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啓示錄:一場載入史冊的輿論戰、宣傳戰

頓巴斯

文: 扁舟聽雨

大約在2022年2月24日晚到25日,烏克蘭總統澤林斯基開始不斷發推。

澤林斯基說,我們被歐美和北約拋棄了,嗚嗚嗚,好慘。

嗚嗚嗚,我一個個和歐美領導人打電話,現在打到第XX個了,嗚嗚嗚,居然沒有一個人說點有用的。

甚至還讓其政府官員發推說我們要德國人提供武器,德國佬說你們晚上就成俄羅斯公民了,你要我送武器給俄國佬嗎?

一時間俄羅斯和他的堅定盟友們的國民沸騰了,開懷大笑,歡聲動天。

只有真正懂自媒體的人才會意識到,輿論戰場上一場以弱戰強的「淝水之戰」正在悄然拉開帷幕。
 

2022年2月24日,普京在電視講話宣讀了那篇著名的萬字雄文。

雄文告訴全世界,烏克蘭本來是一個不存在的概念,是源自前蘇聯的慷慨贈與,而今面對美歐扶持下的烏克蘭新納粹政權,俄羅斯不得不進行自衞反擊,發動一次特別軍事行動。

雄文面試後舉世震驚,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媒體一片繁忙,歐美各國紛紛為大篇幅用盡各種方式幫助烏克蘭「祈禱」。

北約各國領袖紛紛表示北約不會出兵,國民們一萬個放心,我們不會打仗的,馬照跑,舞照跳,股市韭菜繼續給我上。

與此同時,以今日俄羅斯為首的俄羅斯媒體迅速在電視和自媒體網路發聲,掀起一股浩大聲浪。

一時間普京的偉大理念、俄軍的偉大勝利和烏克蘭新納粹的無恥行徑迅速遍布全球網路。

俄羅斯和其堅定盟友們的國民瞬間熱血沸騰,大家紛紛感嘆普京的偉大,俄軍的強悍,烏新納粹的無恥,烏軍的無能。

盡管歐美媒體還在竭盡全力的聲討,但是無處不在的支持和感嘆俄羅斯的強大正義的聲音在網民中流傳,宣告著俄羅斯輿論的成功與歐美媒體的無能。
 

事實上,難民危機以來的十來年就是俄羅斯媒體不斷走向輝煌勝利和歐美媒體日益為人所不齒的十年。

此前我們特地介紹了歐美現狀(見鏈接:《歐美得了甚麼病)就是為了讓大家理解開戰時歐美和俄羅斯的整體現狀,理解為甚麼俄羅斯會談笑間揮手一戰。

難民危機以來尤其是16年英國脫歐和特朗普成功當選美國總統之後,媒體在歐美民間的形象一落千丈。

這些年進行過很多次媒體信任度的民意調查,歐美主流媒體的支持率一直非常低。

尤其是在英美澳等政治傳統派急劇回流的國家,不信任媒體認為主流沒提是謊言制造機的超過60%。

澳大利亞曾經出過這樣一件真事,一個女記者在做正常的簡單採訪,一個帥小夥路過後很真誠的對女記者說,你為甚麼要做這個?

你這麼漂亮,這麼年輕,做點甚麼不好,為甚麼非要做出賣靈魂的「Fake News」呢?

視頻發出後,網上自然爭吵不休,很多人為小夥叫好,說他真是個真誠的好人。

歐美民眾很多都和這位澳大利亞小夥一樣,很真誠的覺得做媒體的都是出賣靈魂的可憐蟲,很真誠的想拯救他們。

與此同時,以今日俄羅斯為首的媒體在新的輿論戰線如魚得水,大獲全勝。

之所以會出現這個現象,在於當時俄羅斯媒體和自媒體們巧妙抓住了難民危機帶來的撕裂和身份認同危機。

這些年來,很多很多的歐美人真誠的認為,俄羅斯是白人的救星,俄羅斯是基督教文明的救星,俄羅斯是現代文明的救星!

