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債的母親,討債的兒子:婚姻的「 金鎖」

還債的母親,討債的兒子:婚姻的「 金鎖」
文:深涵

這個世上只有一種病,那就是窮病,這種病沒法治。 

記者:「 大爺,您對於現在男孩子結婚娶媳婦,要給高昂的彩禮一事,怎麼看?」

大爺:「 我認為很合理,畢竟女方父母把女兒養這麼大不容易,除了彩禮之外,房車也是必不可少的結婚硬性條件,當然了,男方家裡要是條件還可以的話,最好再給女方的父親送個汽車,因為岳父年齡大了,走路騎電瓶車,都很不安全。」

記者:「 那大爺您有幾個兒子呢?」

大爺:「 我只有兩個女兒,沒有兒子。」

還債的母親,討債的兒子:婚姻的「 金鎖」

記者:「 大娘,您家剛過門的兒媳婦,你覺得咋樣?」

大娘:「 別提了,一塌糊塗,好吃懶做不說,不工作不掙錢還不干家務,花錢如流水,我兒子那點工資,都不夠她花的,這兒媳婦娶得,把我兒子都快折騰死了。」

記者:「 大娘,那您女兒嫁的怎麼樣呢?」

大娘:「 我女兒嫁的好啊,我那女婿特別疼人,我閨女在婆婆家甚麼事都不用做,每天睡到中午才起,也不上班,下午逛街晚上遛狗,孩子也不用她帶,十指不沾陽春水,家務活都是她婆婆幹,我女婿每個月發了工資都全部上繳給我女兒管,她在婆家呀,別提有多幸福哩。」

記者:「 大娘,您真有福氣。」

還債的母親,討債的兒子:婚姻的「 金鎖」

河南洛陽奧林匹克中心項目工地上,一個婦人佝僂著身軀,正在給鋼筋綁鐵絲。

她就是阿里阿依木,老家四川,55歲的樸實農村女人。

大兒子31歲,小兒子28歲,兩個兒子都結婚了。

結婚的代價,是欠下65萬的外債。

「 累啊,為了孩子,給他們還債,沒辦法。」

還債的母親,討債的兒子:婚姻的「 金鎖」

山東淄博的熱鬧大街上,來自河北邯鄲的孔大叔正在做氣球玩偶。

孔大叔一小時能做20個玩偶,年收入大約10萬元。

這門手藝,他做了整整28年,幾乎錯過了每一年春節和家人團聚的時光。

但也掙到了錢買車買房,兒子結婚一次性拿了65萬。

還債的母親,討債的兒子:婚姻的「 金鎖」

今天的年輕人,可能工作10年,都攢不下來65萬,二三十歲的年輕人扛不住這巨大的經濟壓力,然後壓力一股腦的砸在了年邁的父母身上。

55歲的母親,65歲的父親,他們還能幹幾年?還能替兒子還多少債?

中國的孩子,總是虧欠他們的父母太多。

買房買車、湊錢首付、借錢給彩禮、替兒子扛債娶媳婦,似乎都成了當下社會裡,「 理所應當」的事情。

母親總會老去,兒子總要變成老子。

「 金鎖」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何時才是個頭?

即便是三四線小城市,結個婚,沒個幾十萬都是搞不定的。

房子首付要湊幾十萬,車子要十幾萬,彩禮要十萬,三金、酒席、婚紗攝影、婚車禮炮,前後張羅下來,又要花去十萬。

辦婚禮的時候,熱熱鬧鬧,婚禮辦完了,一貧如洗。

兒子要是不爭氣的話,房貸車貸還得父母來還,「 婚債」還得父母來還,沒準孫子的尿不濕和奶粉錢,還得爺爺奶奶掏錢。

富人家隨意挑兒媳婦,強調「 門當戶對」;窮人家花錢「 買賣媳婦」,側重「 物質匹配」。

現實如此,金錢至上,情感淡薄。

自由戀愛的是這樣,相親大會還是如此。

沒有人在意什麼靈魂契合長夜相守,男男女女更是把婚姻當成了一樁買賣。

男的圖女方臉蛋漂亮身材性感,女的圖男方房車在手多財多金。

然後婚姻的一切成本,又全都轉嫁到了父母的頭上。

「 誰讓你生兩個兒子呢?」

過去十年裡,離婚率每年都創下新高。

婚姻的成本越來越昂貴,夫妻的感情越來越廉價。

貧窮是罪,娶妻嫁人,都是不幸。

還債的母親,討債的兒子:婚姻的「 金鎖」

反過來思考一下,兒子討債來了,父母把債都還了。

然後呢?

65萬的「 婚債」就像是一根刺,橫亙在這個新組合的家庭成員之間。

父母年邁,總會老去,總有乾不動的那一天,兒子不爭氣,月薪三千五花錢一萬五。

我看過太多的年輕人,基本就是個「 廢物」,自己都養活不起,還結婚生子光榮啃老。

女孩子也是眼瞎,光看見婚禮當天的無限風光,眼前的男人不上進不努力不具備掙錢的能力,指望公婆養活你們一輩子嗎?

還債的母親,討債的兒子:婚姻的「 金鎖」

村里的許多「 老表」們,舉債結婚,月薪五千,抽華子,嚼檳榔,0首付高低也要弄個十幾萬的合資車,兜比臉都乾淨,打麻將扎金花玩牛牛一晚上輸個千兒八百,「 小錢,小賭怡情,娛樂一下而已。」

「 這破車不行,明年讓我老頭湊點錢,至少也要買個A4。」

古時,生子當如孫仲謀。

今日,回頭全是討債兒。

 

來源      深一涵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