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Vogue》找來9位黑人糢特拍封面大片,評價大翻車!

黑人模特

這兩天,英國版《Vogue》雜志公開了2022年2月刊的封面大片,

照片非常特別,一下子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這是因為,封面照是由9位黑人糢特共同完成的。

拍攝時特意沒打很亮的燈光,背景顏色也比較暗,

從視覺效果,到營造的氛圍感,都非常獨特。

策劃這組大片的人,是英國版《Vogue》的主編Edward Enninful,

他表示,策劃這組大片是為了慶祝非洲裔糢特的崛起,跟「重繪版圖」的人對話,並提拔培養來自非洲的人才。

主編Edward本人就是非洲裔,他出生在加納,小時候移居到英國倫敦西部生活,

工作後一直在時尚圈打拼,成績斐然,2017年接手英國版《Vogue》,成為該雜志的第一位黑人主編。

因為身份背景,他很關註非洲裔裔糢特的發展,拍攝這個主題讓他很感慨。

「這次拍攝讓我看到了來自非洲各地的難以置信的糢特,她們既活躍又聰明。」

「這些女孩正在重新定義時裝糢特的含義。」

「看到能崛起的女孩變少了,我覺得難過又心碎。」

「我們需要確保這些女孩能堅持下來。必須對她們進行投資、培養,並通過文章、廣告和時裝秀來支持他們。」

「像這樣一群女孩背後,還有我們一群人,在推動她們前進。這是我們必須扮演的角色。」

「過河拆橋,用完就丟?這種事必須停止。」

被Edward欽點的這9位糢特,都是目前時尚圈最火的黑人糢特,

其中包括——

1、Adut Akech,22歲,南蘇丹-澳大利亞糢特。

她從2017春夏時裝周為YSL走秀開始走紅,

《Vogue》形容她為「當今最成功的非洲糢特」,還多次邀請她合作。

(主編Edward Enninful和Adut Akech)

在2月刊的雜志中,Adut聊了聊作為非洲糢特闖蕩時尚圈的感受。

「我第一次在國際舞臺當糢特時,我是秀場上唯一一個黑皮膚的姑娘。」

「沒有南蘇丹糢特,也沒有非洲糢特。」

「現在我去秀場,會有來自我們國家的女孩,就像我一樣來自非洲國家的女孩。」

「所有說,這已經有了巨大的改變。」

Adut說,她希望非洲糢特的崛起能超越潮流,

「我是說,這是一個長遠目標,不僅僅是一時的。」

「其實,我不覺得這是一種潮流。」

「畢竟有很多我們這樣的人,不會過時的。」

2、Akon Changkou,24歲,南蘇丹-澳大利亞糢特。

Akon是近幾年風靡時尚界的一位非洲糢特。

當年她被星探發現,四個月後就從澳大利亞來到紐約,開始當糢特,

之後又去了巴黎時裝周,在那裡完成首秀,還被評為2020年最優秀新人糢特之一。

Louis Vuitton、Versace、Chanel等品牌都對她青睞有加。

2020年Akon曾對《Love》雜志說過剛當糢特時面臨的困境,

「最大的障礙就是,把我覺得舒服的一切都拋到腦後,去追求一項我並沒指望能成功的職業,並學習如何在一無所有的情況下進行適應。」

「一開始很難,因為我感受不到支持,我很懷疑自己的能力。」

3、Amar Akway,21歲,埃塞俄比亞糢特。

Amar是從20/21秋冬時裝周Isabel Marant秀場開始嶄露頭角的,

是個Instagram粉絲只有6000多的新人糢特。

不過時尚圈對她挺器重,Max Mara、Moschino、Zara、Hermes、Versace、Victoria Beckham、Fendi、Tod’s這些品牌都找她拍過廣告,

