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经斯基:一个政党的真正开创者,少有的正常死亡人

文:胡錦成 

北京石駙馬大街後宅胡同35號,一周前剛剛搬進來一個五口之家,戶主和大他五歲的老婆趙紉蘭還有三個孩子,十一歲的葆華和他的兩個妹妹九歲的星華和一歲的炎華。

戶主的名字叫李大釗


原後宅胡同35號,現文華胡同24號李大釗故居

此時31歲的李大釗是北大圖書館的主任,但還不是教授,教授是於四個月以後的7月8日任命的。

因為這段時間沒有教學任務,所以李主任比較閑,他又是一個閑不住的人,於是一個月前,他在北京景山東街2號搞了一個「書屋」,書屋的名字叫「亢慕義齋」。

「亢慕義」,德文Kommunismus,「共產主義」的意思。

兩天前,俄語系的兩位外教,鮑立文和伊萬,被他邀去他的那書屋給一群年輕人講俄國發生的新鮮事,講座結束後,二人偷偷地告訴他俄國派出了一個代表團,一周前已經從哈巴羅夫斯克過境,現在從哈爾濱乘坐滿鐵轉運奉天驛(沉陽站)已經到了天津,在那裡再逗留一下,預計兩三天內就會到達北京了。

得知這個消息,李大釗很是興奮,他所了解的俄國革命,都是來自於日本的報紙或地下傳抄的資料上的,究竟有多少是真實可靠的,他也心裡沒數,現在有一個原狀正版的俄國代表團來了,他能不高興麼?


北大百年前為高級員工配備的電話

正在這麼想著,書房裡那部黑色手搖的電話機嚮了,他拿起來,是鮑立文用生硬的漢語打來的,他說,代表團到了。

李大釗剛放下電話,小院大門上的門環已經被扣嚮。

「李先生在家麼?」這是伊萬聲音。

李大釗急忙跑出去開門,迎進來一行七個人,除伊萬以外,還有四男二女。

伊萬指著走在前面的一對年輕男女說,這是代表團的團長維經斯基先生和他的夫人庫茲涅佐娃。他又指了一個華人糢樣的中年人說,這是維經斯基的助手和翻譯俄籍華人楊明齋先生。然後他又介紹了另一對中年男女,道,這是馬馬耶夫先生及其夫人薩赫揚諾娃,再後他又指著另外一位洋人說,這是斯諾揚諾維奇先生。

維經斯基用英語向李大釗說了一聲「哈羅」,然後他又說,「你可以叫我吳廷康」。

「吳廷康?你就是吳廷康?我常看到你關於中國的文章,真是見識深刻老道,我還以為是一個老夫子呢,沒想到這麼年輕,沒有25歲吧?」

「哈哈,哪裡還年輕喲,今天是4月17日吧,說來也巧,今天是我的生日,正正好好27周歲了。」

「不對呀,今天是29號,哦,瞧瞧我這腦子,您說的一定是俄历,今天確實應該是俄历4月17日,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是啊,這個生日太有意義了」。眾人附合道。

「走,到全聚德,我給各位接風洗塵。」

維經斯基夫婦與楊明齋是一個月前由共產國際遠東局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分局外國處派遣出來的,他從符拉迪沃斯托克出發,先到了布拉戈維申斯克,也就是海蘭泡,從那裡過境不成,又折回到了哈巴羅夫斯克,也就是伯力,從伯力沿江而上到了哈爾濱。在哈爾濱與先期到這裡的馬馬耶夫和斯諾揚諾維奇會回,再入關經天津到了北京。

維經斯基雖然很年輕,但卻是一個老革命。

俄历1893年4月17日,他出生於俄國出生於沙俄統治下的維捷布斯克省涅維爾一個猶太裔木材場管理員家庭。

呵呵,又是一個猶太人(見《尼克爾斯基:一個出現在「一大」會場上的最神祕的外國人》《鮑羅庭:死於勞改營裡的國共兩黨幕後操盤手》)。

1913年,他移居美國半工半讀。 1915年加人美國社會黨。俄國十月革命勝利後,回到俄國,立即加人俄共(布)。

1919年5月,他在海參崴被白軍俘虜,流放庫頁島。 1920年1月到共產國際遠東書記處工作,同年4月作為共產國際的代表來華。

在為維經斯基接風後的二天,李大釗把這一行人請到了北大圖書館的紅樓。

在紅樓,一行人就建黨問題進行了深入的探討與協商,最後,李介紹維經斯基去上海找陳獨秀。

走前,李大釗把斯諾揚諾維奇留了下來。

5月初,維經斯基等人到了上海,在會晤了陳獨秀之後,他開始籌備成立一個社會主義青年團。

1920年8月17日,維經斯基從上海給俄共(布)中央西伯利亞局東方民族處寫了一封信,他在信中說:「我們對最近工作的展望是,希望在這個月內把各種革命學生團體組織起來,建立一個總的社會主義青年團。……要派代表參加我們的革命,以此對學生運動施加積極影嚮,並引導他們到工人和士兵中間去做有效革命工作」。

1920年8月22日,社會主義青年團成立。劉少奇、任弼時、蕭勁光等人成為第一批團員。

不久,維經斯基在上海又成立了一個外國語學社,在這個外語學社裡,楊明齋,維經斯基和夫人庫茲涅佐娃、王元齡教俄語,李達教日語,李漢俊教法語,袁振英教英語。一年以後的9月,學俄語的劉任等人就被送到了莫斯科繼續深造。


外國語學社

後來的五大書記裡有兩位都是這個俄語班裡出來的。

1920年9月28日,上海的《民國日報》上還刊登了該學社的招生廣告。但主要學員還是那批青年團的團員,所學的外語主要還是俄語。

1920年11月中下旬,維經斯基根據陳獨秀的建議,在上海會見了孫中山,同他進行長達兩個小時的座談。

在幫助「南陳北李」建立了若幹的小組之後,維金斯基於次年的春天回到了俄羅斯的遠東,在共產國際的遠東局工作,接替他來華的就是馬林(見《馬林:一個由俄國人派來建黨的荷蘭人,他的故事令人唏噓》)和尼克爾斯基。

中共成立以後,維經斯基參加了中共的第四、五次代表大會以及1924年5月、1925年10月和1926年7月的中共中央全會。

1926年,他來到中國任共產國際遠東局駐上海代表。曾參與制定共產國際早期有關中國共產黨和中國革命問題的重要文件。 1927年6月回國,任全俄農業合作社園藝中心副主席。

1929年以後,他從事教育工作。 1932-1934年任紅色工會國際太平洋書記處書記。後在蘇聯科學院和莫斯科東方研究所從事研究和教育工作。寫過大量有關中國問題的文章。 1953年6月11日卒於莫斯科。

相比其它國際代表,維經斯基死在了斯大林之後,雖然只享年60歲,但不是被清洗倒的,這應該說是很幸運的。幸運的原因是他一直是斯大林的忠實擁戴者,而斯大林也想借他與中共搞好已經出現裂痕的關系。

斯大林死了三個月以後他也病死了,他應該算是會生也會死的人了。

 

來源    花月滿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