14年烏克蘭危機爆發,烏克蘭被肢解時,歐美民眾高呼做得好做得對,普京你就是我們偶像的可不是一個兩個。

直到俄羅斯已在歐美成為眾矢之的今天,仍有大約15-20%的歐美民眾堅信俄羅斯是正義而偉大的,仍然在努力的免費的想方設法為俄宣傳。

這些我們特地在此前的背景介紹中反複介紹過,這裡不再贅述(見鏈接:《歐美得了甚麼病

正是有著這樣的背景,在2月俄烏危機傳出後,到美國情報到底是不是「笑話」到全面開戰,人們一直都在討論的是俄羅斯和美國北約。

因為俄羅斯在這些年來的輿論戰中就是這麼成功,俄羅斯媒體的實力就是這麼強!

所以,烏克蘭?沒人認識,咱們討論的戰爭和他有甚麼關系嗎?幾乎所有人都這麼想。

因為烏克蘭的輿論實力和俄羅斯比起來,就如同螢火之於日月,不值一提!

那如此懸殊的實力,甚至比俄軍和烏軍的實力差距也不遑多讓,這仗還要打嗎?

去年以來,以微博為主的自媒體小作文席卷全國。

遺憾的是,盡管小作文引發的精彩戰鬥都有小十場了,普遍民眾能從中學到一二的鳳毛麟角。

現在澤林斯基團隊無外乎再次教科書般的教大家自媒體時代的輿論戰怎麼打罷了。

至於能學會多少,那就看各人自己的悟性了。

自媒體戰場有一個潛藏的核武器,這個核武器的威力之大足以橫掃一切!關鍵看誰能拿到打開它的鑰匙!

而這個鑰匙就是民眾的「第一直覺」,潛藏於潛意識的第一直覺!誰能最大程度把握它,誰就掌握了這把鑰匙。

比如說女人的第一直覺就是「女人在婚姻中到底得到了甚麼」,於是你的小作文把握住了鑰匙,再牛X的大歌星也瞬間一文不值。

比如說人們的第一直覺就是那些高富帥大明星都是壞人,潛意識就渴望他們又「小」又早x,雖然坐擁美女但其實是「公公上青樓」,於是你把握住了鑰匙,你就是「中華英雄」。

比如說人們的第一直覺就是酒桌文化如何惡臭,如果再涉及到無辜的女人更是臭不可言,你把握住了鑰匙,即便沒一個字真的,市值幾千億頂級公司也得退避三舍認栽。

比如說人們第一直覺就是人都死了至親,一定要找個對象狠狠搞她,你掌握了鑰匙,即便是立下無數功勞的頂級破案專家和犯罪心理學專家說點話也被群起而攻之成為民族敗類,她領導一個部級幹部聯繫想說說和也被當場頂成了壇三爺。

是不是有點扯遠了?舉這麼多例子只是因為這些都是我們親歷的例子,更方便理解。

實際上此前多年俄羅斯媒體大獲全勝,也是用的類似的鑰匙。

不過當時畢竟是以電視節目、網頁、新聞等傳統媒體渠道為主,所以俄羅斯媒體玩的還是傳統戰術,節奏比較慢。

而澤林斯基團隊用的是新的交互型高速互聯的自媒體時代的戰術,要求你能準確的抓到最直接最有效的點,難度極高,但一旦成功威力比過去也大很多!
 

現在我們再看澤林斯基團隊的操作就能有新的體會了,因為這顯然最符合人們對烏克蘭視角下的這場突發事件的第一直覺!

可能很多朋友不明白第一直覺的意義,當你抓住了第一直覺,會產生一個後續效果——普遍觀眾會在潛意識裡覺得你說的都是真的!

人在潛意識裡對別人說的任何東西都會懷疑「這真的假的啊」?

