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農: 中共欲脫困,奈何命不濟

中國經濟

當前中共在經濟上面臨前所未有、又難以解脫的經濟困境,而它把經濟脫困的希望主要寄託在搞定拜登上,但如果拜登成了白等,中共也就白等了。川普的對中共不利的各項政策不但會延續,而且會升級,將進一步加劇中共的困難。

一、中共經濟困境加劇

目前中共的經濟面臨嚴重困境,單單靠可以採行的經濟政策已經無法脫困。

去年美團CEO王興的一句話廣為流傳,「2019年是過去10年裡最差的一年,卻是未來10年裡最好的一年」。一語成讖,今年中共果然看到了無可救藥的經濟艱困。任何國家的經濟都只能靠國內消費、國內投資和出口這「三駕馬車」來支撐。中國經濟從2018年開始走下坡,拉動經濟的「三匹馬」即出口、消費、投資當中,出口和消費這「兩匹馬」已經倒下了,而中共唯一寄望的國內投資「這匹馬」最近也趴下了。

中共長期以來曾依靠盲目擴大出口來維持國內經濟的暫時繁榮,但今年以來出口嚴重受阻。雖然11月因美國商家為避免中國疫情重現而囤貨,國內的出口廠家則在國際海運費暴漲的情況下不惜血本地搶訂艙位、趕時間出口,使得當月出口小有上升,但明年的出口前景依然暗淡。大批外企已經撤離中國,其餘出口企業也越來越難支撐下去。深圳和廣州的出口工業區大批廠房空置,甚至開始拆廠房改建住宅。

國內消費方面,由於失業率大幅度上升,同時工資開始下降,尚能就業的家庭眼看收入不保,只能看緊荷包,節衣縮食。冬春的疫情之後,餐飲業沒能迎來「報復性消費」,卻迎來了顧客的「報復性存錢」。以往頗為大方的年輕消費群體明顯地消費能力和消費意願減弱。如今國內餐飲業流行的口號是,最重要的就是活下來。在不少城市的商圈裡,大批店鋪關張倒閉,時尚店面門可羅雀,取而代之的是銷售清倉貨的大量地攤在勉強求生。

二、金融風險「灰犀牛」

中共對擴大出口和刺激消費其實已束手無策,而唯一剩下的拉動經濟的手段,即繼續推動房地產開發,也成了自我傷害的「毒藥」。

過去十多年來,中共習慣於靠基礎設施投資帶動房地產開發,銀行貸款的四成以上投入了房地產業,再加上P2P網上借貸(peer to peer lending,即個人之間通過互聯網平台直接借貸)的資金,國內投資早已變成了房地產導向。現在這條路走到盡頭了,房地產的新買主越來越少,很多房地產企業資金鍊吃緊;而房地產業的蕭條造成房地產公司的銀行壞帳迅速上升,已經嚴重拖累銀行業,金融危機的陰影開始出現。在這種危險狀況下,中共不得不加強金融監管,防止銀行垮下來。

去年中共開始監管P2P網貸,隨即互聯網金融業掀起爆雷潮。今年11月28日《中國經濟網》報道,「全國實際運營的P2P網貸機構由高峰時期的約5千家逐漸壓降,到今年11月中旬完全歸零」。許多人把積蓄投進P2P網貸,結果卻賠光血本。《上海證券報》11月30日又報道稱,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發表一篇文章說,房地產是現階段中國金融風險方面最大的「灰犀牛」。「灰犀牛」這個比喻源於經濟學家米歇爾·渥克的《灰犀牛:如何應對大概率危機》一書,指大概率且影響巨大的潛在危機。

中國的房地產業從此再也不是拉動經濟和刺激人們買房的動力,反而成了當局頗為恐懼的金融危機起源。銀行在短期內或許可以暫時自保,但房地產的榮景一去不復返了。現在雖然還沒進入全面拋售房地產的恐慌階段,但指望房地產帶動投資、刺激經濟的道路從此終結。

一個國家如果出口受阻、消費收緊、投資無路,經濟和就業只會日益下滑,苦日子就在眼前。這個苦日子,不僅是民眾、特別是中低階層的苦日子,也是中共各級政府的苦日子。中共今後會面臨很多現在還難以想像的艱難歲月。

三、拜登救中共?

中共抱著拜登上台的僥倖心理,希望他能讓美國的對華政策改弦更張,從而使中共籍此脫困。最近中共外交官先後三次講話,向美國的擁抱熊貓派提出了要求,想給今後的中美關係劃道兒。

12月3日中共駐美大使在中美研究中心年會上說,為使兩國關係重回正軌,實現真正改善,雙方都必須表現出善意和誠意。12月5日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在中國智庫國際影響力論壇上表示,中美兩國沒有理由不合作,沒有理由拒絕共贏的未來。12月7日外長王毅與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代表視頻交流,提出了12字方針,即「重啟對話、重回正軌、重建互信」,作為下一階段中美關係的目標。王毅還就中美關係的發展提出了對美方的要求:第一,美方應摒棄冷戰思維和意識形態偏見,中共期待並相信美國對華政策遲早應回歸客觀理性;第二,中美應開啟各層級對話;第三,中美可以在應對疫情、推動經濟復甦、應對氣候變化等方面找到合作切入點。

