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病毒源頭:權威《自然》給了回答

病毒

3月11日消息,外交部發言人耿爽主持當天例行記者會,並就新冠肺炎疫情相關問題答記者問。有記者問:「上週你的同事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新冠肺炎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但不一定發源於中國。那麼你知道病毒是哪個國家發源的嗎?」耿答:「關於病毒源頭問題,這是一個科學的問題,需要聽取科學、專業的意見。我們希望有關方面不要藉此做文章,也不要藉此對其他國家污名化,這不利於國際社會齊心協力抗擊疫情。」

日前,耿的同事趙先生在推文上稱,是美軍將病毒帶入武漢的。並稱「零號病人是什麼時候在美國出現的?醫院的名字是什麼?美國要透明,要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

於是有人找出了早前的媒體報道:「美首例確診的「零號患者」是一名五十多歲的華裔男子。1月15日從武漢飛抵美國由洛杉磯國際機場通道入境時,就已經出現了咳嗽和輕微發熱的症狀,16日就被確診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1月19日,由於已經出現了4天的發熱和咳嗽,加上確實存在武漢旅居史,於是他來到了華盛頓州斯諾霍米什縣的急診所就診。

美國第二例新冠肺炎患者是一名六十多歲的白人女性,她是12月下旬前往武漢旅遊,經芝加哥機場入境,隨後也被確診。他們二人都毫無例外的在機場與大量人群進行過短暫但十分近距離的接觸。

沒錯,耿爽說得非常正確:「病毒源頭問題,這是一個科學的問題,需要聽取科學、專業的意見「。美國有無涉及這個新型冠狀病毒?答案很簡單,尋找科學文章好了。

考慮到大多數人不懂英文,也不懂專業, 就請有關專家幫忙, 找出經典的兩篇文章, 進行了解釋和部分翻譯, 就病毒的源頭進行了梳理。

全球頂級的科學雜誌《自然》和其子刊《自然醫學》等,均是嚴謹的,為無數科研人員奉為至寶的期刊。在數以萬計的雜誌中,其相對權威,客觀和公正的立場是有目共睹的。

國內科學家也一直將論文發表在《自然》等刊物上,視為榮耀和獲得國家獎勵的憑證。武漢病毒研究所(下稱漢毒所)石正麗(下稱石)和葛行義(下稱葛)等人分別於2013年10月30人在《自然》雜誌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ature12711,和2015 年11月9日在《自然醫學》雜誌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 上發表了重要的新型冠狀病毒文章。任何人都可訪問這兩篇文章網址,沒有限制。

先看2013年的《自然》雜誌, 由葛等三人(注為*)完成,按慣例負責人排在最後,名為通訊作者的石。中文翻譯為:」分離和鑑定薩斯樣的蝙蝠冠狀病毒,該病毒應用ACE2受體「。注意目前流行的新冠肺炎病毒直接攻擊人類, 正是ACE2受體。在摘要中,該文聲稱蝙蝠來自雲南,而應用的ACE2來自人類。方法中, 提到了重組病毒的分析(Recombinationanalysis), 並成為其中的小標題。雖然有合作者,但武漢病毒所占據了全部工作的90%以上,尤其是前三位和最後一位負責的石。

Isol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a bat SARS-like coronavirus that usesthe ACE2 receptor

Xing-Yi Ge1 *, Jia-Lu Li1 *, Xing-Lou Yang1 *, Aleksei A. Chmura2 ,Guangjian Zhu2 , Jonathan H. Epstein2 , Jonna K. Mazet3 , Ben Hu1 , Wei Zhang1, Cheng Peng1 , Yu-Ji Zhang1 , Chu-Ming Luo1 , Bing Tan1 , Ning Wang1 , YanZhu1 , Gary Crameri4 , Shu-Yi Zhang5 , Lin-Fa Wang4,6, Peter Daszak2 &Zheng-Li Shi

無疑在2013年,石在本專業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也吸引了許多的同行作為合作者, 繼續她的新型冠狀病毒研究。

原因很簡單,石有蝙蝠標本和原始生物材料,但國外有技術,這個現象在過去二十多年的國內醫學生物界,非常普遍。

第二篇發表在《自然醫學》期刊上(請見上文), 美國眾多的大學為主要貢獻者, 而石和葛僅是配角或合作者,供應基礎的生物材料,也參與了部分工作,文章對作者分工也有詳細的記載。

很多人不願意提上面石的第一篇《自然》雜誌文章,而僅提及此篇《自然醫學》。 這樣看起來, 似乎病毒大都是美國人做的, 雖然文章的題目是預警新冠病毒的危害。但第一篇《自然》雜誌文章是第二篇的基礎, 也是「病毒源頭」的後續報道。所以,第二篇《自然醫學》引用的首篇文章, 就是石2013年的那篇「分離和鑑定薩斯樣的蝙蝠冠狀病毒, 該病毒應用ACE2受體。」