之前還登上過日本版和意大利版《Vogue》雜志的封面。

預計2022年,她的名氣會進一步躥升,有可能工作接到手軟。

4、Majesty Amare,24歲,美國糢特。

Majesty是在Instagram上被發掘的糢特界新星,首次亮相是紐約時裝周的Proenza Schouler秀。

之後她一炮而紅,Versace、Chanel、Michael Kors和Louis Vuitton都找她走過秀。

她之前登上過法國版《Vogue》雜志,社交網站上粉絲也不斷增長,

下一個走秀季,估計她會比現在更紅。

5、Maty Fall,19歲,塞內加爾-意大利糢特。

Maty出生在塞內加爾,9歲移居意大利。

2020春夏時裝周為YSL走秀完成首秀。

2021春夏時裝秀她工作量拉滿,還當上了Dior早春秀的閉場糢特,受到時尚圈矚目。

目前,年僅19歲的Maty已經登上Models.com的Top 50 Models榜單,未來可期。

6、Janet Jumbo,18歲,尼日利亞糢特。

Janet是這次英國版《Vogue》封面照上最年輕的一位糢特,只有18歲。

但她已經為Balmain、Louis Vuitton、Tod’s這樣的大牌走過秀了,

還成為第一位給Louis Vuitton走秀的尼日利亞糢特。

談到最新的封面照跟其他8位黑人糢特合作,Janet非常開心,

「和其他黑人女孩一起拍攝是有史以來最棒的事。」

「到目前為止,現場傳遞出的能量是我遇到過最棒的。」

7、Abény Nhial,21歲,澳大利亞糢特。

Abény雖然只有21歲,資历不算老,

她已經被很有名的設計師註意到了,

比如給凱特王妃設計婚紗的Alexander McQueen的創意總監Sarah Burton。

這次登上封面照的糢特當中,有三位跟澳大利亞有淵源,Abény也是其中之一。

因為「能跟一群最美的女性和傳奇人物Edward Enninful主編,以及《Vogue》團隊合作」,

她說這次拍攝是她「最喜歡的記憶」。

8、Nyagua Ruea,20歲,南蘇丹糢特。

又是一位南蘇丹糢特,Nyagua跟老鄉Adut Akech、塞內加爾糢特Maty Fall是好朋友,平時就一起走秀、一起度假。

她給Hermes、Alexander McQueen、Lacoste、Givenchy等品牌都走過秀。

她說印象最深的一次工作經历是在巴黎舉辦的一次Valentino秀,

那場秀有10位南蘇丹糢特,以及其他20位黑人女孩。

這次給《Vogue》拍封面,Nyagua也非常興奮,

「在我當糢特的經历中,這是第一次全黑人團隊,從攝影師、造型師,到化妝師、發型師、布景設計師,當然還有糢特。」

「親身體驗這一切真的太讓人感動了。」

「我希望我們將來也能收獲更多這樣的時刻。」

9、Anok Yai,24歲,南蘇丹裔美國糢特。

去年Met Gala上,Anok的這個造型驚豔了很多人。

她出生在埃及,父母是南蘇丹人,2歲時移居美國。

在2018秋冬Prada秀上,她成為第一位給該品牌走秀的南蘇丹裔糢特,聲名鵲起。

她之前跟日本版、荷蘭版和德國版的《Vogue》都合作過,

去年,她還跟Bella Hadid和Kaia Gerber等糢特一起,登上了美國版《Vogue》「金9」封面。

一次集齊9位炙手可熱的黑人糢特,英國版《Vogue》這次相當標新立異,

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喜歡這種創意,外國網友對此褒貶不一,甚至負面評價還要多一些。

這個概念不錯,黑西裝選得也很有意思。

太好看了。

這次的封面達到了新高度,謝謝你們。

美國應該在哪買?太漂亮了,不能不買。

燈光可怕,假發難看,衣服也醜,這是浪費了多好的機會呀,本來可以拍一張讓人驚豔的封面。

給她們更多知名度這很好,但為啥要隱藏她們的自然特徵,還用假發讓她們變成全身黑呢?

他們的自然膚色和頭髮好看多了。

每個女孩都挺漂亮,但這張封面太嚇人了。看著很病態。

這雜志現在是免費的嗎?現在銷量得降到1000份左右了吧。

她們每個人自己發在社交媒體上的照片都比這好看。

看現在的意思,這張封面恐怕很難博得滿堂彩了……

ref:

https://www.dailymail.co.uk/femail/article-10399703/British-Vogue-debuts-February-issue-featuring-nine-black-models.html

https://twitter.com/BritishVogue/status/1481677044471812096

釀青椒:後面哪張照片都比封面好看

饅頭八寶:有時候還挺佩服時尚界能把好好一姑娘搞成這樣的本事,大概是大家都沒有高級審美叭

小百無禁:按我的理解,通過故意加深糢特的膚色,糢糊個性,突出群體,對於雜志來說力量感和沖擊力是有了,討論度也有了。但是糢特本人被犧牲掉了,除了膚色似乎其他的都不重要了,對這個群體我覺得並不是好事。讓我萬萬沒想到編輯是黑人可能我想太多,反正我是不喜歡這個想法的。

itslikecelluloid:不太懂合照為甚麼要全黑拍,而且作為封面第一眼看過去觀感不太行,但是這幾位糢特身材比例好好,長得也好。

這個惡意滿滿的世界致敬:本來就挺黑的,還故意黑衣服+暗打光,人臉都快看不清了

雨碎江南e:最後有條評論說得很好啊,她們的自然膚色和頭髮好看多了,為啥要隱藏自然特徵

胖橘的下午茶:為甚麼要說是重新定義呢,這樣就感覺其他有色人種不能定義一樣

北大在逃保安:真人沒有封面那麼黑吧我反而覺得封面是為「黑」而「黑」,像是在對標某種正確,反而糢特的生活照那種我感覺更好

_帥比少女俞霸天:鼓勵欣賞一切美的存在但拒絕政治作秀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