如果你第一次進入大夥視野說的第一段話,讓人產生類似「果然如此」,「我就知道會這樣」的感覺的時候,90%的人會潛意識裡很長一段時間相信你接下來說的。

這是一千億美金,一萬億美金也買不來的!
 

所以當接下來俄方說澤林斯基已經逃走,澤林斯基團隊發短視頻一個個介紹自己的內閣成員,說我這可能是最後要給視頻了,我們在基輔市中心,我們都在這裡的時候;

當費多羅夫(見上節介紹)精心選擇一些民間抵抗視頻頂上「熱搜」,表明烏克蘭地無分南北,人無分老幼都在進行高強度戰鬥的時候;

大部分人都會潛意識裡相信這些內容,進而相信你要表達的潛在含義——我們人人守土有責,只要你們和我們一起戰鬥,我們就能打敗俄軍乃至俄羅斯。

這對於接下來的輿論戰至關重要。

以德國為例,本來只打算送幾千個頭盔然後好好為烏克蘭「祈禱」的。

從2月26日開始,風雲突變,先改口送幾千個極其管用的「鐵拳」反坦克導彈,並承諾接下來不斷援助殺傷性武器。

然後德國總理突然宣布今年開始,立即著手提高國防軍費1000億歐元,將每年軍事支出提高到GDP2%以上,宣布永久停止「北溪二號」。

要知道這些都是川普喊了四年喊得聲嘶力竭,德國人卻一直嗤之以鼻當個笑話看的。

最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接下來的swift踢出俄羅斯的決定,德國作為最後一個同意者,用時不到兩天。

Swift具體是甚麼我們後面再說,我們只要知道當時美歐主流媒體都認為同意這個意大利法國德國不可能同意的。

因為這幾個國家損失都將是無比巨大的,幾天前普遍專業人士都認為這種事十年也談不成,大家只會達成一個不痛不癢的制裁方案做做樣子。

但實際是不到兩天主要歐美國家就全部同意了。

與之類似的還有美國,有人把美國每天要從俄羅斯進口多少石油的數據捅上來後,拜登發言人前幾天還在說為甚麼我們要買,我們不會也沒必要改變甚麼。

沒幾天就因為被噴得爹媽都不認識宣布一個月後無限期停止購買俄羅斯油氣了。

這裡我們要再次強調一個概念——千萬不要將國家擬人化!世界上不存在一個人,姓美名國,姓俄名羅斯,姓歐名盟。

如果把國家擬人化,總之這是美國的意思,這是俄羅斯的意思,那麼在輿論戰場一定會一敗塗地!

國家也罷,政權也罷,都是一個個人組成的,所有團體的力量都來自於一個個個體組成的合力!

 
我們還是以去年以來大家耳熟能詳的眾多小作文大戰為例。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某個四五線明星的情感糾紛引發反擊報警後,僅某都市警方熱線高峰時每天一千多個相關電話打進來,

這些電話裡有簡單詢問的,有歇斯底裡的,有高聲質罵的,有問蒼天正義何在的,至於自媒體留言更是不計其數。

又比如一個國外已經結案的,僅僅是民事糾紛的案件,能引發大量人從全國各地趕來群沖地方法律機構,至於電話自媒體資訊數量之龐大更是能嚇壞很多人。

請問你是相關工作人員,你會有何感受?

 
我們看很多小事件,引發很高級別的各種媒體機構發聲和處理,甚至出現很多不合規矩的處理,總是自欺欺人說這是在「下大棋」。

其實任何機構都是人組成的,最終做事的都是一個個人。

沒有經歷過的人往往體會不到處於輿論中心甚至引發組織某些功能癱瘓的輿論風暴有多大的威力。

沒有人敢說我如何牛不怕輿論,再級別高的個體,他也是在組織下生活,也要面對組織內的敵人和組織的問責機制。

再牛的個人,當他或者他負責的部門哪怕和這類事沾點邊的時候,會有無數人暗自歡喜甚至恨不得加把力。

 
當一個SWIFT的閉門會議被全世界直播,各種小道消息在自媒體上瘋傳。

當一個個參與者被點名被具體到個人,誰說yes誰說no,不管真的假的都會在瞬間讓幾億人知道。

當全球的圍觀者在這一刻由於澤林斯基團隊的有效操作,形成了強大的合力的時候,你能想象其壓力嗎?

