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美人,請受郭敬明一拜

文:林孤 

「 冒充專家冒充上流社會,哪兒TM有上流啊,全TM下流。美的標准他們定,這就是一班寄生蟲,騙吃騙喝騙炮友。 」

千古風流人物,還屬今朝牛B。

2008年9月,「 30省市作協主席網上賽小說 」活動開始。

文字比賽還沒開始,文人罵戰卻是火熱朝天。

河北省作協副主席談歌和河南省作協副主席鄭彥英與韓寒的「 罵戰 」,為作協小說賽,打響了開門紅。

韓寒:「 如果我當作協主席,下一秒就解散作協。 」

河北省作協副主席談歌在聽聞後,也炮轟韓寒:「 要是我當韓寒他爹,下一秒就把他掐死。 」

一切恰如兩年前韓寒出版的長篇小說《一座城池》裡寫得那樣:

「 我到現在還沒有想明白,那些明明都是下流的人,為什麼湊一起就叫上流社會了呢? 」

——韓寒

20年前,韓寒上了央視一檔節目,叫做《對話》。

一群教育專家、社會名流、自詡有涵養有文化的精英人士,對著韓寒頤指氣使:「 你還年輕,不要太狂妄,你紅不了幾年。 」

20年後,回頭再看,一切都是這麼諷刺。

博客時代,韓寒稱王,博客退出歷史舞台之後,曾經的博主一半淪為了公知,韓寒不再寫書,轉身去當了賽車手。

並,成為中國唯一一位拉力賽和場地賽雙料年度冠軍,韓寒沒當公知。

再後來,韓寒轉型做了導演,個人累計票房幾十億,沒有偷稅漏稅欠一分錢,奉公守法,依法納稅。

而當初指責韓寒的那一批愛國主義青年,不少人去了美國,再也沒有回來。

高尚從來不用證明,就像卑鄙永遠無法掩蓋。

作協如是,書協、美協,亦如是。

2020年,王筱麗當選為青海省美術家協會第七屆主席。

除去青海美協主席這個頭銜之外、王筱麗還有另外一個頭銜——美女畫家。

2021年3月24日,一篇文章指出青海美協主席美女畫家王筱麗的多幅畫作涉嫌抄襲書畫家馬寒鬆的部分作品。

(馬寒松:連環畫《西遊記》《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盜》,就是他繪製的,許多人的童年回憶。)

文章一出,王美人瞬間上了熱搜。

3月26日,王美人承認抄襲,公開向原作者馬寒松道歉。

本人寫文十年,也看了20年的書,自問中華漢字是認識不少的,詞語釋義也多半能夠理解。

可我生平第一次,對於「 抄襲 」這兩個字,還是產生了誤解:

你們管這叫抄襲?

這TM難道不是打印之後的複制粘貼?

是說「 抄襲 」的人腦子壞了,還是認為我們看見「 抄襲 」的這群人,眼睛都瞎了?

另外,你們管這叫美人,這就冠上「 美女畫家 」的頭銜?

——你們是對美人有什麼誤解,還是從來沒見過女人?

李莫愁跟小龍女換個衣服,郭美美監獄裡卸了妝,顏值拉出來都能吊打王美人三圈。

美術圈遍地美女,卻唯獨美協主席被評上了「 美女畫家 」。

一個真敢捧,一個真敢接。

王美人,請受郭敬明一拜

王美人同時向馬寒松和網友們表示誠摯的歉意,希望懇請大家的原諒。

王美人,你怕是對「 道歉 」這兩個字,也有什麼誤解。

你應該向郭敬明學習。

莊羽等郭敬明的道歉,等了15年,然後郭敬明在「 誠懇道歉 」之後,還出資設立了一個「 郭敬明反剽竊基金 」,專門用來打擊像郭敬明這樣的抄襲者。

建議王美人也吸取經驗,先辭職,再出錢成立「 王筱麗反剽竊基金 」。

王美人這邊向郭敬明學習完了之後,郭敬明就得向王美人深情跪拜了。

對比今天的王美人「 抄襲 」事件,我們都應該深刻地自我反思一下。

過去,對於郭敬明、對於賀電副廳長、對於賈淺淺,我們是不是都罵得太狠了。

郭敬明是抄襲了莊羽的《圈里圈外》不假,可好歹也有自己的二次加工藝術創作部分;賀廳長的《平安經》不堪入目不假,可好歹「 平安 」之前的每個詞,都是人家集思廣益頭腦風暴之後苦思冥想出來的;賈淺淺沾了她文化爹的光不假,可似乎也沒人扒皮出來賈淺淺的詩抄襲了誰的,人家好歹算是原創詩人。