Nature官網原文: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

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

1.Department of Epidemiology,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Hill, Chapel Hill, North Carolina, USA. 2. Department of Microbiology andImmunology,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 Chapel Hill, NorthCarolina, USA. 3. National Center for Toxicological Research, Food and DrugAdministration, Jefferson, Arkansas, USA. 4. Key Laboratory of SpecialPathogens and Biosafety,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Chinese Academy ofSciences, Wuhan, China. 5. Department of Cell Biology and Physiology,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 Chapel Hill, North Carolina, USA.6. Cystic Fibrosis Center, Marsico Lung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at Chapel Hill, Chapel Hill, North Carolina, USA. 7. Institute for Research inBiomedicine, Bellinzona Institute of Microbiology, Zurich, Switzerland. 8.Department of Cancer Immunology and AIDS, Dana-Farber Cancer Institute, HarvardMedical School, Boston, Massachusetts, USA. 9. Department of Medicine, HarvardMedical School, Boston, Massachusetts, USA. Received 12 June; accepted 8October; published online 9 November 2015; corrected online 20 November 2015(details online); doi:10.1038/nm.3985

下面摘錄部分節段,可清晰的看見病-毒的起-源, 危害及漢毒所的具體貢獻。

We consider viruses with the SHC014 spike a potential threatowing to their ability to replicate in primary human airway cultures, the bestavailable model for human disease. In addition, the observed pathogenesis inmice indicates a capacity for SHC014-containing viruses to cause disease inmammalian models, without RBD adaptation.

在人類呼吸道的複製和病毒的危害。

……

Together, the data confirm the ability of viruses with the SHC014 spiketo infect human airway cells and underscore the potential threat ofcross-species transmission of SHC014-CoV.

病毒有可能產生跨物種間的感染,直接威脅人類。

……

Overall, our approach has used metagenomics data to identify a potentialthreat posed by the circulating bat SARS-like CoV SHC014. Because of theability of chimeric SHC014 viruses to replicate in human airway cultures, causepathogenesis in vivo and escape current therapeutics, there is a need for bothsurveillance and improved therapeutics against circulating SARS-like viruses.

因為薩斯樣的冠狀病毒在呼吸道的複製,迫切需要改進的治療手段。

……

an HIV-based pseudovirus, prepared as previously described,and examined on HeLa cells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thatexpressed ACE2 orthologs. HeLa cells were grown in minimalessential medium (MEM) (Gibco, CA) supplemented with 10% FCS

漢毒所擁有類似艾滋病病毒實驗的手段, 以及可提供表達ACE2的癌細胞株。具體試驗方法和步驟,均有詳細的記載。

……

Acknowledgment

Experiments with the full-length and chimeric SHC014 recombinantviruses were initiated and performed before the GOF research fundingpause and have since been reviewed and approved for continued study by the NIH.

重組病毒SHC014的實驗獲得了美國NIH的批准。

AUTHOR CONTRIBUTIONS

……X.-Y.G. performed pseudotyping experiments; K.D. generatedstructural figures and predictions; E.F.D. generated phylogenetic analysis;R.L.G. completed RNA analysis; S.H.R. provided primary HAE cultures; A.L. andW.A.M. provided critical monoclonal antibody reagents; and Z.-L.S.provided SHC014 spike sequences and plasmids. R.S.B. designedexperiments and wrote manuscript.

石提供了SHC014的序列和質粒 (基因工程或病毒重組技術必須用到的生物序列載體。質粒載體通常帶有一個或一個以上的選擇性標記基因(如抗生素抗性基因)和一個人工合成的含有多個限制性內切酶識別位點的多克隆位點序列,並去掉了大部分非必需序列,使分子量儘可能減少,以便於重組基因工程操作。換句話說,沒有石提供的SHC014的序列和質粒,本篇論文無法完成所有的實驗)。

可能有些人還是不明白病毒的重組基因工程操作,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病毒專家蕭鐳博士揭-露了這段祕-聞,並在業內廣泛流傳。

現在新冠肺炎的病毒起源株RaTG13,石聲稱也是2013年在雲南的蝙蝠中發現, 但並未在這兩篇文章中提及。

直到疫情爆發後,才於2020年1月29日, 匆忙交到美國的基因庫。新冠病毒比RaTG13多了人工重組的酶切位點(限制性內切酶識別位點)Furin和 ACE2的親和力。酶切位點Furin在1月11日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兼職教授張永振的團隊提交的基因序列中, 可輕易查到。

而ACE2直接攻擊人類的大新聞, 可見上述石2013年的那篇《自然》雜誌雄文。

 

要說科學,石發表的論文夠科學, 夠專業了吧,重組病毒的疫苗石已經準備7年了。

 

文:老粗 白領樂園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