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王滬寧可能被取代的六個信號

王滬寧

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意識形態總管王滬寧,是近幾年中共急劇向左轉、回歸文革的關鍵人物。各種跡象表明:王的許多做法非常不得人心,在中共二十大人事布局中,其地位可能被其他人取代。

王滬寧是1995年被江澤民、曾慶紅從上海復旦大學提拔到北京中南海工作的。當時,江是中共黨魁,曾是中央辦公廳主任。

1995年至2021年,26年間,王滬寧歷經三任中共黨魁——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2002年至2012年,胡鐵濤任中共黨魁10年,但只是一個傀儡,重大問題仍是江、曾說了算。因此,1995年至2012年的17年,王滬寧實際上是在為江、曾服務,是江、曾最重要的「筆桿子」。

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上,習成為中共黨魁。2013年到2017年,習主要致力從江、曾手中奪取最高權力。期間,王滬寧以低調、幫習包裝「習思想」,獲習信任,終於在2017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上成為中共政治局常委。

王滬寧主管中共意識形態三年多,不斷給習灌馬列主義迷魂湯,把習捧上天、摔下地,來來回回地折騰,在2018年中美貿易戰、2019年鎮壓香港反送中運動、2020年隱瞞疫情導致瘟疫全球大蔓延的過程中,不斷給習挖坑。結果,促使習快速將一手好牌打成爛牌。

明年中共將召開二十大,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政治局委員等都將換屆。

習上台八年多以反腐名義抓捕江、曾提拔重用的許多黨政軍高官,得罪了替江、曾掌管「槍桿子」(軍權)、「刀把子」(政法大權)、「錢袋子」(財經大權)的眾多高官。這些人對習恨之入骨,一直千方百計想把習趕下台。現在,他們正在國內外合力造勢,將身處懸崖邊的習往下推。

習已意識到危險就在眼前,正竭力謀求三連任,確保習的親信在二十大人事布局中占據關鍵崗位。從海內外媒體報道看,至少有六個跡象表明,王滬寧意識形態總管的地位可能被取代。

第一,習最大的政敵江澤民「被歸零」

6月 7日,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發表署名「宣言」的文章《社會主義沒有辜負中國》,被各大黨媒轉載。文中,習近平的名字出現四次,毛澤東三次,鄧小平一次,江澤民0 次。6月8日,《人民日報》發表署名「宣言」的文章《中國沒有辜負社會主義》,習近平的名字出現六次,毛澤東一次,鄧小平一次,江澤民0次。

5月1日,中共中央機關刊物《求是》,發表中共全國政協副主席張慶黎的文章《維護黨的團結和集中統一事關黨的興衰成敗》,也被黨媒大量轉發。其中談到中共領導人時,只提到毛澤東、習近平,江澤民的名字沒有出現。

中共早就計劃在紀念建黨百年時頒發黨內最高榮譽——「七一勳章「。5月31日,新華社公布「七一勳章」提名建議人名單,共29人,沒有江澤民。

王滬寧的真正主子江澤民「被歸零」,王的處境可能大不妙。

第二,習不滿王操控的大外宣

5月31日,中共政治局集體學習時,習就中共大外宣發表講話稱:「要注重把握好基調,既開放自信也謙遜謙和,努力塑造可信、可愛、可敬的中國形象」。

這顯然是習對王滬寧主管的中共大外宣,「棍子」滿天飛,「帽子」胡亂戴,污言穢語到處噴的不滿。

中共央視曾經罵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是「流氓賭徒」、「人類公敵」。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外辦主任楊潔篪痛斥美國「沒有資格居高臨下同中國說話」,「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不承認美國倡導的普世價值」,「中國人不吃這一套」等。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稱,「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武漢」;警告美、英、加、澳、紐西蘭「五眼聯盟」,「小心他們的眼睛被戳瞎」;罵「美日狼狽為奸」,日本「背信棄義」,「引狼入室」,「甘願充當美國的戰略附庸」等。