「 抄襲圈 」鄙視鏈:

垃圾原創》胡編亂造》洗稿》抄襲》搬運。

王美人正好就在「 抄襲圈 」的最底層,她不是抄襲,而是搬運。

「 我們不生產內容,我們只是內容的搬運工。 」

青海美協的主席都是這個吊樣子,其他的「 美女畫家 」,可想而知。

王美人的道歉,著實假得要死,演技看得我尷尬症都犯了。

她只是搬運了馬寒鬆的一幅畫嗎?

——不,她搬運了幾十幅。

馬寒鬆的畫只是最近才被抄襲的嗎?

——不,他被抄襲了整整30年!

5年前,王美人就開始搬運盜用馬寒鬆的畫了!

王美人,請受郭敬明一拜

2019年初的「 葉永青抄襲事件 」鬧得沸沸揚揚,結果也沒能就此立標杆,藝術圈抄襲事件仍未消停。

而實際上,早在1989年,馬寒鬆就發表過保護知識產權的文章了,無濟於事。

2016年就有朋友轉過王筱麗的作品給馬寒松看,說他被抄襲了,兩人的畫幾乎一樣。

當時,馬寒松還隨手發了個朋友圈半開玩笑地吐槽。

當然,那個時候,王美人還不是美協主席,抄著抄著,一路從理事,抄到了美協主席。

美協主席都在抄,阿貓阿狗不跟著剽竊,那才真是見鬼了。

美協主席都這個水準,美協這個機構,真藝術家鳳毛麟角、官僚主義作秀表演倒是玩得賊溜,捧臭腳共舉杯,盡是些沽名釣譽之徒。

所謂的美協、書協、作協,趁早解散拉倒。

藝術和內容創作,本身是乾淨的,「 藝術家 」們堆到一起的時候,這塘水,就渾了。

寫了幾年的公眾號​​,鄙人有幸,曾被某大V邀請拉進了一個「 自媒體大V聯盟 」群。

我當時錯覺以為,連自媒體這個行業都要搞一個「 自協 」,推薦個美女主席帥哥主任之類的東西了。

一進群裡,就要求新人自我介紹。

喔豁,頓時我就開了眼界見了天地:

「 我是千萬爆文寫手某某某 」、「 我寫的文章被人民日報轉發過 」、「 我寫文章開了個寫作班,目前有超過一千名學員 」、「 我是年度自媒體十大風云榜人物之一 」…

一個一個來,輪到我自我介紹了,本人沒那麼多牛逼的頭銜,憋了半天就只能說這一句:

「 我職業懟人20年,專治各種吹牛逼! 」

甭管什麼圈,到最後都是一屋子的花圈,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東西,搞那麼多頭銜加那麼多戲,早晚花圈還沒送來的時候,人就先被砸死了。

《芳華》大火之後,馮導和一群藝術家還有社會名流人士,可能是喝大了,趁著酒勁,非得讓女主角苗苗即興跳一段舞。

陳道明打了個圓場:「 人家女孩子高跟鞋穿短裙,不方便。 」

一群老色批眼放精光:「 那就把鞋子脫了,比劃兩下就行。 」

陳道明當即發火了:「 你們TM是沒看過女人跳舞還是怎麼的? 」

孫悟空的金箍棒都被掰彎了,這群老藝術家,還能上哪兒看鋼管舞去?

脫了鞋之後就得讓你脫衣服了,藝術嘛,總歸是要犧牲的,名流嘛,到底是要獻身的。

一脫到底,一鏡到底,一站到底,一夜成名。這就是某協、某圈、某藝術家、某名流的底褲顏色。

上流社會,下流人生,卻偏偏還要自詡為中流砥柱。

白雲吶,趕緊回去閉門寫書吧,村頭廁所可沒紙啦,你再不寫書,村民們的屎可就憋不住啦!

當心他們回頭都上你家房頂啊!

王美人,請受郭敬明一拜

 

來源     林孤小姐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