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再露面 釋放什麼信號?

王岐山會被被打倒重演林彪事件嗎?

文:王友群

11月16日深夜,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在「2020創新經濟論壇」發表視頻講話,引發各方關注。

這是9月以來王岐山第6次公開露面。此前,10月24日,王岐山在上海金融峰會發表視頻講話;10月19日、23日,出席「抗美援朝」70周年相關活動;9月30日,出席中共建政71周年活動;9月3日,出席紀念抗日戰爭勝利75周年活動。

今年,王岐山第一次公開露面,是2月27日會見塞爾維亞第一副總理兼外長達契奇。第二次是4月3日出席植樹活動。第三次5月中旬出席中共「兩會」。此後,3個多月沒露面,以至於引發王岐山是否可能被趕下台的猜測。9月以來,王岐山頻頻露面,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我認為,王岐山再露面,釋三大信號。

一、中美關係「不脫鉤」

2020年,中美關係嚴重惡化,面臨全面脫鉤危險。

從中共方面來說。1至6月,三次對美國採取軍事威脅行動,其中兩次是核威脅:1月,中共海軍艦隊到中途島美軍基地附近組織大規模演習;3月,宣布在南海國際水域建成對美發射核導彈的戰略核潛艇「發射陣地」;6月,宣布北斗衛星導航系統完成對美精準核打擊的部署。有評論認為,這是中共對美國發起新冷戰。

從美國方面來說。7至11月,對中共採取四大行動:7月21日,美國責令中共駐休斯頓總領事館72小時內關閉;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被稱為「滅共宣言」的重磅演講;10月3日,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返回美國,美中關係事實上降到代辦級;4個月來,美國高密度地出台一批滅共措施。

中美關係還有一個至關重要的方面是:中共介入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中共「暗黑勢力」與美國「暗黑勢力」,聯手阻擊現任美國總統、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共同支持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希望美國「變天」。

中美關係向何處去?中共內部有不同聲音:一方面,極左派視美國為最大、最壞的敵人,不斷叫囂跟美國斗;另一方面,也有相對平和的聲音。

9月21日,在深圳特區成立40周年前夕,原深圳市委書記厲有為發表《路在何方?》,提出了一系列問題。文章最後寫道:「路在腳下,路在像改革開放初期那樣,要下決心進行全局性、戰略性重大問題的突破,從理論認知、法律制度、實際工作上的突破!」

10月10日,中國國際關係學會副會長袁南生發表《對新冠病毒大流行後中美關係的思考》。文章認為,中美關係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中美關係要 維穩」,要防止戰略誤判,尤其要防止對美國的誤判,誤以為美國已衰落,誤以為他國可以取代美國承擔全球「領導責任」;「中美關係的穩定程度同中美兩國人民的福祉、同國際秩序的穩定程度成正比」。

雖然厲有為、袁南生的思考,仍在中共體制框架內,但是,他們都不希望跟美國脫鉤。

王岐山一直被認為是中共內的開明派。中共改革開放初期,王岐山是青年學者中積極探索如何改革開放的代表人物之一。1979年底,王岐山等4位北京青年學者,受到時任國務院總理趙紫陽接見。1984年,王岐山積極支持並參加力促改革開放的著名的「莫干山會議」。1982至1988年,王岐山一直是趙紫陽的智囊團成員之一。2008年成為國務院副總理後,王岐山是處理中美關係的主要領導之一。

在當前中美關係面臨何去何從的關鍵時刻,王岐山在「2020年創新經濟論壇」上講,「將堅定不移全面擴大開放」。雖然是在中共語境下講的,仍表明了一種態度。

有人認為,王岐山是代表中共向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喊話。這個說法有一定道理,因為拜登已在11月7日自行宣布勝選,美國主流媒體也都宣布拜登勝選,一些國家政要紛紛向拜登表示祝賀,拜登似乎將要入主白宮了。但是,美國總統大選的最終結果還沒有出來。川普陣營關於選舉舞弊的法律訴仍在進行中。如果美國最高法院最終判定川普勝選,那麼,王岐山說「將堅定不移全面擴大開放」是一句空話嗎?我不這麼認為。

去年5月,王岐山會見美國商業人士時說,自己作為國家副主席的工作,是習近平讓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很顯然,王岐山在「2020年創新經濟論壇」上發表講話,是習近平讓他做的,他的看法,也代表習的看法。

什麼看法?就是無論美國總統大選的最終結果如何,習、王都不想跟美國「脫鉤」。

二、金融反腐不停步

10月24日,王岐山在上海金融峰會上發表視頻講話。其中特別談到:「中國金融不能走投機賭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環的歧路,不能走龐氏騙局的邪路」。要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這些話無疑也是代表習近平講的。

