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我們都被測謊儀騙了?

文: L  

不管你承不承認,我們天生就會說謊,我們每時每刻都在和謊言打交道。

當你翻開人類的文明歷史,你會發現其中充斥著大量的謊言、欺詐、權謀、可以說,謊言是促成我們的世界形成今天這樣的重要組成部分。

根據美國心理學家羅伯特·費爾德曼的計算,每個人平均每天要說謊四次,而且在大多數情況下,腦子並不能支配我們的舌頭。通常自己還沒有反應過來時,謊話就已經脫口而出了。

說謊似乎是人的一種天性,你很難在地球上找到從不說謊的一群人。

麥肯研究所指出,尼日利亞、德國和印度,是全世界說謊頻率最高的三個國家,不過他們對說謊的界定範圍並不一樣。尼日利亞人認為,無傷大雅的謊言,是一種街頭智慧。嚴謹的德國人則覺得,任何一點小小的偏差,其實都算謊言。

在心理學家看來,人類說謊,大概基於以下三個動機。

其一,說謊是出於禮貌,並且避免衝突。現實生活中很多場景都可以套用到這個動機上。當你不太喜歡自己的相親對象,又本著 「 做人留一面,事後好相見 」的原則進行處理時,便會以 「 我們不合適 」為藉口,頗有分寸地擺脫這段尷尬的關係。

其二,說謊是為了獲得自信和心理滿足。比如歷史學界爭論已久的一個話題,13世紀的旅行大V馬可波羅,或許對全世界撒了一個彌天大謊,他根本沒有到過元朝,是靠想像為西方人描繪了一個絢爛多彩的東方。

其三,說謊還是一種生存機制,能幫助人們避免傷害。人是社會性動物,有時候適當的扭曲事實,是我們鞏固人際關係的技巧。

人類非常善於撒謊,但諷刺的是,我們自己卻並不喜歡謊言。以至於我們面對對方無辜的眼神時,很想知道這個傢伙是不是在對自己說謊。

為了搞清楚誠實與否的問題,人類很早就搞出了測謊術。

不過,古早時代的測謊術,因為封建迷信和神權思想的雙重打壓,非常的魔幻和玄學。

判定你有沒有說謊,沒有任何證據和科學依據,全憑天意。

古印度人常常會在神像前放置一個箱子,裡面裝有一正一邪兩個圓球。嫌疑人將手伸到箱子裡摸球,如果摸到的是正球,說的就是真話,反之則是假話。 50%的概率,賭一把吧。

另外,人們還會藉助動物的力量判斷人是否說謊。雲南景頗族人會讓懷疑者與被懷疑者各自手持一方田螺進行比賽,誰贏就證明誰說的是真的。

印度人還開創了一種辦法,讓嫌疑人去拉神驢的尾巴。如果你撒謊了,驢就會產生嘶鳴。

但如果我們熟悉四蹄動物的生物習性,就會知道,無論你說沒說謊,拉這些動物的尾巴,它們都會嘶鳴,而且還會認為自己受到侵犯,用強大的後蹄對你展開攻擊。

測試完之後,你說沒說謊不好判斷,肋骨被踹斷兩根倒是真的。

但你得慶幸,以上這些測謊方式至少是人道的。

《漢謨拉比法典》中曾記載,如果嫌疑人拒不承認自己有罪,他可以去河裡游泳,淹不死便能證明自己的清白。

此外,嫌疑人還可以用手接觸沸水、滾油、烙鐵,這樣的測謊機制是基於神明會保佑誠實的人。如果你沒有說謊,那麼就不會受傷。

測試完之後,你說沒說謊不好判斷,但肯定是殘疾了。

當然,中西方還是有一些測謊方式,把握住了 「 說謊的心理導致人的生理產生外在變化 」的這一重點。比如讓嫌疑人咀嚼小麥、麵包、乾酪。如果食物卡在了這個人的嗓子裡,就會證明這個人說謊。