歐美各國都是腐朽的選票政治,無數高層幹部都完全倚賴選票。

遇到網路時代特有的「點名式」輿論風暴,他們遇到的壓力遠比前面列舉的幾個例子要大很多倍。

 
因為很多朋友接觸不到外網,未必了解俄羅斯媒體此前的輝煌成就、了解他們在網路、在歐美保守派民眾中的巨大影嚮力。

所以可能很多朋友認為這是社交媒體機構限制俄媒體發聲導致的,從而錯過一場可以載入史冊的精彩大戰。

其實是戰局逆轉在前,俄羅斯媒體在歐美輿論圈被禁聲在後,被禁聲是大戰的結果而不是原因。

 
我們可以進一步想,也就是歐美這些俄羅斯的敵人限制了俄羅斯媒體,俄羅斯的盟友們可絲毫沒有限制。

所以俄羅斯的輿論戰實力其實並沒有被削減多少,本來歐美就不是朋友,也幫不了他甚麼。

只要能讓自己的盟友們齊心協力,讓盟友的民眾憤怒的告訴政府,你們對俄羅斯的幫助太少了,我們萬眾一心,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竭盡全力幫助俄羅斯反納粹,誰敢阻撓,我們就砸爛誰的狗頭。

俄羅斯又怕甚麼歐美虛偽的主流媒體和社交公司呢?

 
更進一步,盡管俄烏之間對外輿論戰轟轟烈烈,但我們必須要認識到,這些都只是輿論宣傳戰的一小部分而已。

我們再次強調這兩節反複強調的一點——外因是變化的條件,內因才是變化的根本。

輿論宣傳戰最重要的戰場在於提高己方部隊的戰鬥意志和戰鬥決心,這是比一切援助更寶貴更重要的東西!

 
武器裝備,戰略戰術,成功的指揮,這些都很重要,但是這些都不能短時間出現全面改變。

而戰鬥意志卻是能最短時間徹底改變戰局的東西。

如果一方只是口頭高呼本方宣傳戰的口號,實際卻拿著優秀的戰機、炮火只求不管不顧發射完打卡結束;

一方卻對本方宣傳的東西深信不疑,不顧生死抵近射擊;

如果一方士氣渙散一邊口頭高呼本方宣傳戰的口號,一邊為了不上戰場甚至不惜憤怒的開車開坦克壓上司;

一方卻對本方宣傳的東西深信不疑,忍饑挨餓斷手斷腳仍然血戰到底;

那再大的裝備優勢也無法彌補士氣和戰鬥意志的巨大差距。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美軍裝備不可謂不強大,部隊單兵素質也不可謂不優秀。

可是面對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反對武裝,武裝到牙齒的美軍也成了壇三爺。

因為美軍再牛再強,也怕人肉炸彈和路邊炸彈(和人肉炸彈類似的自殺式攻擊)啊。

戰場不同於網路吵架,戰場論的是生死。

 
輿論戰和宣傳戰,雖然看上去吵得熱火朝天,但這些歇斯底裡的網路吵架沒有任何實際意義。

戰時你的宣傳成功還是失敗,最終只有戰場上見真章,看誰的士氣高,看誰的戰鬥決心強,當然也看誰的外援多,勝負最終都是打出來的。

輿論戰宣傳戰是為了宣揚正義,宣揚道德嗎?不是!

歷史是勝利者書寫的,正義和道德永遠屬於勝利者。

輿論戰、宣傳戰是為了帶來勝利!

來源:淚痕春雨記不住的那天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