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子:烏克蘭的等待

烏克蘭

前些天,看到烏克蘭民眾在街頭下跪,向神祈禱的照片,有些感觸。

我是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天數的。無論從歷史預言的準確成度,還是從歷史反思的總結來看,確實這樣,歷史表面原因的背後,往往是有深層原因的。

在我心中,烏克蘭是個美麗的、一度信神的國度。信神的國度在其正信時期是輝煌的,烏克蘭的歷史見證過這一點。這次烏俄戰爭,我一直同情烏克蘭人民,但始終介懷一件事情,因為以我的認知,可能這件事,會烏克蘭失去神佑,成了天棄之國。

烏克蘭近年一直在支持逆天反神的中共,是中共海軍力量與技術的關鍵支持者,有評論說沒有烏克蘭就沒有中共海軍,確非虛言。而且從烏克蘭在一些事情的舉措中,也能看到中共立場的影子。不論政客怎樣以利益作說辭,按傳統觀念, 違棄道義的捨本逐末,等於在飲鴆止渴,從來都是危險的。有傳統觀念的人,不能不慎重思考兩個問題:

一. 烏克蘭支持邪惡中共,而中共是反神的。

中共並不是無神論,而是反神論。不是No believing,而是Evil Believing。中共迫害過所有對神有正信的人群,包括從宗教到世俗,從釋儒道、基督教到法輪功,現在其迫害仍未停止。對於信神的國家與人來說,這樣的政權無疑是邪惡的。

用信神的眼光看,支持中共這個反神組織,就等於對神的背叛與宣戰。試想一下,如果有一個人一邊乞求你的幫助,一邊沖你捅刀子,你怎麼看待這個人?那麼一個國家,一邊求神庇護,一邊參與逆天反神,上天怎樣看待這個國家?神是救度世人的,未來之門對所有眾生本來都是敞開的,但是,任何國家或人,如果自己選擇了反神,就等於自棄,等於自己放棄未來,也就成了天棄之國、天棄之人。天棄之國必然災難叢生,災難就包括戰爭。

二. 烏克蘭支持邪惡中共,而中共是害人的。

中共一直是臭名昭著的人權惡棍,其在地球上作惡的危害,超過當年納粹,在國內國際都被視為流氓。幫助人權流氓增強軍事力量,就如同給作惡的壞人遞上一把害人的刀,即使沒直接害人,也難脫幫凶之嫌。

幫助壞人等於傷害自己。

我們看到世界很多民眾發自內心幫助烏克蘭人民,這種基於人性的同情,給烏克蘭帶來了人性的溫暖。但中共卻是教唆人要泯滅這種人性的,前段中共的表現,想必已使烏克蘭人民對此深有體會了。

我們也看到台灣幫助烏克蘭發聲,對入侵烏克蘭發出了抗議。可是,地球人都知道,烏克蘭幫助的中共海軍,其作戰目標正是台灣。將心比心,也許該想到的事會很多。

人們也看到歐洲很多國家為烏克蘭發聲和支援,但不能忘了,烏克蘭支持的中共,和歐洲整體普世價值是對立的。如果烏克蘭對中共的觀念不改,那麼對歐洲而言,烏克蘭被逼加入北約這事,反而正像病毒打入人體,對歐洲禍福難料。因為,價值觀造成的分歧,將遠超像烏俄民族爭端或地緣利益造成的分歧。何況在邪惡共產主義被全世界唾棄的今天,幫中共強大其軍事力量,增強其作惡底氣的,無疑對全世界來講都是背道而馳的。

中共一直是欺壓人民的強權暴政,是人怨天怒的。烏克蘭反對別的強權欺壓自己,卻支持了欺壓別人的中共強權,這種自相矛盾,體現出國家道義價值觀的扭曲,這和中共「馬列主義尖朝外」的處事觀念有些如出一轍了。古人講: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支持欺壓別人的強權,結果自己被迫去反抗強權欺壓,這種前緣後事,讓人很難不往因果輪報上聯想。所以,烏克蘭未來的走向,與其如何反思對中共的態度,必有莫大關聯。

戰爭終歸是殘酷的。守衛家園的烏克蘭人民是值得同情與珍惜的,就像反對戰爭的俄羅斯人民值得珍惜一樣。和平,失去時才發現彌足珍貴,正因如此,各角度反思一下深層原因,避免再滑向更深的泥潭,就變的非常重要,這對烏克蘭何嘗不是一種幫助。

在神的面前,我們像無知的孩童常會犯錯,但上蒼也賜予了人最珍貴的禮物:選擇的權力。作為人類,即使表面已無法選擇事情的走向,我們也要選對靈魂的去向。一個有正念的人,一定會選擇退出逆天反神的陣營,死,也要死在神的懷抱,而不去落入撒旦的魔掌。

機會每一刻都在,每一刻都在流逝。烏克蘭等待的改變,也許正在等待烏克蘭自己的改變。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