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非常時期的水源、節水和水處理丨硬核生存指南

非常時期的水源、節水和水處理丨硬核生存指南

文:南洋富商

1

非常時期,水可能會是非常缺乏的東西。跟一些朋友群聊,有人問非常時期停電停水時如何還可以天天洗熱水澡,說一天不洗頭就很難受。

這個問題嚇了我一跳,你對生活的要求是多高呀,非常時刻還這麼挑剔?

水最缺乏的時候,很多人會缺水而死。如果你還記得一篇說上甘嶺的課文叫「一個蘋果」,就會理解沒水是多麼可怕。

一旦缺水,再強健的身體也沒法活下來。當年曾經有個馬拉松運動員,對自己的體能極其自信,在美國大峽谷徒步時低估了缺水的危害,沒帶夠水,結果死在大峽谷。

真正缺水的時候,不要想著洗長頭髮和洗熱水澡,甚至洗澡這件事都不要去想。洗澡並不是必須的,人可以很多年不洗澡而不會死。當年有個印度人連續38年不洗澡,被視為世界紀錄。但是很快有人發現一個八十多歲的伊朗老人已經六十年沒洗澡。給您看一下他的照片:

60多年不洗澡的伊朗老人Amoo 

如果你以為不洗澡只是一個特例,那又錯了。在中國的大涼山,很多彝族人的傳統是一生只洗澡三次。曾有小清新在大涼山遇到幾個孩子,得知他們從小到大從未洗澡,就感慨說怎麼能讓孩子這樣苦。其實他們只是傳統,一件衣服穿十幾年不洗,也是正常。大多數大涼山彝族孩子都不洗澡。這些不洗澡的孩子是這樣的:

從照片看,他們並沒有生病,甚至連不健康的跡象都沒有。

三百年前的歐洲人也很少洗澡,無論是國王還是貴婦人,多年不洗澡也是常事。

對生存而言,洗澡不是必須的。洗衣服也不是必須的。在缺水的境況下,你首先要放棄的習慣,就是天天洗澡洗衣服。

同樣可以節省的,還有沖馬桶的水。在非常時期,沒水沒電,馬桶沖水也是不存在的。

其實髒點並沒有那麼可怕。二百年前,全世界人都習慣隨地大小便,巴黎,北京,都是遍地屎尿。

2

你對非常時期所做的準備,取決於你對時局的判斷。

如果你認為非常時期只是維持一個月,或許只需要裝幾大桶水,再加上幾大箱礦泉水或礦泉水。

如果你預計非常時期可能維持半年甚至一年,就得徹底改變生活方式。並且為自己進行水處理做準備。

農村人不必擔心。你若是大城市的人,那時候你的主要水源,或許是小區附近的河道,因為現在的城市,基本上沒有水井了。

平原的河道和山區的溪流不一樣,是死水。不會流動的水非常容易繁殖細菌。農田和道路上的各種贓物,都會沖入河道。即使這樣的水,也是珍貴的,不一定你家附近就有河,不一定你去河邊的路就是安全的。

如果你只能喝這樣的水,如何淨化處理?

水處理主要需要去除幾樣東西:病菌,毒害化學成分,渾濁泥沙。

如果你看到河裡有魚有蝦,就可以認為這河裡沒有毒害嚴重的化學品。上世紀八十年代的上海蘇州河,是一條墨黑的臭水溝,基本上沒有生物。後來治理污染,直到九十年代末,有一天有人在蘇州河發現一隻烏龜。這事記載在博物館。因為活烏龜的出現,意味著蘇州河河水已經不再有嚴重毒害污染。

在有魚蝦的地方打水,河水略做處理,基本上就適合人類飲用。

3

水處理可以分為四步:

第一步是用布過濾一下,去除裡面的枯枝腐葉和小蟲子之類的東西。稍微細密一點的透水布,都可以過濾。

有些戶外教程會教你用一塊布上面放粗砂,再放細沙,中間夾木炭,過濾了就可以喝。我還看過一個視頻,用可樂瓶子自製過濾器,水流得很快。

這種做法大多數情況下是不靠譜的,因為沙太粗,根本無法過濾細菌和寄生蟲。木炭全是縫隙,達不到有效吸附。

合適的做法不是用這種溪流裡的粗沙子過濾,而是用泥巴過濾。泥巴是更細的沙子,慢慢滲透,過濾效果才好。泥漿攪拌,沉澱在布上,這層泥漿,才是更好的濾層。水通過泥巴層慢慢滴下來,才有好的過濾效果。工業上的壓濾機,就是這種用濾渣過濾的例子。

第二步是在水桶裡粗沉澱,去掉可以自然沉澱的泥沙。

第三步是用明礬淨化。

倒出上面已經粗沉澱的水。放在水桶或水缸裡,放一點明礬進去,攪拌。

到底放多少明礬?你若去百度,千萬小心。俗話說得好:信百度,死得快。百度到的內容,你必須非常謹慎去識別,多方驗證。

我今天試了一下百度,搜索到一個數據,說明礬淨化水的合適濃度是0.5%。

——如果你真用這個濃度,即使能忍受明礬的澀口,也距離老年痴呆症不遠了。因為明礬裡含有鋁。

正常的用量,是一噸水裡加30克明礬,一百公斤裡面加3克,一公斤水只需要加0.03克。明礬會產生氫氧化鋁膠體,吸附水中的懸浮泥沙、細菌、寄生蟲卵,沉澱下來。

攪拌均勻,過幾個小時,水裡的絮狀物就沉澱下來。把上面的乾淨的水倒出來,底部的沉澱部分去掉。

如果水很髒,第一次沉澱後還不夠澄清,就可以再加入少量明礬,做第二次的沉澱。

習慣的經驗用法,是拿一塊明礬在水缸裡攪拌幾下,也就是讓外層的明礬有很少一部分溶解進去。如果過幾個小時還不夠澄清,再用明礬攪拌幾下。這辦法簡單易用,但是不容易控制劑量,容易過量。

