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軍女兵和1979年的中越邊境戰爭

文:橡樹

在1979年,中越兩國軍隊思維非常接近。

兩軍最初正規化的發展,都得益於蘇聯的支援、幫助、培養。兩軍久經戰陣,均自信自己就是世界第一流的陸軍大國。

雙方互不相容,戰事極為慘烈。

相比傳統的陸軍強國德國,法國,以及二戰後迅速崛起的世界陸軍第一大國美國,蘇聯軍隊在二戰遭到慘重損失,以及戰後蘇聯本身男女結構比例等情況,使得蘇軍不得不將大量的女性和民兵編入軍隊,預備投入戰爭。

蘇軍這一建軍經驗和傳統,對中越影響巨大。 

所以,在1979年那場戰爭,中越雙方均有大量女兵參戰。

然而,因為種種原因,到目前為止,中越和其他關注中越戰爭的戰史研究,尚未有關於兩國參戰女兵人數、戰損等情況的詳細、確鑿和精準的統計。

這場戰爭,兩國均投入女兵搏殺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同時,這場戰爭也因為女人的參戰,顯得更為慘烈。

然而,女兵參戰對戰爭實際進程的影響非常有限,通常戰史也會忽視這個細節。所以,我們對中越邊境戰事的兩軍參戰女兵了解極少。

那麼,當年戰爭,中越軍隊女兵又在這場戰爭經歷過什麼呢?

