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如何盤算對美戰爭?

中共

文:王赫

中美新冷戰是否滑向熱戰?這是研判中共走向與國際戰略格局演變的一個重大問題、核心問題,本文就此談兩點看法。

其一,中共不會輕易開戰,最想把中美決戰推遲到2049年

2020年是中美新冷戰元年,形勢瞬息萬變。中共萬變之中的不變,就是仍堅持著「兩個一百年」目標;為了這個目標,仍堅持宣稱處於「戰略機遇期」;既然仍處於「戰略機遇期」,中共就不會貿然與美開戰。

當然,當今中美實力差距甚大,也是中共不輕啟戰端的一個背景因素(當初日本還有點實力搞戰略投機,偷襲珍珠港,目前中共海軍連偷襲這點實力都沒有),但不是根本原因。例如,中共竊國之初,力量比現在弱多了,雖有蘇聯背後支持,卻仍然敢在朝鮮與美國打一場仗;又如,在危機空前、同時對抗美蘇的1969年,中共仍然跟蘇聯搞了個珍寶島之戰。這些都說明,中共的戰爭企圖和戰爭意志才是中共決定是否開戰的根本原因。

現今,中共不輕易與美開戰,是因為它有更大的野心和圖謀:它大約要在2049年才與美決戰,讓共產主義一統世界。這就是中共的「兩個一百年」目標的實質。

1997年中共十五大報告首次提出「兩個一百年」,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一再重申,習近平開啟第二個任期的2017年十九大,對「兩個一百年」明確了時間表、路線圖: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的基礎上,再奮鬥15年,在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從2035年到本世紀中葉,在基本實現現代化的基礎上,再奮鬥15年,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

為配合「兩個一百年」,中共又提出了「戰略機遇期」的說法(核心是「和平與發展的時代主題論」與中共「和平崛起論」),對美國和國際社會進行戰略欺騙。的確,西方國家對中共的幻想和綏靖政策,為中共的「改革開放」提供了近40年的「戰略機遇期」,直至2017年美國川普總統執政。

2017年以來,隨著國內國際形勢的劇變,中共的「戰略機遇期」已蕩然無存,「兩個一百年」目標註定是個幻想,中共已是風雨飄搖了。

但是,中共的本性決定了它絕不會主動垮台、讓位、改良,而是一條死路走到底。為了苟延殘喘,為了顯示它的「戰略定力」,同時又有世界第二經濟大國的表象誘惑,中共仍然懷抱幻想,堅持推進「兩個一百年」,儘量推遲對美戰爭,最好推到2049年。

以上分析,是基於中共政治局7月30日會議做出的。據官媒新華社報導,該次會議認為:「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我國發展仍然處於戰略機遇期,但機遇和挑戰都有新的發展變化。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和平與發展仍然是時代主題,同時國際環境日趨複雜,不穩定性不確定性明顯增強。」

該次會議,還「研究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顯然,中共當局還沒有做出對美開戰的戰略決策。

其二,中共加劇對美戰略軍事對抗,虛張聲勢、以攻為守,同時也是預作戰爭準備

中共政治局7月30日會議在宣稱「仍然處於戰略機遇期」的同時,還有一個「但」,「但機遇和挑戰都有新的發展變化」。這又有什麼政策含義呢?

第一,中共軍事擴張步伐大大加快。

「改革開放」40年,中共的經濟、科技規模有了個大增長,軍事擴張的步伐大大加快了。

首先,在規劃上,為配合「兩個一百年」,1997年中共也提了國防和軍隊現代化「三步走」,大致是在2010年前打下堅實基礎,力爭到2020年基本實現機械化、信息化建設取得重大進展,到21世紀中葉基本實現實現國防和軍隊現代化。

但在2017年十九大上,中共將原來的「三步走」發展戰略第三步目標實現時間提前了15年,亦即「力爭到二〇三五年基本實現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到本世紀中葉把人民軍隊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在當局看來,國防和軍隊現代化並不足以與美國一較高下,只有「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才能實現「建設信息化軍隊、打贏信息化戰爭」的戰略目標。

其次,中共軍費開支持續多年高速增長。外界對於中國軍費開支的評估遠高於中共官方提供的權威數據。但即使按照後者來統計,中共軍費開支在2011~2015年間也一直保持兩位數的增長,分別為12.7%、11.2%、10.7%、12.2%和10.1%,2016~2019年降至一位數,但仍然保持在7%以上,分別為7.6%、7%、8.1%、7.5%,高於GDP增幅。即使在大瘟疫肆虐的2020年,GDP增長率不設指標,軍費增長率仍高達6.6%。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數據顯示,中共軍費僅次於美國,2019年約占全球軍費開支14%,擁有全球第二大軍火產業,這極大地支撐和刺激著中共的全球野心。

