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的最後一搏

王健林

這些年,王健林至少 「踏空」 了 9.5 次。

第一次,萬達商業的私有化決定。

五年前,萬達商業(03699)上市一年多,就匆匆私有化。王健林最在意兩點,一是股價被低估,甚至長期低於發行價,二是 H 股流動性不好,境內的戰略股東們不好變現。王健林在作別之時,還狠狠地揶揄了港交所一番,就像一個負氣出走的小媳婦。

但事實上,就在私有化退市的一年後,港股行情就發生了逆轉。2017 年,內房股集體迎來價值回歸,市值暴漲。港股通開閘後,「北水」 南下,H 股流動性大為改觀。而在 H 股全流通試點實施後,內資股東的變現也並不存在甚麼障礙。

如果王健林能再等一等,天就亮了,可惜,沒有如果。

第二次,苦等 A 股通關無果,又折回港股。

王健林把耐心全部押在了 A 股上市。可惜,A 股對於地產公司的 IPO 大門,早已緊閉。即便把公司從 「商業地產」 改名為 「商業管理」,也改變不了這是中國規糢最大的一筆商業地產資產證券化的事實。

和恆大一樣,寄望監管給一兩家企業開通綠色通道,並不現實。任何時間都有機會成本,王健林的苦等並不值得,這是萬達在資本市場失去的五年。

第三次,去地產化與重拾地產。

曾經,為了迎合監管以及國際投資人的胃口,萬達大力強調 「去地產化」。王健林表示不開發房地產了,一個房地產項目都不拿。但事實上,依靠地產銷售回滾現金流來支持商業地產的開發運營,是萬達最為成熟的商業糢式。尤其是商業地產融資艱難的時候,更是如此。

萬達並不是不做房地產,只是不在商管平臺做而已。王健林重新組建了地產集團,甚至還把此前給萬達百貨搭建的境外紅籌架構,給了地產板塊。未來,萬達地產如果單獨到香港上市,你不要覺得訝異。

第四次,強調輕資產化,卻賤賣了物業公司。

2016 年,萬達主動地出賣了自己的物業公司,接盤者為較早發現物業風口的花樣年彩生活。

那時,萬達物業位列全國物業十強,分布於 86 個城市 132 個項目,管理面積 6000 萬方。其中不光包含住宅,還包括寫字樓和裙樓底商的物業服務。這是當年物業領域最大的並購案,但也只收回 12 個億的資金而已。

這麼重要的一塊輕資產版圖,如果放到現在出售,或者單獨分拆上市,價值不可估量。事實上,目前萬達商管的上市包裝與估值邏輯,與物業公司具有相似性。萬達主打輕資產故事,卻在並不那麼缺錢時主動放棄物業板塊,令人難以理解。

第五次,大舉出海,又緊急調頭。

馬德裡、芝加哥、洛杉磯、悉尼…… 萬達曾是縱橫全球的超級大買家,涵蓋地產、文化、院線、體育、藝術品等領域。但大量的跨境交易,尤其是價值虛高的文化產業領域的並購,給有關部門留下了 「用境內信用換取境外資產」 的危險印象。

這也是當年萬達危機的一大源頭。不給融資,一切都是泡影。結果,只能是一件件拋售,一個不留。

第六次,萬達電影押錯賭註。

萬達院線上市後不久,王健林就著手將萬達影視和高價並購的好萊塢傳奇影業打包註入上市公司,意圖打造一個涵蓋全產業鏈的超級影視帝國。但傳奇影業接連推出的多部中外合拍電影,票房均不理想,尤其是被寄予厚望的《長城》,在票房與風評上均不及格。

傳奇影業的盈利能力被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這個時候再讓 A 股投資人接盤,顯然並不現實。最後,傳奇影業被上市公司的交易資產包剝離,整個交易規糢縮水三分之二。萬達還在集團層面計提了巨額的商譽減值,以應對傳奇影業的交易可能出現的虧損。

事實證明,王健林押錯了寶。景甜,並不是撐起中國票房的答案。

第七次,到底怎樣才算支持中國足球?