中國解放軍方面的女兵基本都配置在話務、醫院、兵站等等後勤單位。

這場戰事的戰場沒有明顯的前線後方區分,越軍屢屢潛伏、滲透、沖入中國解放軍內線,專門襲擊後勤單位,也給中國女兵造成傷亡。

戰後,媒體多有報道女兵作戰傷亡,之外,更有報道中國女兵被俘。

不過,根據戰後中越交換戰俘,在越軍釋放的數百名戰俘裡,記錄在案的全部為男性,沒有一個女兵。

當然,相比中國女兵主要在後勤單位服務而言,因為男女結構失衡,越南女兵則大量編入了一線作戰部隊。

越軍女兵,成為這場戰事的極度敏感的話題。

——那場戰事之後至今,越南女兵一直都是互聯網無聊文人們最喜歡杜撰的對象。

目前,網絡依然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沒有下線的越南女兵的傳說。

荒唐、無聊、色情,應有盡有。

這類傳說最大程度滿足人們上網獵奇,因而流傳甚廣。

然而,越南女兵絕非無聊文人杜撰的那般荒唐、無聊、色情。

相反,如是以實戰水平而言,越南女兵可能算是東方國家最為強悍的女兵。

最早編成的越南正規軍的編制,完全借鑑蘇軍和中國軍制。

那時,武元甲明確命令不允許女性作為步兵、特種兵參戰一線,所以,在越南的野戰軍裡,女兵並沒有配屬一線作戰部隊,而是被分配到後機要、通訊、救護、文藝、儀仗等等單位。

然而,越南建國即陷入越法戰爭、美越戰爭。

持久戰爭極大地破壞了越南男女比列,呈現男少女多的大比例失衡,這種失衡情況甚至延續1979年,情況並沒有多少改變。

於是,女兵開始進入一線作戰部隊。

越軍正規野戰軍既有女兵,地方也有女民兵。

和越軍男兵一樣,進入一線作戰部隊的越南女兵裡面,年長者有兩次戰爭的作戰經驗,年輕者也在越南全民皆兵的環境下接受過嚴格的實彈軍訓。

在美越戰爭後的男少女多的越南,女兵、女民兵是越軍野戰步兵的補充。

即便越軍在中越邊境部署的王牌316A師,既在全師各團各單位編有女兵之外,其一線作戰部隊也有少數的女兵班、排等作戰單位。

她們和男兵相比毫不遜色,是戰場上的大麻煩。

當然,在轉換到越南人自己的角度去看越南女兵,她們確實也是她們自己國家的名副其實的忠誠的保衛者。 

正規軍之外,數量更大的越南女兵被編入地方部隊和地方民兵武裝。

在1979年中越邊境戰爭爆發前後,越南北方六省數次徵召當地有戰鬥經驗或者有軍訓經驗的平民從軍。

因為越南在當時的男女比列嚴重失衡,大量女性也就在徵召之列。

在高平方向,越軍部署了在1976年編成的陸軍346師。

這是越軍部署在高平的唯一的正規部隊,其主力246團和炮團之外,新編成的677團、851團一線作戰部隊均編有200人以上的女兵。

在越南高平地區的省隊、市隊、縣隊等民兵武裝單位,編入一線作戰部隊的女兵比列更是遠遠超過316A師和346師,高達30%(含民兵)以上。

無論正規軍,或者民兵,越南女兵都沒有編成排以上的作戰單位,而是編成戰鬥組、戰鬥班。

——在山地叢林作戰中,戰鬥組、戰鬥班這樣的單位,通常會被賦予通過游擊、狙擊、伏擊作戰消耗對方戰力的作戰任務。

這種任務,在戰術、戰役層面,完全就是為主力部隊擋槍,掩護主力部隊反擊。

所以,在極為激烈的中越邊境戰事,越南女兵遭到重創,戰場傷亡極大。

1979年2月17日,拂曉,中國解放軍以長時間猛烈炮火覆蓋轟炸,揭開戰爭帷幕。

當時,越南女兵在第一線擔負值班任務的不在少數。

中越邊境戰場地貌繁雜,地形破碎,戰區氣候多變,植被茂密,地雷電網密布。

因此,中國解放軍總攻之初,即以重炮實施覆蓋、飽和炮擊,打開步兵前進攻擊的通道。

在強大炮火威脅下,擋在這個通道上的任何越軍,自然傷亡慘重。

數年前,我曾經和幾位朋友聊起戰爭期間,關於防炮的話題。

他們認為,俯臥在彈坑,或者倚靠在貓耳朵等,可以防炮。

實則不然。

很多朋友認為的防炮動作往往源自文藝的電影,這樣防炮,對零星、小口徑火炮或者有效,但是,如是遇到大規模、長時間的覆蓋、飽和炮擊,純粹找死。

在高烈度炮擊情況下,任何以趴在掩體,或者身體貼靠掩體的姿勢來防炮,結果必然會被炮擊衝擊波震碎內臟,口鼻出血,或死或傷。

——蹲著,才是唯一正確的活著的姿勢。閒話。

在1979中越邊境戰事的初戰中,在充分、有效的炮火準備後,在解放軍步兵發起衝鋒,兵不血刃即占領的多個越軍陣地,均發現大量越軍口鼻流血的屍體。

其中,多個獨立陣地的防守兵力,便是越軍女兵。

因為缺乏陣地戰常識,以及相應防炮訓練,躲在一線工事和貓耳朵的越軍,在中國動輒數百門重炮猛烈轟擊下,傷亡極為慘重。

顯然,正面推進,越軍正規軍和一線防線肯定不會是擁有超強重炮火力的中國解放軍的對手。

在突破一線的初戰之後,中國解放軍參戰部隊向縱深實施鉗擊和穿插,中越戰事也就進入了第二階段作戰。

這時,中國解放軍軍以大兵團鉗擊,輔以穿插,全面推進取得戰役面上的戰績。

然而,要在這場半機械化、半騾馬化的機械化山地叢林戰爭奪得完全主動,遠不是在戰役面上攻城拔寨那麼簡單。

在戰略面上,需要政治與外交的角力。

在戰術面上,更需要付出極大的消耗和耐力,來平衡全面推進之後的外線、內線關係。

在第二階段作戰,越軍野戰軍化整為零,在戰區再無成建制主力野戰軍。這也使得中國解放軍在正面推進20、30、50公里不等之後,事實上與越軍主力形成脫離狀態。

中國解放軍既要維持全面推進的戰線,還得回頭拉網掃蕩內線。

於是,小規模激戰此起彼伏,中國解放軍因為缺乏山地叢林作戰經驗,在近距離頻遭伏擊,傷亡慘重。

在1979年中越邊境戰事期間,中越邊境戰場,幾乎沒有前方後方之分別。

既然沒有前方後方之分別,越南女兵就得以極為方便地在解放軍腹背下手。

實戰戰場,對於一線作戰官兵而言,近距離的危險,就是最大的危險

戰後,中越雙方都有很多相關資料,記載、總結了兩軍在近距離的襲擊與反襲擊的戰例和經驗。

其中,尤以兩、三位便衣越南女兵,忽然對連、排單位的中國解放軍的襲擊最多。

彼時,越南女兵往往身著便裝,提前預設多個襲擊陣地。這些陣地通常提前配備了自動步槍、手榴彈、火箭筒、甚至高射機槍等作戰武器和彈藥,然而,他們等待機會,對沒有予以行軍、宿營警備的解放軍單位,實施近距離襲擊。