科學研究表明,心理壓力會導致說謊的人消化功能受到抑制,減少唾液分泌,從而被食物堵塞食管。

現代測謊儀器的誕生,也是基於這一原理,不過運行機制要復雜得多。

1870年,意大利心理學家Mosso發現,人在害怕或恐懼時,脈搏會產生變化。

於是,他便讓某個被指控性侵並謀殺兒童的罪犯,將手伸到某個儀器裡,用水來檢測對方的脈搏變化。如果對方是無辜的,那麼他看了被害兒童的照片不會有劇烈反應,而如果他有罪,看了照片很可能脈搏會急劇升高。

1915年,美國心理學博士威廉·馬斯頓,基於 「 心臟的收縮壓與人類的刻意欺騙有關 」這一原則,發明了一台功能簡單的測謊儀。

後來,馬斯頓博士還大開腦洞,根據這一測謊原理,創造了一個用套索使敵人說出真話的超級英雄形象,這便是神奇女俠。

現代意義上第一個在警察系統中廣為流傳的測謊儀出現在1921年,原理是依靠不斷檢測受試者的呼吸和心跳變化來判斷對方有沒有說謊。

當今的測謊儀雖然大大進化了,但監測的生理區間依然是血流量壓力、呼吸頻率和汗液分泌幾大部分。

戰爭和反恐的需要,是助推測謊儀不斷完善技術的原動力。越南戰爭之後,美國便研發製造了可測量嗓音變化的儀器。 911事件後,美國的研究團隊還研發了諸如瞳孔大小變化,以及腦電波等生理功能的測謊儀器。

指望技術將嫌疑人一網打盡肯定不現實,測謊儀往往還要搭配審訊人員設計的各種經典問題,亦真亦幻,真真假假,另嫌疑人防不勝防。

比如,你被紐約警方指控槍殺了凱瑟琳·翠花,為了證明清白,你毅然決然選擇了測謊,在身上佩戴了測謊設備後,研究人員可能會問你如下問題。

你向凱瑟琳·翠花開槍了嗎?

你和其他人計劃射殺過凱瑟琳·翠花嗎?

關於凱瑟琳·翠花,你向她開過槍嗎?

將真實信息混入到虛假問題中,當嫌疑人對關鍵問題產生顯著的生理反應時,便能判斷被測人對案件的知情情況。

這一方法,也叫作 「 隱藏信息測試法 」,是司法刑偵領域應用最多的測試法。

但是這些千奇百怪的測謊方式到底有多大作用呢?

有些嫌疑人用實際行動表示,測謊根本就是扯淡。

曾因沒有通過測試而被誤判殺人的Floyd Fay,在坐牢的時候,花了很長時間去研究測謊儀的問題,他還研究出了一套獨門絕技,用15分鐘指導獄友,幫助超過85%的躲過測謊儀測試。

1994年2月,美國中央情報局分析員奧德里奇·埃姆斯,因為向前蘇聯和俄羅斯出售情報,從中獲利460多萬美元而被捕。面對高科技測謊儀,這位間諜表現得非常坦然,他根本就不相信測謊儀說的那一套東西,所以全程心態極其穩定,沒有產生任何波瀾。

如今的研究人員認為,測謊儀本質上並不是 「 測謊 」,而是 「 施壓 」。事實上,只要測謊儀出現在現場,無論能不能測出來,它已經給被測者巨大的心理壓力了。

測謊當然也不僅僅面對犯罪分子。

美國一家研發團隊基於Ai技術開發了一套新型算法,同時監測測試者的40個身體頻道,包含眨眼速度到頭部移動角度的各種細節,它們並不是在尋找 「 人在說謊時會做出什麼動作 」,而是 「 說謊者的不同情緒和動作之間有什麼聯繫 」。

還有公司把測謊技術應用到求職上,通過應聘者的瞳孔變化,判定對方有無說謊。

或許在未來,大數據將讓我們生活在一個越來越沒有秘密的時代裡。到那個時候,說謊,或許是我們對抗那樣一個時代,守住最後一點秘密的最大價值。

參考資料:
1,愛範:騙了你幾十年的測謊儀,現在又想帶著人工智能來坑你了;
2,中信:別對我說謊,如何科學地騙過一台測謊儀;
3,維基百科:測謊儀;
4,中國司法鑑定:測謊儀的歷史溯源及其在美國的發展;
5,壹讀:你撒的謊,真的能瞞過測謊儀嗎?

 

來源     好奇心實驗室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