中共駐法國大使館罵法國學者邦達茲是「小混混」、「小流氓」、「瘋狗」、「噴子」等。中共駐巴西里約熱內盧總領事李楊,罵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為「美國走狗」丶「敗家子」。

5月1日,中央政法委官網「中國長安網」發布一張合成圖,對比中共火箭點火和印度火化屍體點火,並加上「中國點火VS印度點火」字樣,對印度疫情惡化,死人很多進行嘲諷。

這些充滿火藥味的「戰狼」語言和毫無人性的圖文展示,讓中共在全世界顏面掃地,招致極大的反感與厭惡,效果適得其反。

第三,劉鶴否定文革的舊文再發表

5月5日,大陸網易發表現任國務院副總理劉鶴2008年的一篇舊文,但把標題改為《沒有對文革災難的反思,就不可能有今天中國經濟的增長》。

文章第一段寫道:「改革初期,鄧小平決然否定了『文化大革命』的錯誤,結束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政治路線,國家的工作重點轉移到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在那時,世界上的大部分人沒有意識到這項歷史性決策的非凡意義,甚至到了今天,還有人懷念『文化大革命』帶來的平均主義貧困和那時享有的精神特權,但是中國已經向前邁出了不可逆轉的一大步。」

劉鶴認為,「在反思文化革命教訓基礎上形成的發展共識」,是過去30年中國創造經濟奇蹟的首要原因。「沒有對『文化大革命』災難的反思,就不可能有今天中國的經濟增長。正是『文化大革命』的反面教育作用,中國人認識到了『以階級鬥爭為綱』理論的錯誤和荒謬,認識到了閉關鎖國的嚴重惡果和悲劇結局,也認識到了作為一個人所經歷的可怕危機和噩夢」,中國人才有了擺脫貧困、結束動亂、推動改革和開放的強烈願望。

文章還強調了「對外開放」的重要作用和「堅持市場化的改革方向」的重大意義。

劉鶴的這篇文章曾被收錄於2008年出版的《中國經濟50人看30年》中,原標題是《中國經濟三十年與未來長期問題》。

劉鶴有「中共體制內改革派」的名聲。習近平曾向來訪的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多尼隆介紹說:「這是劉鶴,他對我非常重要。」在中美貿易談判中,劉鶴是中方首席談判代表,有時直接掛著「習近平特使」的頭銜。

劉鶴是習最重要的經濟決策顧問,無論習外訪還是在國內視察,劉常伴左右。最近的例子是,6月7日至9日,習在青海考察時,劉也陪同在側。

上述劉鶴舊文的基本觀點與王滬寧主導的回歸文革的極左說法是完全不同的。網易發表此文,且用了一個異常響亮的標題,大有與王滬寧唱對台戲之意。網易發此文,背後可能有中共高官支持。

第四,趙紫陽與美國經濟學家對話被高調發表

5月27日,網易發表題為《一份罕見的高層談話記錄,信息量巨大(高手對決,沒有廢話)》的文章,全文轉載1989年香港出版的《弗里德曼在中國》一書中的對話實錄,還配發了趙紫陽的彩色照片。

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是中共體制內改革派代表人物之一,因反對鄧小平1989年「六四」屠殺被鄧趕下台。弗里德曼以主張自由巿場經濟聞名於世,曾獲197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這兩個人的對話,涉及當時中國最敏感的價格改革問題。

對話一開始,趙紫陽說:「今天機會難得,主要是想聽聽你的意見,你對我們的改革很關心。在經濟學方面,你是個大教授,我是個小學生。你從遠道而來,話應該是由你多說,我多聽。」

弗里德曼表示,中央權力下放是個關鍵,下放得越多越好。抑制通貨膨脹只有一個辦法,就是約束貨幣供應量,在中國就是要少印鈔票。他認為中國的通脹問題,不在於投資或消費,而是錢印得太多了。

弗里德曼認為放開價格,實行價格改革,並不會引起通貨膨脹。如果官價低但買不到東西,實際不是低價。他還表示,改革的最關鍵問題,就是不要半途而「膠」,不進不退。

對話結束時,趙紫陽說:「我再次對你提出的有益建議表示感謝,我和我的同事們會很好研究你的建議的。總之,中國的改革是不會變的。我完全同意你所說的,中國的發展完全符合美利堅合眾國人民的利益。」