她們會裝扮成村婦,在民房的廚房、茅廁等等意想不到的地方,突然掏出衝鋒鎗實施攻擊。

有時,她們會在在稻田偽裝種植,尋找戰機,撈起藏在稻田的衝鋒鎗在背後實施突擊。

她們還會在牛背、水桶、溝渠、磨坊等等場合預埋武器,戰機出現,便突然發難。

這種近距離突擊,越南女兵往往能夠以三、五人組合,配屬現代化自動武器發起出其不意的襲擊,發揮極大的威力。

這樣的一次突擊,足可以打掉我軍一個建制排,甚至連。

戰場複雜,要妥善應對越南女兵以便衣、自動火器的近距離突擊,確實很難。

為此,在中越邊境戰事第二階段作戰期間,未有找到有效的應對方案時,中國解放軍戰術單位被迫對靠近的、近距離的越南人,不分男女老幼,實施武裝預警,甚至直接攻擊。

在戰爭中,交戰一方如是以便衣參戰,勢必直接加劇戰爭的慘烈。1979年中越邊境作戰,便是這樣的一場典型戰爭。

當時,隨著越軍正規部隊退卻,分拆後的越軍正規軍戰術單位和越南民兵戰術單位,便成為這場戰事的第二階段的越軍作戰主力單位。

中越雙方均有很多相關越南女兵的記載。

很多越南女兵參加的中越邊境戰區的各種戰術分隊,其中,包括由她們的家庭成員組成戰術分隊。

通常,越南女兵的這種以家庭成員組成戰術分隊,既有豐富的作戰經驗,作戰意志更是相當頑強。

我曾經與當年的多位軍官談起越軍戰術分隊的伏擊戰術,尤其驚歎當時的越軍就具有較高的戰術意識。

越軍的戰術伏擊絕不亂打亂撞,他們設計相當精細。

越軍這類戰術分隊,往往會在交通線附近,選擇射界良好的兩個山頭預設陣地。

兩個山頭陣地,相距交通線遠的,海拔較高,架設高射機槍或迫擊炮,為主陣地。然後,越軍會在次高山頭構築一線常規伏擊工事。

戰事發生,越軍主陣地負責伏擊。次高山頭陣地則負責掩護。

對於被伏擊的交通線而言,兩個陣地發起襲擊,其彈道極為相似,如不是戰場經驗極為豐富的老兵,通常根本無法分辨。

因為彈道相似,被伏擊的一方往往誤判伏擊點,是次高山頭,於是開始搶奪次高山頭。

這時,向次高山頭陣地發起衝鋒的部隊,就可能遭到主陣地伏擊。而次高山頭伏擊小組成員正好藉機有計劃撤退。

次後的高射機槍陣地顯然有更大的選擇空間,當然也就可以根據戰況,選擇掩護和安全撤退。

為此,為保障後勤線,中國解放軍只得抽調部隊,往來巡邏,拉網掃蕩以制衡越軍游擊。

在第二階段中越邊境戰事裡,可能是越軍女兵參戰人數最多的作戰。整個中越邊境戰事就在游擊與反游擊,掃蕩與反掃蕩的拉鋸作戰中,等來了1979年3月16日。

這天,中國外交部宣布完成全面撤軍。

彼時,越軍在蘇軍協助下,迅速在河內、太原一線集結了包括其王牌師308師在內的13個野戰師,以及其他空軍師、高炮師,冰雹導彈部隊等精銳部隊。

——當貫穿整個中越戰爭的當時,直到現在,軍迷評論這場戰爭,往往喜歡低估當時越軍戰力,臆想得出打到諒山就可以輕取河內,甚至滅掉越南的結論。

實則,越北山地複雜,道路崎嶇,中國解放軍在完成諒山戰役之後,作戰艱苦,傷亡慘重,物資匱缺。

如再要組織大規模作戰,物資準備也不是一時半會可以解決。

而當時,越軍在河內、太原一線集結,遲遲不動,正是期待中國解放軍翻越越北山地,拉長後勤線,進入紅河平原,以便於進行最後的決戰。

現在來看,當時中國急流勇退,順勢撤軍,既避免了在不利態勢下作戰,也在迴避了中越關係徹底走向絕境,也預埋了中越重新恢復關係的前因。

轉眼,這場戰事已經逝去42年,現在,中越邊境安詳、平和。

然而,回望在1979年中越邊境戰事,中越兩軍以女兵參戰,尤其越軍以女兵便衣參戰,為那段歷史塗抹了極為慘烈的色彩。那段歷史,至今依然警示著今天的我們:

戰爭,最廣泛關係著平民人家子弟的性命。

和平,彌足珍貴。

文章來源:流浪的橡樹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