中共外交官提出的這些對美外交原則、方針、要求,都集中在一點上,那就是,雙方必須恢復到奧巴馬時代的雙邊關係,即中共認可的所謂「客觀理性」的模式;在這一前提下,中共的要求是,雙方的對話必須限制在疫情防控、恢復對美大規模出口、空談氣候暖化這幾個方面。

中共沒說出來、但明顯包含在上述原則和要求背後的實質想法是,美國必須徹底拋棄川普對華政策的各個方面,比如不許追究疫情擴散的責任、不許對華保留關稅、取消對華技術管控、取消對中共官員和中共黨員入境美國的限制、取消對美國投資購買中共公司證券的限制、放棄軍事上對中共的防範、取消對中共間諜的防範等等。一句話,中共只接受對中共有利的美國政策,而川普的對華政策必須全面改正。

中共這個中美關係清單為何如此強硬,等於要完全推翻川普行政當局過去四年的對華政策?因為它認定拜登會上台,而且拜登肯定是逢川必反,在對華政策上會與中共同心同德。然而,今年中共對拜登的指望陷入了艱難的煎熬。

四、美國總統大選結果需待明年1月6日

這次總統大選中,以幾個搖擺州為代表的大規模選舉舞弊被揭發出來後,其計票結果遭到嚴重質疑。12月7日美國德克薩斯州總檢察長向美國最高法院提起訴訟,對喬治亞州、密歇根州、賓夕法尼亞州和威斯康星州的選舉程序提出異議,認為他們違反了憲法。有19個州的總檢察長跟進支持。但美國最高法院12月11日拒絕受理此訴訟。至此,走美國最高法院的司法程序來審理選舉爭端的可能性消失了。

12月14日各州議會的選舉人團將分別開會,投票選擇各州認定的總統和副總統。但在幾個搖擺州,州議會對州政府提交的計票結果有嚴重質疑,這些州的選舉人團會議將出現什麼樣的結果,尚不得而知。不管各州的選舉人團會議投票選擇的總統是何人,一切都要等到明年1月6日美國國會兩院的聯席會議對各州選舉人團的投票結果進行認證。

而12月16日美國聯邦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將舉行關於選舉舞弊的聽證會,這場國會首次關於2020年選舉舞弊的聽證會將揭開多個州的選舉舞弊真相。該委員會主席、威斯康辛州共和黨參議員詹森(Ron Johnson)指出,大部分美國民眾認為,2020年的選舉結果是不合法的,明顯存在違規行為且尚未得到充分審查,「解決疑慮的唯一方法是充分的透明度和讓民眾知情,那將是聽證會的目標。聽證會的目的是確定選舉中的主要問題,提出問題,希望提供一些答案,並確定需要加強的地方。這不僅僅是有關這次選舉的問題,而是影響未來的選舉。」這個聽證會將對1月6日的兩院聯席會議產生重大影響。

2021年1月6日下午1點,美國聯邦參議院議長將主持美國國會兩院聯席會議,50個州要向國會報告本州選舉人團選舉的總統、副總統人選。在這個法定的會議上,美國憲法賦予了美國國會成員一項權力,只要有國會議員認為,某個州或某幾個州的選舉系統非常糟糕,以至於不能相信這些州提交給美國國會的選舉結果,那麼,這些國會議員就不會承認該州遞交的計票結果,他們因此有權推翻任何州一級選舉人團的投票結果。當一名眾議員和一名參議員對任何一個州提交的選舉人團的選舉結果持反對意見時,就立即觸發眾議院和參議院分別全體投票,以決定是接受還是拒絕該州提交的這些選舉人團票。根據聯邦法律,眾議院和參議院的辯論被限制在兩個小時內。

五、拜登和中共可能白等

在2021年1月6日下午的美國國會兩院聯席會議上,若某些州選舉人團的選舉結果無法被接受,根據美國憲法的第12修正案,將改由聯邦眾議院投票決定誰是總統,而聯邦參議院則決定誰是副總統。在這種情況下,眾議院的投票不是以議員個人為投票人,而是以州為單位,由各州代表團來投票。每個州的代表團有1張票,贏得多數州代表團票數的人將成為總統。在美國50個州代表團中,共和黨至少控制26個,因此對川普獲得多數票、贏得連任有利。

如果出現這樣的結果,中共將非常難過地必須繼續面對川普總統,而所有現在中共與擁抱熊貓派的協商、勾兌都全部失效。因此,中共的如意算盤會完全落空。中共把經濟脫困的希望主要寄託在搞定拜登上。但如果拜登成了白等,中共也就白等了,經濟脫困的期待也白等了。川普的對中共不利的各項政策不但會延續,而且會升級,加劇中共的困難。

中共從一開始就打錯了算盤,今後它很可能將進一步面臨來自川普行政當局的各方面壓力;然而,中共的特點是,越弱越凶,它會繼續擴軍備戰,而這樣的戰略方針只會把有限的經濟資源投入無窮無盡的軍備開支當中去,進一步加劇民眾的苦日子。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