2015年6月,中國發生一瀉千里的大股災。從那時起,習開始金融反腐,查處了一批高官和「金融大鱷」,如明天集團創辦人肖建華,華信集團董事長葉簡明,華融集團董事長賴小民,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香港數字王國實際控制人車峰,國家開發銀行董事長鬍懷邦等。

其中,最大的「金融大鱷」是肖建華。據《新財富》2013年第4期報道,至2017年6月底,肖建華的明天系控、參股金融機構資產總規模高達3萬億。國內任何一位首富都無法與之相比。2018年,世界首富貝索斯個人淨資產1388億美元,折合人民幣8888億元,不到明天系資產的1/3。

2006年,中國大陸出現首個P2P網絡借貸(Peer-to-Peer Lending)平台。2015年,P2P平台呈爆炸性增長,最多時達6000多家,催生一批「暴發戶」。2018年6月,大陸出現P2P平台大規模倒閉事件,不少老闆捲款「跑路」,產生一大批「金融難民」。

上述高官、「金融大鱷」、P2P平台老闆,都是或走「投機賭博的歪路」,或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環的歧路」,或走「龐氏騙局的邪路」,在極短時間內暴富的。他們像吸血鬼一樣,或利用內幕信息,或利用監管漏洞,或與監管官員勾結,將吸血管伸向全國各地,養肥了極少數人中共權貴家族,害慘了無數平民百姓。

在「中共國」,金融業是最賺錢的行業之一,長期掌控在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暗黑勢力」手中。2015年的大股災,被認為是江、曾發動企圖置習近平於死地的「金融政變」。上面提到的肖建華等,都是江、曾在金融市場「圈錢」的「白手套」。

10月24日,王岐山在上海金融峰會上話音剛落,中共「民營企業家」馬雲立即發表了一個與之針鋒相對的講話,聲稱:「中國沒有系統性金融風險」。「過去16年,螞蟻金服一直圍繞著綠色、可持續和普惠發展。如果綠色、可持續和普惠包容的金融是錯誤的話,我們將一錯再錯,一錯到底」。

這是公然跟王岐山,也是跟習近平叫板。馬雲實際控制的螞蟻集團,原定11月5日在上海、香港同步上市,上演全球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IPO盛宴(首次公開發行)。11月3日,被習近平緊急叫停。

螞蟻集團上市前,僅散戶申購就創3萬億美元記錄,總市值或可達2.1萬億元人民幣(約3,130億美元)。如果螞蟻集團成功上市,馬雲將成為繼肖建華之後中共最大的「金融巨頭」。

馬雲的阿里巴巴有江澤民孫子江志成的股份,螞蟻金服,江志成也有份。而馬雲收購的香港《南華早報》,背後真正的老闆是曾慶紅。

如果沒有江澤民、曾慶紅這樣有權有勢的人鼎力支持,根本不可能有馬雲的「金融帝國」。

螞蟻集團上市,從申請到獲批,僅用了36天,如此神速,沒有超級權力在背後支持,是不可想像的。本該非常低調的馬雲,10月24日,在上海金融峰會上,突然反常的高調,大有故意跟習、王「對著幹」的架式。習、王很可能立即聯想到5年前的「金融政變」。

習從2015年開始金融反腐,至今「金融政變」風險仍沒消除。王岐山的接連露面,很可能與習將繼續推進金融反腐有關。

三、與江、曾內鬥白熱化

2020年,是習近平上台8年來面臨最大危機的一年。習最大的政治對手江、曾一直在匯聚海內外反習勢力,把習架到火上烤。

為防止有人搞「政變」,習在鞏固軍權(槍桿子)的同時,再次在政法領域發起大清洗,目的是將長期掌控在江、曾親信手中的政法大權(刀把子)奪到手。

4月以來,習抓捕了江、曾政法系統的4大「政治打手」——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重慶市公安局長鄧恢林,上海市公安局龔道安,江蘇省政法書記王立科。查辦了北京市政法委原常務副書記李偉,原內蒙古公安廳長馬明,原江蘇省副檢察長嚴明,原吉林省高級法院副院長呂洪民等一批政法官員。

江、曾提拔重用的一批政法高官被審判,如曾當過陝西省政法委書記的趙正永,因受賄7.17億元,被判死緩;曾慶紅「江西幫」的重要成員、華融集團董事長賴小民,因受賄17.88億元,出庭受審。另有湖北省高級法院副院長張忠斌上吊自殺,司法部政治部主任馮力軍據傳跳樓自殺。

