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萬富豪王振華的迷之自信

文 :唐映紅

在評論之前,先讓我們回溯一年前那段殘忍而下流的往事。

2019年6月29日下午,在上海萬航渡路的一家酒店,上市公司新城控股57歲的董事長王振華通過中間人周燕芬單獨在酒店房間與9歲的女童相處了13分鐘。

2019年6月30日22時許,女童母親王女士向上海普陀警方報警,稱其女兒被朋友周燕芬從江蘇老家帶至上海併入住本市一家酒店,其女兒隨後在房間內遭到一男子猥褻。

2019年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振華被警方帶到公安機關接受調查。

2019年7月2日,犯罪嫌疑人周燕芬至公安機關自首。

2019年7月3日晚間,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發布警情通報,犯罪嫌疑人王振華、周燕芬因涉嫌猥褻兒童罪被普陀警方拘留。

以上內容整理自一年前媒體的報導

劃重點:1、受害女童母親王女士報案稱女兒遭到男子猥褻;2、王振華被警方帶走接受調查後,周燕芬到公安機關自首;3、警方調查後以涉嫌猥褻兒童罪拘留了兩名嫌疑人。

一年之後,王振華、周燕芬涉嫌猥褻女童案於2020年6月16、17日一審在上海市普陀區法院開庭審理。法院當庭宣判,王振華犯猥褻兒童罪,處有期徒刑5年,周燕芬犯猥褻兒童罪,處有期徒刑4年。這個判決引發了社會輿論的強烈不滿,民意一邊倒地認為量刑明顯偏輕。雙方律師則高調且針鋒相對地發表了不同意見。

受害人代理律師計時俊接受《封面》記者採訪,認為王振華和周燕芬在庭審時拒不認罪,毫無悔意。著重提到了案發當日(2019年6月29日)周燕芬受王振華委託給他帶來兩個小女孩,一個9歲,一個12歲,王振華留下了9歲女童,並在房間裡侵害了她,並造成陰道撕裂傷。事後,王振華給周燕芬轉了10萬元。

被告人代理律師陳有西也發表了公開律師聲明,稱公安外圍偵查排除了王振華任何侵害幼女嫌疑;北京的兩家司法鑑定機構和多名專家經過司法鑑定不支持上海(警方)鑑定當中受害女童的新鮮傷痕、陰道撕裂傷、二級輕傷的結論;王振華否認受害人代理律師所提出的在案發當日給周燕芬轉款10萬元的指控,稱其為誣陷;王振華已經明確提起上訴,請求二審判決他無罪。

就這樣,一件並不太複雜的猥褻兒童案,判決之後卻出現多方各執一詞的局面。

法庭經過16小時的調查質證,判決嫌疑人猥褻兒童罪名成立,根據刑法分別判處被告人人王振華、周燕芬5年、4年有期徒刑。其中,被告人王振華對不滿12周歲的受害人實施猥褻行為並造成受害人輕傷二級的嚴重後果,依法應從重處罰;被告人王振華到案後及庭審中拒不供認其猥褻的犯罪事實,可酌情從重處罰。綜合考量各方因素,依法對其從重判處有期徒刑五年。

可是,輿論和民意一邊倒地質疑法院的「 從重判決」,認為量刑相對於犯罪事實明顯偏輕。特別是,造成受害女童陰道撕裂傷應該是涉嫌強姦,而不應該是僅僅涉嫌猥褻兒童,強姦幼女,是強姦罪中的從重處罰,可能被判十年。

受害人代理律師計時俊則堅稱受害人不僅受到了嚴重的猥褻侵害,造成撕裂傷,並且受到了嚴重的心理傷害。時隔一年,受害女童只要一聽到「 上海」這兩個字就會哭,並且成績一落千丈,從全班前10名變成倒數幾名。檢察院請來的上海心理醫生無法對她進行有效的幫助。女孩子母親因為自責也被確診為抑鬱症。計時俊律師認為王振華的行為具有惡劣情節,應對其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

被告人代理律師陳有西在法院並未採納其主張的情況下仍然在律師聲明中完全否認上海的法醫鑑定結果,並堅稱被告人沒有對受害人實施任何侵害,被告人會上訴並繼續做無罪辯護,甚至要求對其無罪釋放,並恢復上海市政協委員、全國勞模等榮譽。陳有西律師更聲稱,如果公開辯護詞和控方的起訴書,真相將大白,只不過因為案件的特殊性,無法公開辯護詞和起訴書。

既然被告人王振華不服判決,表示要上訴,那麼二審還可以繼續舉證、質證、法庭辯論;而在辯護詞、起訴書、法庭記錄不予公開的情境下,媒體和輿論還真無法僅憑直覺印象就下結論。同時,代表受害人代理律師所提到的受害人及其母親出現的心理創傷,是否有證據表明確係案發事由所致,恐怕也需要經過舉證、質證和辯論的過程,才能被採信或被排除。

蹊蹺的是,被告人王振華及其律師陳有西,卻三萬個自信地堅稱被告人「 無罪」。筆者不知道他們的自信從何而來。根據事實、證據和法律,受害人母親報警陳述、警方委託的上海法醫鑑定機構做出的傷痕鑑定報告(做出了新鮮傷痕、陰道撕裂傷(處女膜破裂)、二級輕傷的結論)、被告人自己承認對受害人有過身體解觸(摸摸、抱抱),這些已經足以構成有效證據鏈,並在一審判決中被法庭裁決有罪並判處5年有期徒刑。

王振華始終堅持自己「 無罪」,事實上也成為了構成法院判決中「 從重」的要件之一。在聘請陳有西為辯護律師之前,被告人王振華最早聘請的上海博和律師事務所的林東品律師,但林律師分析案情和證據材料之後,認為不能做無罪辯護,因此主動退出。