民企支持中國足球,更像一個獻禮行為。但萬達的選擇卻獨辟蹊徑。王健林吃過投資俱樂部的虧,這一次,他宣稱不玩國內的俱樂部了,只做聯賽的贊助商,卻轉身入股了更具國際範的馬競,拉一幫青少年到西班牙深造,還通過贊助世界杯去討好國際足聯。

這一系列動作堪稱 「高大上」,也花了不少錢,但卻比不上恆大奪一個亞冠冠軍所收獲的熱度。回過神來的萬達,又聯合一方去接盤大連足球,卻因為財務糾紛搞得一地雞毛。

第八次,電商的徹底失敗。

萬達是一家毫無互聯網基因的公司。即便有百度和騰訊的助陣,萬達的電商還是毫無希望。那個叫飛凡的平臺於去年清算註銷。當然,王健林並不承認自己做的是電商,只說要為龐大的線下場景打通一個線上通道。

第九次,布局民營金控,遭遇監管風暴。

民企自己做金控,均難逃關於 「自融」 的私心質疑,沒有例外。

隨著監管層的格局調整,保險公司的野蠻生長被遏制,分業監管與混業監管開始結合,企業對於自家金融平臺那無處安放的小手,已經開始畏首畏尾。近年來,清理 P2P 平臺,以及對小貸等普惠金融的監管新政,更是進一步封堵 「牛欄關貓」 的漏洞,讓大鱷無處藏身。

此外,王健林給金融集團重金挖來的高管,還因為夾帶了一些不幹淨的小尾巴,「進去」 了好幾個。金控不好做了,不僅僅針對萬達。

第 9.5 次,出售 AMC 的時機失誤。

嚴格來說,這一次不算踏空,而是 「賣飛」 了。

疫情對海外院線影嚮巨大。今年 5 月,萬達趁著 AMC 股價出現 「小陽春」 後抓緊套現,幾乎清倉了這家美國院線公司,回收資金 14.76 億美元。然而,就在萬達離開的幾天後,華爾街的 「韭菜們」 開始抱團逆襲,AMC 股價暴漲了四倍往上不止。

有人計算過,如果萬達可以忍幾天再套現,可以多賺 20 億美元,折算成人民幣的話,那將是多少個 「小目標」 啊!當然,股市中最忌諱的就是 「如果」,落袋為安才是真理。

這些年,萬達在踩空、調整、再踩空中反複折騰,步履踉蹌。即便如此,我們也必須承認一點 —— 王健林絕對踏準了一次!

那就是 2017 年的那次震撼業內的資產大甩賣。

這是一個 「壁虎斷尾」 式的經典求生案例。直到行業雷聲滾滾的今天,驀然回首,才感嘆王健林當年的先見之明,感嘆他在企業陷入危機時的決斷力。

不是所有 「首富」,都能忍痛斷臂,那不僅關乎自己賬面的財富,也關乎面子。但在企業存亡面前,「面子」 又值甚麼呢?

那個時候,頭部房企還有著強烈的規糢饑渴,市面上稍微不那麼糟糕的資產,都還能賣一個好價錢。而胃口不小的融創富力,恰好能吃下這個規糢的交易。三方一拍即合,雖然在新聞發布會之前還在討價還價,爭得面紅耳赤,甚至傳出摔杯的聲音,但無關最終的大局。

三方各取所需。萬達選擇安全,融創贏得規糢,只有富力,可能成了那個並不那麼幸運的接盤俠。

在殘酷的商業世界裡,踏準一次,抵得上踏空十次。

畢竟,相比踏空,套牢才是一件更為痛苦的事。

所以,綜合起來看,王健林終究還是賺了 —— 在行業的震蕩周期,以及一個更宏大的历史進程中,「勝天半子」。

這是他重來的資本。

如今,一個嶄新的香港 IPO 計劃,正在加緊醞釀。隨著戰略投資人的陸續到位,那份期待已久的招股書,可能馬上就要出來了。

這一次,通過內部重組,「珠海萬達商管」,一個全新的上市平臺呼之欲出。和七年前那次 IPO 相比,整個概念故事與估值邏輯,也隨之改變。

這一次,有眾多物管和商管企業在前面蹚水開路,有地方國資的戰略入股給企業增信,有融創、碧桂園等地產大佬一旁助陣,有京東、騰訊、螞蟻等互聯網巨頭前來抬轎,有 PAG 等國際私募巨頭入局捧場,蘇寧、永輝超市以及多年前入股的那幫戰略投資人,等著解套…… 萬達的上市,早已不是王健林自家的事,而是一個行業盛事。

幾近古稀之年的王健林,身形日益瘦削,目光卻更加冷峻。他重振旗鼓,壯心不已,凝聚力量,再次叩嚮那個國際化資本市場的大門,這是賭上幾十年商界積澱的最後一搏。

這一次,「王一搏」 究竟有沒有戲?

來源:拆哪兒 微信號:IChinar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