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走穴天后的唱跳,看得人直不起腰

看慣了電視裡小姐姐卡點popping的舞台solo,以為唱跳表演就是團隊精心編排的流水線工藝品,燈光、音效、3D視覺,每個細節都能影響個人綜合表現力。這位黑長直超A辣妹可不按套路走,最後一遍副歌猛一個高踢腿,滑動劈叉,狠狠指向正機位,沒有任何一位觀眾抵擋得了這股衝擊,啪的一下,就是一張S卡。

高手在民間。鄉村大舞台給了每一位追夢赤子心施展抱負的機會。這裡沒有絢爛的燈光,精美的服道化,下過雨的水泥地還帶點田埂上踏來的土泥巴。也就是這純天然的場地,激發了人的原始野性。動如潑猴,靜如淑女,黑衣妹把平生絕學來套freestyle,姿勢不到位也不要緊,父老鄉親的喝彩就是最大的鼓勵。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不少在大城市做開盤表演的青年男女,早些年還是在鄉鎮走穴。算是實習,也是夯實基礎,只因這裡有著廣袤的市場,更多的露臉機會,無論是婚葬嫁娶,生日賀禮,喬遷欣喜,喜愛熱鬧的本土人民一通電話就能叫來一個連的表演隊伍。各施所長,共放異彩。

我的同學阿星曾告訴我,大學那會兒勤工儉學,在校外辦了張兼職卡,偶爾跟團隊去樓盤和展會做暖場表演掙點生活費,然而一次遭遇讓她終生難忘:「那是嚴冬的一天傍晚,經理告訴我,第二天清晨仁壽縣的X村有一場舞蹈表演,於是一行十來人凌晨4點擠進面跑車前往目的地,一下車,我哭了。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墳頭蹦迪。」

在大城市呆慣了的阿星至今難忘那場景,穿著長靴短裙的她本以為即將登場婚慶宴席,這火盆大棚加個高掛的奠把人看懵了逼,想溜卻無處可去,最後悲喜交加演完一曲舞女淚。

「接到什麼活完全憑運氣。」阿星跟我說,一場表演50到300不等,白場子經理不會明說,但價格往往更高,她自己算是摸清了門路,但不講究這些的俊男美女多了去,內卷嚴重,只要有錢賺,哪裡都能演,越野越好,就當鍛鍊自己。

表演的內容也不做過多要求,只要在文藝社團混個半學期方可出師,重點得豁出去。比如合唱隊的黑鴨子組合偷師了兩招twerking,一有機會就大顯身手,再搭配一記下腰甩髮,台下領導誰不嘆一句後生可畏人傑地靈。

有絕活的台柱子自然出場費更高。劈最猛的叉,裝最花哨的牛逼,文章開頭的那位姐姐又出現在了街頭商場的開業典禮。一技必殺走天下,緊繃的皮內褲不再是束縛,反而起到了保護作用,以致其在驟然墜地時縱享絲滑。但沒人看得到摔破了十幾條皮褲的她,捂襠痛哭的那些夜晚。熬過了胯下火辣的刺激,才有今天的大力出奇蹟。

劈叉對於一個靈魂舞者來說,是最酷的技能之一。但鮮少有人習得,更別說在文藝活動較為匱乏的鄉鎮地帶,這就成了頭牌明星的看家本領。有鏗鏘玫瑰,就有婀娜白蓮,差異化意味著競爭力。開業和婚禮的氛圍不同,即便同一招式,也呈現了萬般風情。

夜晚的肅穆場地,則更需炸裂武藝。口叼麻辮的這姐們兒是團裡最狠的角色,劈完叉就地托馬斯迴旋翻騰五週半,和著大屏上玖月奇蹟的remix歌曲將氣氛推向高潮,配以大氣的ending pose,孝子們含淚鼓掌,念起那彪悍又仗義的老父親。

夜太美,儘管再危險。在這繼往開來的隆重儀式,悲喜交加的情緒碰撞彰顯生命力的永恆。一半是傷感,一半是性感,就像這段鋼管舞的寓意,生死輪迴,生生不息。

只要轉得夠快,眼淚就追不上我。孝子賢孫只管過好自己的生活,好好享受這一刻,先人的靈魂永遠在觀者的心中激盪。

只要功夫深,啥場子不能鎮。鐵血硬漢在人婚宴上胸口碎大石,大伯湊近了看,岳父親自下錘,不玩虛的,今兒就為新人家庭貢獻了金身。

走穴這行,男的沒女的吃香。這要求男藝人另想別招,技術拼不過,行頭拿來湊。整一身濟公套裝,與小花情歌對唱。佛字頭上頂,嘴裡念著帶你去浪漫的土耳其,跟隨節奏搖擺,手裡的爛蒲扇也頗具swag。

伴著濟公先生的美妙歌聲,孫大聖速速前來舞池中央。豹紋短裙給了他做自己的機會,sexy的扭腰,活0活現的舞姿,跟著手裡的大鐵棍相映成趣,這是悟空走基層的雙面人生。

野味cosplay常見於各家小皇帝的生日派對,只要裝扮到位,隨便你怎麼玩,站那兒個把鍾就是幾十塊錢。

稍微正式的場合就得敬業點,得投入了唱,扭動身子,激情互動。淳樸的民眾也都十分配合,闖蕩江湖的老豬圓了把都市裡難求的明星夢。

鄉村走穴藝人條件艱苦,但他們十分享受。他們深知一夜成名只屬於極少人的神話,得靠一次次練習,一場場的表演積累經驗,勤勞致富,掙來的都是血汗錢。

不被鏡頭追擊熱搜哄抬的角落,走穴藝人一次次跌倒又爬起。既然愛上了舞台便只顧風雨兼程,這是夢想,也是生活。

作者:小麗
來源:    beebee公园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