跟劉鶴的舊文一樣,這篇重要訪談,也是由網易發表的。標題同樣醒目、大膽、尖銳,所談內容有很強的現實針對性。趙紫陽虛心聽取專家意見、從善如流的態度,也躍然紙上。

這篇對話跟王滬寧主導的那些充滿馬列教條、好勇鬥狠、僵化刻板的說教與報導,形成強烈對比。網易發表此文,背後可能也有中共高官支持。

第五,《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被重炒

1978年5月10日,中共中央黨校內部刊物《理論動態》刊發經胡耀邦審定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11日,《光明日報》以「本報特約評論員」名義在頭版公開發表,新華社當天發了通稿。12日,《人民日報》、《解放軍報》等全文轉載;13日,又有多家省報轉載。此文在當時引發巨大反響,在全國引發一場關於真理標準問題的大討論。

今年3月至6月,大陸各大媒體不斷發表文章,高調宣傳上述文章出爐的過程及重大意義。

比如,3月24日,《光明日報》發文,特別談到鄧小平對上述文章的肯定和支持。當時,鄧藉助這篇文章的發表,號召「撥亂反正,打破精神枷鎖,使我們的思想來個大解放」。

又比如,5月31日,封面新聞發表文章,特別談到上述文章經時任中央黨校副校長鬍耀邦審定並發表的情況。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要害在於:否定文革,否定當時的中共黨魁華國鋒堅持的「兩個凡是」(凡是毛主席作出的決策,我們都堅決維護;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們都始終不渝地遵循)。

鄧小平在支持真理標準大討論的過程中,取代華國鋒成為中共真正的領導核心。之後,以逐步削權的方式,剝奪華國鋒擔任的中共中央主席、中央軍委主席、國務院總理職務,並將華身邊一批副國級高官全部撤職。

近期,大陸媒體圍繞《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發表系列文章,代表了中共體制內改革派的心聲,是對王滬寧主導的文革回潮的回擊。

第六,某些中共大外宣媒體倒習之聲不斷

6月10日,有江澤民派系色彩的海外媒體發表《誰來監督黨中央》,矛頭直指習近平。

6月11日,上述海外媒體發表《俄媒聚焦習近平對青海藏民講話:有斯大林風格》,借俄羅斯媒體之口,暗批習近平是「斯大林」。

6月8號,上述海外媒體報道《人民日報》6月7日、8日發表的兩篇提到「江澤民」的次數皆為0的評論時,特地配發一張照片,排列順序為毛、鄧、江、胡、習,將江澤民放在最中間,習靠邊站,真是煞費苦心!

5月28日,上述海外媒體發表文章,對中共動員全社會學習新「四史」進行炮轟,直指習近平「功利地以一種歷史虛無主義代替另一種歷史虛無主義」。文章最後質問道:「以此信條所建構出來的『歷史』究竟是學習還是精神控制?」

早在2018年12月3日,上述海外媒體發表《極左撕裂中國 習近平應負責任》,要求習全面檢討。

結語

其實,王滬寧禍害習的手法非常拙劣。比如,2020年3月大瘟疫從武漢蔓延全世界給各國人民帶來深重災難時,王滬寧竟然主導以最快的速度出版《大國戰「疫」》。新華社的報道稱,該書「集中反映習近平總書記作為大國領袖的為民情懷、使命擔當、戰略遠見和卓越領導力」。這與其說是在歌頌習,無異於在罵習。此消息一出,網上立即炸了鍋似的,惡評如潮,罵聲震天。

但是,習因被王滬寧灌的馬列主義迷魂湯所惑,長期聽不到、看不到真實情況,一個誤判接一個誤判,以至於內政外交許多大事都辦砸了,罵習、反習、倒習之聲,遍及海內外。

時至今日,習處境危殆,對王滬寧的問題有所認識,可能安排其親信取而代之。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