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14 日

王健林:2020最慘的人

在疫情的巨大衝擊面前,金字塔頂尖的人也受到重創,而且是站的越高、跌的越慘,財富越多、損失越重。

王健林,絕對是2020最慘的富豪,沒有之一。

前兩年老王剛剛轉型,全面推進去地產化,並把重心放在了商業地產和院線上,今年這兩個行業就遭遇了空前暴擊,在疫情下的一片哀嚎遍野之中過得更為淒慘。

時代的一粒沙,落在普通人身上,那就是一座山。

即使是光輝如首富,也一樣要受到命運的擺佈。

王健林

一、院線:復工無期、顆粒無收

疫情期間,看到其他行業業績暴跌、腰斬,影視行業都心生羨慕,因為他們的業績直接為零。而他們錯過的這段時間,恰恰是全年收入最重要的黃金期。

2019年春節檔票房58.59億,2020年春節檔顆粒無收。 2019年五一檔四天合計票房超15億元,2020年五天假期票房為零……有業內人士悲觀表示,今年三分之二的收入應該要沒有了。

「 整個行業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導演、編劇陳思誠在「 電影行業應對疫情影響」專題網絡會議上如此大聲疾呼。

行業形勢已經十分嚴峻。公開數據顯示,2020年初至今,有5328家影視公司註銷或吊銷,是2019年全年註銷或吊銷數量的1.78倍;今年前兩個月,影院類企業新增不到8000家,與2019年同期相比,新增數量下滑25%。

巨頭也一樣面臨生死一線。據報導,3月16日,北美第一大院線AMC宣布關閉全球1000家影院,其中美國630家

3月26日,AMC發布聲明稱,公司從4月開始不再支付旗下影院的租金、解僱600名員工,並對包括CEO在內的2.5萬名員工暫時停職以留存現金。近期,國際評級機構標普已給予AMC院線垃圾評級(CCC-),進一步加劇了市場對AMC的看衰。

值得注意的是,這家北美第一大院線屬於王健林,老王在這裡可是栽了一個大跟頭。 2012年,萬達集團斥資26億美元併購了AMC,如今AMC市值僅剩5億美元,前段時間最低谷時甚至跌到了2億美元,20億美元巨款說沒就沒了。

萬達電影本身,也是迎來了至暗時刻。萬達電影自2015年上市以來,首次出現虧損,2019年歸屬淨利潤巨虧47.29億元,剛公佈的今年一季度報告稱,萬達電影2020年一季度繼續虧損5.5億至6.5億元。市場還出現了萬達將裁員20%至30%的傳聞。

更慘的是未來仍然看不到希望,現在各行各業都開始復工,但院線開門一直是遙遙無期,尤其是在北京,相比健身房、游泳館這些密閉性場所,至少還品嚐到了兩天「 報復性消費」的快感。而在第二次疫情反彈的暴擊之下,院線重新開門的希望被擊的粉碎。

要知道,曾經的萬達電影巔峰時期市值高達1400億,如果當時算上萬達影視,2000億的市值還是沒有多大爭議的。

但現在萬達電影的市值只有300多億,近乎八成的暴跌,「 國民首富」的心臟也未必能扛得住。

二、商業地產:一夜入冬、巨債壓身

用「 冰火兩重天」來形容今年的樓市最恰當過不過,一邊是住宅市場一片火熱,「 報復性買房」頻頻上演;但另一邊老王的大本營商業地產,卻是一夜入冬。

樓市熱度持續攀升、「 萬人搶房」頻頻上演。根據保利投顧研究院監測,5月全國客戶看房熱度指數為152,與4月水平持平,屬於近1年來高位水平。

各地紛紛傳來「 搶房鬧劇」:在北京,一網紅盤5分鐘賣了超過700套;在深圳,7分鐘288套房被搶光,千萬豪宅也需要排隊購買;在蘇州,三個樓盤同時「 秒光」,一個60秒銷售12億,一個9秒賣掉9成,一個1分鐘售罄銷售5.4億。

樓市的另一頭,商業地產卻是瑟瑟發抖。線下門店關閉、物流受阻、貨賣不出去、庫存嚴重擠壓,造成資金回籠週期延長,現金流承壓已經成為普遍挑戰。僅僅2月期間,商業地產客流量下跌至少80%!