林東品律師是上海刑事辯護的知名大律,不僅身為博和律師事務所主任,而且身兼上海市律師協會刑事專業委員會副主任、華東政法大學教授等社會、高校職務。在成為一名刑辯律師之前,林東品原為華東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教研室主任,其提出的「 犯罪成因過程論」,已成為刑法學、犯罪學關於犯罪原因研究的一個理論流派;成為刑辯律師之後,林律師刑辯成果卓著,是上海市乃至華東地區屈指可數的刑辯大律。

退出的林律師不能做無罪辯護的意見,受害人的傷痕以及上海法醫的鑑定結論、一審判決有罪並「 從重」判以五年有期徒刑的結果,控方在法庭展示的有效證據鏈,都無法撼動被告人王振華對自己「 無罪」的迷之自信。

他憑什麼有如此迷之自信?他如果「 無罪」,那麼就要解釋清楚他在2019年6月29日在萬航渡路的酒店房間裡到底和素昧平生的9歲女童單獨相處的13分鐘裡做了些什麼,以及為什麼會這麼大費周折地委託另一名被告人周燕芬從幾百公里外的江蘇帶來兩名分別9歲、12歲的女童,他挑選9歲的女童留下,並對女童有摸摸、抱抱的身體接觸。

與一名陌生的9歲女童在酒店房間裡單獨相處超過10分鐘,並自述有身體接觸,無論在何種法律語境之下,都涉嫌猥褻;而司法鑑定的結果也證實了女童受到傷害,出現了新鮮傷痕,陰道撕裂傷(處女膜破裂)。如果是在美國的法庭,這已經足以被判處終生監禁的重刑,並被公示為孌童癖。

大費周折地委託中介為他尋覓9歲女童,並事實上與9歲女童在酒店房間裡單獨相處超過10分鐘,這些已經足以構成孌童癖的嫌疑。同時,只要他與女童在私下密閉空間的酒店房間裡有身體接觸,猥褻兒童罪就難以洗脫。

在只有被告人與受害女童一對一單獨相處的酒店房間裡,控方要舉證他與女童有過生殖器的接觸(構成強姦罪)是相當困難的,哪怕女童有經過司法鑑定的處女膜破裂的事實;反過來,被告人及辯方要舉證沒有過與女童有猥褻性質的身體接觸,也同樣是困難重重。

問題是,身為億萬富豪的被告人王振華哪裡來的迷之自信,要百折不撓地堅稱自己「 無罪」?

沒錯,他聘請了全國知名的北京律師陳有西。陳有西也不辜負他的厚望,在律師聲明里言之咄咄地聲稱「 公安外圍偵查排除他任何侵害幼女的嫌疑」,並僭越律師角色和身份,變身臨床心理醫生,為億萬富豪的被告人人格背書,聲稱「 他從無孌童癖和性虐待取向」。

陳有西在接受《中國慈善家》採訪時講:「 王振華當然有錯,他嫖娼的’主觀故意性’是有的,但他16周歲以下的少女絕對不碰,這是他的底線。」難道陳有西律師是長期與他「 一起嫖過娼」的發小?否則憑什麼背書說「 他16周歲以下的少女絕對不碰」。這分明已經超出了猥褻兒童案的合理範圍。

是什麼力量使得全國知名刑辯大律陳有西敢於承接同為刑辯大律的林東品律師坦言不能做無罪辯護並退出的棘手刑案?

在被告人王振華迷之自信的背後,他是一名有著億萬身家的富豪,可以查詢到在案發後、庭審前的財富數據,他個人以45億美元財富位列《2020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榜》第383位;他與兒子王曉松父子一起以430億元財富位列《2020胡潤全球房地產富豪榜》第33位;他與太太一起以491.2億元人民幣財富位列《2020新財富500富人榜》第41位。

根據常識和經驗,億萬富豪的他有足夠多的錢來搞掂許多事。例如,有錢當然能搞掂京城大律來做無罪辯護,有錢也能搞掂京城豪華的法醫鑑定專家團隊出具別樣的鑑定報告;有錢也能夠搞掂不利的所有「 前科」痕跡,包裝出「 從無」的無辜形象;有錢還能夠上下打點疏通各個環節;甚至為了做的像是真的,一審佯輸二審再反轉也不是不可能,這些統統都能通過錢來搞掂。

只是,人們有理由對億萬富豪被告人堅稱自己「 無罪」的迷之自信感到不安和憤概。在億萬富豪王振華迷之自信的背後,是對法律和民智的輕蔑與嘲弄。

唯一值得寬慰的是,一審法庭並沒有採納所謂的京城豪華法醫鑑定專家團隊的鑑定意見,也沒有讓機關算盡的京城大律團隊得逞。

但願億萬富豪被告人王振華堅稱「 無罪」的迷之自信不是基於布好下一步棋,靜等二審反轉的齷齪劇情,而只是他和他的律師團隊為了攪混水的嗡嗡聒噪,或者不過是得了便宜之後洋洋得意的賣乖。要知道,所謂從重判決在我們看來只是從輕,而二審也幾乎不可能再加重判決。他們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反正他們有的是錢,也因此有的是話語權。只是,但願二審判決起碼不會比五年更低,甚至無罪。但願受害女童不要再遭受更多的衍生傷害。但願天下女童都不要遇到一個變態的億萬富豪。但願法律即使不能還我們一個完全的公道也至少不要再赤裸裸地羞辱我們。但願每一個參與此案的人都能秉持自己的良心,不要那麼張牙舞爪,不要那麼指鹿為馬。但願正義雖不在當下,但,我們爭得到!

但願!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