pyq 稱自己叫王亞麗,行動電話號號主是個叫黃定宇的男人,支富寶驗證名是何 * 香,nice,竟沒有一處是真實的資訊…

OK,殺豬用的手術刀。

如果沒有太多反常的點,我也不會去報警,願賭服輸那點脾氣我還是有的。

我這個一年多沒打上麻將內心裡只想競技一場的純粹男子,上當受騙後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失望和憤怒!
我這個沒起色心,只是想娛樂一下,玩玩衞生麻將的奇男子,竟然被當豬了!!!

錢數大小真還好,主要是被殺豬了好氣喔。

好氣喔!好氣喔!好氣喔喔喔喔!

更氣的是,在法理上不認為麻將存在殺豬局,有很多那種只是技遜一籌卻想要靠報警搏回賭資的賭徒,以及釣魚執法者,就很難定案,因此一般會劃歸為賭博罪,報案人與被告人同罪,受到相同的懲罰。

同學們,法考知識點來了!

就算報警,整個賭資也是要被罰沒掉的,哪怕是被人合夥騙走滴。還會按情節處以 500 元罰款、行政拘留、勞動改造等等類型的處罰,畢竟,賭博本來就不是啥好行為,報案人在案件處罰階段還會背上案底,貼上 「賭博罪」 的羞恥印記。

所以老千才敢一直禍害別人,誘導別人一步步多輸錢,普羅大眾們卻都不敢報案。

只有我這種燒腦殼的才敢不妥協。

我毅然決定報案,背上一個案底做教訓,以後不打麻將了,也要把細節過程好好寫下來,警示網友們,就當是花重金做了一筆反詐反賭博宣傳,給反詐陳警官下跪啦!

希望我的悲劇,能夠令各位愉快的記住:

不要跟陌生人打麻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來源  兔撕雞大老爺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