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主義:美國黑人的致命毒藥

黑人

文:陳興傑  

一條流傳頗廣的謠言,在自媒體傳得很熱。標題是「加州高票通過向黑人賠款法,賠償額預計達14萬億美元」。

對數字有概念的人知道,14萬億美元是多驚人的數字,它相當於美國GDP的三分之二——如果是真,這將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巨額的賠償。

2020年8月29日,美國加州確以高票(33票贊成,3票反對)通過一項名為《非洲裔美國人賠償法案》(African American Reparation Bill)的法案,並等待州長簽字生效。

新聞經常提的巨額賠償,則是黑人億萬富豪Robert johson 的提議。這哥們談到這個話題,張口就來:該給黑人每人賠35萬美元。以美國4000萬黑人計算,大約是14萬億美元…

事實上,Robert johson 說出這話,絕大多數美國人也是嗤之以鼻。

因為,很多道理根本講不通:賠償基於美國奴隸制「原罪」,但很多黑人並非奴隸的後代,比如奧巴馬的父親;加州的財政憑什麼補貼給全美黑人;加州是以「自由州」身份加入美國,它沒有蓄奴州的歷史,憑什麼要補貼,等等。

許多中文自媒體將這兩個話題裁剪拼貼,捏造出「加州通過賠償法案,金額高達14萬億美元」的假新聞,進而讓人產生「加州已瘋」的認識。可能是不專業,也可能是有意為之,迎合一些讀者「暗爽」的心理。對嚴肅的讀者而言,這種心理只會讓人迷失心智。

話說回來,新聞雖假,美國社會給予黑人福利和特權,早已是常識。

在美國公共輿論,你說「白人」如何,沒有問題;一旦你說「黑人」,可能惹來麻煩——正確的說法是「非洲裔美國人」。黑人之間罵Nigger沒關係,一旦白人說出口,不只名譽掃地,還可能有牢獄之災。

最近,美國南加州大學傳播學教授帕頓,因在網絡上課介紹中文「那個」一詞,連說「那個、那個、那個」,就被學生舉報了。在美國,「種族歧視」特指對少數族裔(尤其黑人)的歧視。這本身是一種話語特權。

和話語特權相比,黑人還享有更多實實在在的好處。

最近美國一位黑人歷史學者克拉格承認,她其實是一名猶太白人,只是膚色較深,年輕起假冒黑人,後來成了黑人學者。黑人學生在成長路上能獲得諸多照顧:更多錄取名額,更高額獎學金,更快的升遷速度。在強調政治正確的美國大學,這樣的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

在體育、文化和娛樂領域,黑人受優待已是潛規則。其他方面福利,比如食物券、住房貸款傾斜、免除學生貸款、工作技能培訓,雖然不是只向黑人開放,但黑人確是主要的享受群體。占美國人口不到12%的黑人,領食品券的比例超過25%;黑人學生的平均貸款數額,是白人學生的四五倍。

這次加州議會提出給黑人更多補助優惠,不是心血來潮,而是「優待黑人」傳統的發作。後續如何推行,有待觀察——不管怎樣,都不可能是14萬億美元的天價賠償。

美國黑人為何貧窮?有人討論種族素質,也有人說文化原因。加州「黑人賠償法案」,對這問題給出的答案,比較簡單粗暴:歷史原因。北美是「奴隸貿易」的一環,許多黑人是當年奴隸的後代;美國南方施行近百年蓄奴制度,1960年代平權運動之前,美國很多地方施行種族隔離制度,黑人在工作和生活等方面受歧視。

因此,很多支持「黑人賠償法案」的人,都把該法案視為「贖罪」之舉。想要改善當下黑人的處境,先把歷史的欠賬還上。但這種思維方式是有問題的。

幾百年前的歷史不會自動成為當下負擔。歐洲白人(東歐人)被阿拉伯人擄掠為奴,數量也很多,現在誰還在追究?早期的意大利人、愛爾蘭人漂泊到美國,狀況比黑人還差,如今誰認為他們低人一等?華人在美國歷史進程中受到的歧視和屈辱性對待,遠過於黑人,如今卻是美國較富裕的族群。

細看黑人族群的歷史,也並非一直不堪。黑人在歷史上有過相當不錯的光景。二戰期間大量黑人入伍或參加工作,社會地位極大提高。 1950年代,黑人工作參與率和白人相當。到1970年代,南方以外的黑人收入水平,基本接近白人,如果夫妻雙方參加工作,黑人夫妻的收入甚至高於白人夫妻。 (來自托馬斯·索韋爾《美國種族簡史》)

1970年代的曼哈頓,來自西印度群島的黑人擅長經商,他們佔曼哈頓黑人10%人口,擁有20%的黑人企業,收入甚至高於白人群體,他們的失業率也低於全國平均數。黑人的商業才能和工作能力,不像很多人想的那樣糟糕。

20世紀六七十年代的黑人,經濟地位總體不如白人,卻不算懸殊。當時的黑人單親母親率為25%,比白人的5%高不少,但總算多數黑人孩子,是有完整家庭的。時至今日,近八成黑人孩子出身在單親家庭。占美國人口11.3%的黑人,佔囚犯總數近一半,超過貧困人口的一半,犯罪團伙的一半以上。

黑人不僅經濟全面落後,家庭趨近瓦解,社會評價也低。為什麼會這樣?正是民主黨不斷爭取,黑人們孜孜以求的特權與福利,讓他們急速下墜。

比如最低工資法。由於歷史和文化因素,黑人在勞動市場的競爭力較弱,沒有最低工資法時,他們工資雖低,也長期有工作。黑人在一個多世紀裡,不斷追趕,經濟水平接近其他族群。看似溫柔的最低工資法,卻讓底層黑人找不到工作。靠食物券和救濟金生存,這毀掉了黑人社區不多的勤勉進取文化,懶惰和寄生的惡習蔓延。

1960年代,林登·約翰遜總統提出「偉大社會」計劃,面向貧困人口的福利不斷提升,工作變得不再重要。黑人貧困率在下降,靠福利為生的失業黑人卻不斷上升。政府接管養育孩子的責任,給予單親女性的補貼不斷增加。婚姻和家庭的重要性降低。大量單親家庭孩子湧現,他們沒受過良好教育,犯罪率高企,黑人社區的狀況每況愈下。

黑人並非天生劣等種族,只是他們的文化傳統,太缺少鼓勵財富積累的因素。民主黨人的憐憫眼光,使得很多黑人將自身不幸歸結為種族的歷史。對黑人的特權和照顧,沒有緩解種族隔閡,反而帶來普遍的憤懣。黑人在社會中的真實評價在降低。黑人不斷索取特權,遲早遭受反噬——「黑命貴」運動中,這種抵制正變得自覺起來。

福利主義是帶著甜味的毒藥。它給少數黑人上層攀登的通道,卻堵塞絕大多數黑人的謀生之路。它摧毀美國黑人的家庭,否定他們的自尊,將他們變成時時需要照顧的可憐人。這種照顧沒有實質改變黑人景況,反而使他們養成指責和索取的習慣。懶惰、任性、胡作非為,成為黑人身上的標籤。

加州《黑人賠償法案》是黑人福利主義的延續,它不是幫助黑人,而是把他們繼續往泥潭里推。

  來源    菁城子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