第四步:消毒。

經過明礬淨化後的水,可以用含氯消毒劑消毒。最常見而廉價的,是二氧化氯和次氯酸鈉。

通常一噸水加20克就足夠,一百公斤水加只需要2克。如果你不放心,也可以加大劑量,比如一百公斤水加10克。這就足以殺死絕大多數的病菌。

這樣處理後的水,大體上就可以喝。尤其是沒有燃料的時候,你只能喝沒有煮過的水,這種處理方式就非常實用。

水處理之所以採用明礬和二氧化氯、次氯酸鈉,是因為它們是最便宜的水處理劑。明礬是幾塊錢一公斤的東西,幾塊錢夠你用幾年。

此外,氯化鋁、硫酸鋁、氯化鐵,也都可以代替明礬做淨水處理。

你沒有必要買昂貴的水處理設備,尤其是驢友那種高品位的水過濾器,那是小資玩具。

但是,這樣處理以後的水裡面可能還有很多重金屬離子之類的毒害,尤其是你只能得到極度污染的水源——比如1987年的上海蘇州河的水。在非常時期,通常不要考慮這麼多。

如果你真不放心,而且還有足夠燃料,可以自己做蒸餾水,就可以把有害離子去掉。

4

介紹一種非常時期做蒸餾水的辦法。

你若有一套現成的做蒸餾水的設備,那是最好。若是借到燒白酒的那種蒸餾設備,就可以大量生產蒸餾水。

還可以自制簡單的設備。我曾試過高壓鍋蒸餾。搞二個高壓鍋。把高壓鍋的帽去掉,接上一條幾米長的細金屬管,銅管、鋁管、不鏽鋼管都可以。其中一個鍋加水,加熱。另一個高壓鍋裡凝結下來的就是蒸餾水。

若是沒有合適的金屬管,聚四氟乙烯管也很好,聚四氟乙烯耐高溫,化學性質極其穩定,符合食品和藥品衛生規範。尼龍管和聚氨酯氣管也可以湊合。但是這些管子的冷卻性能不如金屬管。

經過蒸餾後的水,去除了大部分的雜質,純度很高,即使是很髒的水,蒸餾後也變乾淨了。

為了去除一些溶解在水裡的液體溶劑或有害氣體,可以在蒸餾的時候,先煮到沸騰,大部分沸點低於一百度的有害氣體和溶劑會跑出來。

接下來火不要燒得太猛,慢慢蒸餾。蒸發太快,沸騰狀態下容易帶出一些高沸點的液體蒸汽,蒸餾水冷凝的速度也跟不上。

最後剩下了的水不要蒸餾完。因為裡面有些沸點更高的有機溶劑會在殘留的水裡。

如果只有一個高壓鍋也沒關係,出來的氣管可以接到一個大瓶子裡。只要蒸餾速度不是很快,讓蒸餾水溫度不太高,就可以。必要時也可以把瓶子泡水裡冷卻。

如果你只能得到極髒的工業污染水,臭水溝裡的水,有腐爛動物屍體的路邊水坑水,混合了大小便的水,或許蒸餾一次是不夠的。

有生存狂做過實際實驗,把自己的尿蒸餾了喝,味道並不好,還有很多尿騷味,還有苦味。

這種極端情況下,可以蒸餾二次。記住,先燒開一會兒,去掉低熔點的液體和氣體,控制火力慢慢蒸餾,最後部分殘留的要去掉。

這個自製高壓鍋蒸餾器的辦法,我最初是用來蒸餾酒的。在新加坡生活的時候,白酒很貴,但是加了鹽的烹飪用酒很便宜。於是用這個辦法自制不含鹽的白酒。

不建議自己蒸餾白酒。基本上味道極差,酷似分析純酒精。不要相信什麼純天然傳統工藝,那些茅台、老窖,自稱傳統工藝的,統統是勾兌的,沒有一個不是騙人的。各種香精之類不知道加了多少,才有好口味。傳統的蒸餾酒都是低端酒,味道很差。

更極端的情況下,你可以讓蒸餾和活性炭吸附相結合,去掉一些很難被蒸餾分離的成分。非常時期搞到活性炭是很難的,你通常只能找到普通木炭,這就夠了。

5

若是在農村,搞到淨水並不難,挖個水井,或者找個乾淨的河流,稍微處理一下,你就得到乾淨的水源。

但是在城市,一旦失去自來水,水源就很緊張。

在南方,老城有很多河道,情況稍好一些。即便如此,若是動亂年代,又遇乾旱,外出打水也很危險。

一個例子是五十多年前的溫州城,當年大旱災,又是革命群眾大戰鬥,死傷數千。雙蓮橋躍進橋,橋頭都是沙包工事,架著機槍。你若出門打水,一不小心可能被機槍射中。

當時的居民到蟬河打水,蟬河已經乾涸,半夜躲開革命戰士的探照燈,趴在河道上爬著找水,在河底的凹坑處,還能找到一些積水。這就是當年的真實情況。

那時候,你就得非常節約用水。每一滴水,都是冒著生命危險換來的。

所以,極端情況下,大家就別任性了,洗澡能不洗就不洗,頭髮更不需要天天洗。如果真要洗澡,可以參考當年天津市民推廣的「一瓶礦泉水洗澡法」,那時雖然也是太平盛世,天津卻不知道為啥經常沒水,於是人民就發明了用一大瓶礦泉水全身洗澡的辦法。

當然,更省水的洗澡辦法,是用紗布打濕,一點點擦拭身體。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