今年,美國對一批踐踏人權的中共政法官員實施制裁,包括新疆政法委原書記朱海侖,公安廳長王明山,公安廳原黨委書記霍留軍,中共駐香港國安公署署長鄭雁雄,副署長李江舟,香港律政司長鄭若驊,保安局長李家超,警務處長鄧炳強等。

美國制裁的最高級別的官員,是中共政治局委員、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陳雖不是政法官員,被制裁的原因,卻與政法工作有直接關係。因為陳是副國級,屬於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之列,對陳的制裁所產生的衝擊力更大。10月26日至29日,中共在北京召開五中全會,陳缺席。11月16日至17日,中共在北京召開「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工作會議」,陳再次缺席。

美國對上述官員的制裁,涉及這些官員及其家屬子女都不能去美國,其轉移到美國的資產都將被凍結,並禁止在美國進行交易,禁止利用美國控制的國際支付系統SWIFT存款、轉帳、買賣股票、基金等一切交易活動。這些落實到個人的具體的實實在在的制裁措施,對中南海各方勢力,必將產生重大影響,並加劇中南海內鬥。

9月22日,紅二代、中國著名地產商、曾經與王岐山關係密切的任志強,被判刑18年。10月2日,原中央巡視組組長、王岐山曾經的大祕董宏被查。

這兩件事在國內外引發的反響非同尋常。10月8日,美國公民力量副主席韓連潮在推特上轉發一則爆料稱,董宏在官場上的份量頂三個孫力軍,董宏被拿下,說明中共內部將要出大事,中南海恐怕會地動山搖。還有人講,習可能拿下王岐山,當年的林彪事件可能重演等。

在習近平的第一個任期內,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協助習反腐打虎,從江、曾手中奪權,立下汗馬功勞。王因此成為江、曾最痛恨的人之一。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前,江、曾人馬在海外對王岐山發起猛烈攻擊,阻止王連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這個目標達到了。但是,2018年3月,王卻成了國家副主席。3年多來,江、曾一直在「離間」習、王。這個「離間計」起到了一定作用。一段時間內,王基本靠邊站了。

但是,2020年江、曾人馬對習發起一輪又一輪攻擊。「習近平必須下台」的聲音,在全世界喊得震天響。特別是10月,海外傳出「江澤民、曾慶紅、孟建柱出手了」,正聯合美國倒習。這些消息傳到國內,肯定會引起習的高度警惕。3年多來,習也一直在觀察,王岐山非常低調、內斂,並沒對習構成任何威脅。

9月以來,王岐山頻頻露面,特別是近期接連在兩個重要會議上發表講話,表明:習、王關係不僅沒有破裂,而且,習在幾乎無人可用的情況下,不得不借重「老臣」王岐山,共同應對江、曾的攻勢。

習若順天行,絕處可逢生

目前,從國際上說,美國「暗黑勢力」正聯合全球「暗黑勢力」,企圖把川普趕下台;從國內來說,中共「暗黑勢力」的總代表江、曾,正匯聚所有反習勢力,企圖把習趕下台。

圍繞美國總統大選發生的鬥爭,是美國歷史上乃至人類歷史上,一場驚心動魄的善惡大戰、正邪大戰、神魔大戰。川普站在善的、正的、神的一邊,最後的結局早已註定:川普必勝。

習、王與江、曾之間的鬥爭,有雙重性質:一是中共內鬥。這是由中共「假、惡、斗」的本質決定的,幾十年來,中共一直在進行你死我活的鬥爭。二是正邪之戰。2013年至2017年,王岐山協助習反腐打虎,雖然是為了從江、曾手中奪權,但是,他們查辦的440個副省(部)級及以上高官,沒有一個是冤枉的。這件事是值得充分肯定的。當時,習近平心存「頭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這一念,因而,得到神助。2018至2020年,習查辦的一批江、曾提拔重用的嚴重腐敗分子,也沒有一個是冤枉的。

說江、曾是中共「暗黑勢力」的總代表,是因為他們是中國內政外交的總禍根。其最邪惡之事是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被稱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江、曾欠下的血債實在太多太大,註定他們只會按最邪惡的思想思考並行動。川普勝選後,他們將繼續反美,在國內他們將繼續千方百計把習趕下台。

對習近平來說,唯一正確的選擇是:對外,跟以川普總統為代表的美國政府搞好關係;對內,抓捕江、曾,解體中共。

中共十九前,老天爺給過習正確選擇的機會,但是,習白白錯失了;結果,3年來,習一直生活以江、曾為首的「暗黑勢力」製造的「政變」陰雲下。今天,習再次面臨正確選擇的機會,很可能是最後一次機會。

希望習珍惜上天賜予的最後一次拯救自身於危難、拯救中華民族於危難的寶貴機會。

来源:大纪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