疫情發生之初,老王大手一揮,十分豪氣地免除了商戶一個月的租金。 1月28日,大連富豪王健林名下萬達商管集團宣布,將對全國各地所有萬達廣場的商戶自1月24日-2月25日時間內的租金及物業費實行全免政策,老王的舉動引得了社會的一致點贊。

然而,老王的雖然是面子是維護住了,但是裡子卻是真真實實地傷透了。萬達商管為商戶免租一個月,意味著需要承擔的費用將超過40億元。加上一季度的商場經營幾無現金流,萬達商管的「 錢袋子」將承受重大考驗。

老王的錢袋子其實已經十分緊張,萬達商管的賺錢能力本來就在持續下降。 2019年前三季度,萬達商管實現營收490.98億元,同比下降31.83%;實現淨利潤244.96億元,同比下降26.06%。

隨著業績下滑,萬達商管的經營性現金流也大幅減少。 2019年前三季度,萬達商管經營性現金流淨額為93.53億元,而2015年之後的幾年裡該,項指標均為300億上下,現金流減少將不利於對債務和利息的保障。

如今的老王,又面臨巨債壓身的困境。數據顯示,目前萬達商管境內存續債券16只,存續規模722.52億元。其中有8只總餘額為436.94億元的債券將於一年內到期,將面臨較大集中兌付壓力。

被逼緊了的老王,玩起了驚心動魄的債務騰挪術。 4月14日,萬達商管自2017年以後首次發行了一筆境內債券,發行上限50億元,期限為3年期,該券擬用於「 17大連萬達MTN002」。

這筆被置換的債券,債務總額為60億元,將於4月19日到期,這幾乎要求無縫對接,不能出任何差錯。

此次發債的利率,但我們可以參考2019年末,萬達集團海外公司的一筆3年期5.5億美元債券,票面利率已衝到7.5%;但要知道,萬達商管的租金回報率僅有約7%。

那麼,在疫情衝擊,營收幾乎斷流的情況之下,老王該怎麼提升自己的回報率?這筆債務到期之後,老王能否順利填坑?還是要繼續以新債還舊債?

一邊是不斷增大的債務壓力,一邊是大筆支出正在路上,老王還有很多「 小目標」,都需要實打實的真金白銀。

截至2019年12月末,萬達商管在建及擬建萬達廣場19個,擬投資164.91億元,已投資59.81億元,未來仍需投入上百億。

曾經將1個億視為小錢、曾經穩居首富交椅的老王,當年絕想不到自己也會需要為錢發愁。

三、從「 命運的寵兒」到棄子?

正所謂時勢造英雄。正如老王此前常說的一句話:「 做企業一定要講求順勢而為。」

老王的發家史,其實正是「 順勢而為」的結果。

在王健林僅僅是一個無名小卒的時候,曾經與朋友們去了一次香港,在晚上酒足飯飽之後、欣賞維多利亞港夜景時,王健林開始感慨人生:「 人這一輩子就是應該有這麼一棟樓,否則白混了呀。」

當時就遭到了朋友的嘲笑——「 小王,你就做白日夢吧。」

不知王健林是不是在那個夜晚,就下定了要讓朋友們刮目相看的決心。

王健林

總之憑藉著自己與眾不同的前瞻力和判斷力,老王都準確地把握住了時代的機遇,一路扶搖直上:

1990年,大連市城區改造,在無人看好的情況下,王健林卻把握住了這一機會,憑藉著棚戶區改造賺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也由此在大連站穩了腳跟。

1992年,趁著「 南巡」東風,王健林迅速地完成公司改制,將公司變為大連萬達;

1994年,甲A聯賽正式開始職業化,王健林投身足球,大連萬達隊在五個賽季內四次奪得頂級聯賽冠軍;

1998年商品房改革,王健林退出足壇,全心全意做大地產業務,由此成為了中國房地產黃金年代的最大受益者之一。

然而風水輪流轉,命運女神並不會一生都眷顧一個人。自與中鐵的大馬城之爭之後,老王就開始走了下坡路,一路擴張變成了頻頻自救,王健林的「 買買買」,也轉化為「 賣賣賣」。

一邊是資產的白菜價大甩賣,一邊是萬達的股債雙殺,老王的資產飛速蒸發。

老王歷來在萬達年會上都有一展歌喉的習慣。而他每年唱的歌,都成為了他命運的真實寫照。

2015年,王健林唱了一首《向天再藉五百年》,那年的他在天命的眷顧下,超越馬雲和李嘉誠成為了中國首富。

王健林

2017年,王健林唱了一首《一無所有》,而2018年,被迫瘋狂甩賣資產的王健林真的走向了「 一無所有」。彭博億萬富翁指數榜單顯示,王健林財富蒸發值達109億美元(約合人民幣737億元),是2018年中國財富縮水最嚴重的富豪。

然而事實證明,沒有最慘、只有更慘。 2019年,新財富500富人榜顯示,王健林的財富值從2018年的1783億元,跌至2019年的1499億元,1年間財富蒸發284億,被廣大網友戲稱成為榜單史上「 最慘」首富。

正所謂,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在這個時代,選擇永遠會比努力更加重要。那麼老王的2020將會如何?

讓我們拭目以待。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