中共軍事擴張步伐大大加快和全球野心膨脹,對應的是中共當局的「新時代」論。中共「改革開放」後,一直認為「我國所要解決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後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十九大卻將此修改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這個新表述,是有巨大政策含義的,表明了中共的軍事擴張和全球野心膨脹的必然性。

正是在這個基礎上,才有了中共的下述舉動。

第二,2020年對美戰略軍事對抗大大加劇。

知名學者程曉農博士歸納了中共今年一系列「亮劍」行動的三個代表性事件。

一,今年2月中共海軍的艦隊在距離本土7000公里的美國海空基地中途島附近,與中國空軍、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等多軍種進行了聯合演習,展示其逼近珍珠島的對美戰鬥姿態。

二,強占南海的公海海域、造島建軍事基地之後公開宣稱,已把靠近越南、菲律賓的公海水域改造成其戰略核潛艇用核彈頭洲際導彈打擊美國的「堡壘海區」。

三,以北斗三號全球衛星導航系統建成暨開通為核心(7月31日搞了個儀式),大力宣傳的對美太空戰準備就緒。中共大外宣「多維」稱,「北斗系統的完全建成,也意味著中國軍事能力的大幅提升,兼備『全球作戰』與『精準作戰』的實力」。

程曉農認為:前兩個舉動「充滿了公開對美軍挑戰的意味,堪比蘇聯1962年把核導彈安裝在古巴、對準美國的舉動」;如果說,中共海軍和戰略核潛艇的對美挑戰仍然屬於舊冷戰的方法,那麼,中共的太空戰準備就緒,就意味著它在太空和高科技領域對美「叫板」的正式開始。總之,中美軍備競賽全方位加速,中美冷戰進入快車道。

筆者基本同意程曉農博士的上述看法。這裡對中共今年一系列「亮劍」行動,在三個代表性事件之外,再補充一個,即:中共加強核軍備,拒絕參加美俄中三邊軍控談判。

一方面,美國《國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網站報導指,中共將很快建成新型核爆模擬器「Z機器」,比美國現有的「Z機器」更大、更先進,甚至可以模擬聚變式的熱核爆炸,能量達到美國同類測試的22倍。

另一方面,中共加緊研製第三代洲際潛射彈道導彈——巨浪-3(JL-3),最遠射程12,000公里以上,可以攜帶單個或者多個核彈頭,預計布署在09IV型核潛艇上。據美媒報導,2018年11月24日,中共首次試射;2019年12月22日,由09IV型核潛艦在渤海地區第三次試射。陸媒宣稱巨浪3在南海射程或可覆蓋北美。

結語

雖然,目前中共連續在多個海域舉行軍事演習,對台升級武力威脅,使得美國採取反制行動;但是,本文研判,中共連擦槍走火的可能性都很小,更不用說對美開戰了。

在上述原因之外,這裡再談三條具體理由。

第一條,中共希望川普連任失敗,如果現在中美搞出個軍事摩擦,這不是幫川普競選嗎?所以,現在中共會自我克制,不大會打第一槍。大選之後,無論是川普連任(這是大概率事件)還是其它情況,中共都會觀察觀察,畢竟新冷戰的主動權在美方手中,中共會以靜制動,看看美方的舉動再作應變,也不會輕舉妄動(如武力犯台)。

第二條,中共深知美國的戰爭意志,不敢輕攖其鋒。朝鮮戰爭交手後,中共在越戰中就大大收斂了。1962年古巴導彈危機,美國硬是活生生地將蘇聯逼退了,中共對此也是長了教訓的。現今中共遠沒有當初蘇聯與美爭霸的底氣。中共敢跟蘇聯搞珍寶島的小把戲,這招卻不敢用在美國身上。

第三條,中共病毒(武漢肺炎)重創美國,其嚴重程度超過了911和襲擊珍珠港,美國正在找時機要跟中共算這筆帳,中共還沒傻到自己主動討打的地步。

總之,開打新冷戰的主動權在美國手中,是否熱戰的主動權卻在中共手中;當今形勢,中共還遠沒有到要與美國同歸於盡(核大戰)的地步,因此,正常情況下,從新冷戰滑向熱戰的可能性不大。當然,中共歷史上也多有非理性決策,那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来源:大纪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