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協副主席「領個大嫂散散步」與「自慰自樂管不住」:絕了!

田彬

文:韋三水

2020年,一位中國作協會員、省級作協的前副主席火了!火了原因是他批判寫「封城日記」的方方的一篇短文。這篇短文,大家可以自行去搜索。

這位作家是中國作協會員、原內蒙古作家協會祕書長、副主席田彬。他不但是作家,還是詩人、書法愛好者,頭銜之多,令人嘆為觀止:中國將軍部長書畫院內蒙古分院常務副院長、內蒙古國學研究會常務副院長、內蒙古詩詞學會顧問、內蒙古公共關係協會副會長……難怪有網友說:如果田先生印名片,職務頭銜應該要「轉下頁」才能寫完。

其實,讓人嘆為觀止的並不只是他身上諸多的頭銜,而是他的詩作。我們來欣賞欣賞——

猛獅已醒露凶牙

田 彬

惡浪滔天沖天崖,

美帝又來闖南沙。

島礁早有猛虎扒,

保衛祖國捍邊疆。

誰的院子誰栽花,

我的海洋我當家。

美帝你算求老幾,

猛獅已醒露凶牙!

哈哈,這首詩看似是愛國的正能量作品,但實際上「露凶牙」三個字已經說明一切了——水哥一看到「露凶牙」三個字,怎麼莫名其妙的想到了狗或狼呢?用這樣的詞語來形容自己的祖國,也算是絕了。再看下一首,更是絕!

喜 鵲

田彬

頭頂白帽黑衣裳,

夫妻雙雙並肩翔。

昆蟲麥粒是它糧,

樹冠高處搭柴房。

迎霞喳喳報喜訊,

一條不拉嘴巴忙。

雖然嘴多正能量,

只報喜事不報喪。

一不小心說出了「真話」:「只報喜事不報喪」,不就是「掩耳盜鈴」嗎?!再來看看他的「自述一生」:

自述一生

田彬

田老半生很精采,

一路走來一路歌。

參加工作水保隊,

接著電台又報社。

商海搏擊搞開發,

腰纏萬貫到作協。

提攜青年不嫌煩,

田門弟子日益多。

好一個」腰纏萬貫「!牛啊牛,怪不得人家」財大氣粗「呢,這樣的作品也算是詩?而且人家居然還是中共作協會員,不服不成啊。

再來看田大副主席的另一首”自慰自樂管不住”的詩,水哥都忍不住笑噴了:

一生走盡艱辛路,

退休無憂消閒度。

心間靈感開大悟,

頃刻揮必詩詞賦。

偶爾走出居民戶,

領個大嫂散散步。

任你別人咋恥笑,

自慰自樂管不住。

哈哈,「領個大嫂散散步」、「自慰自樂管不住」…真是牛都被吹上天去了。好一個逍遙快活的田大副主席啊。而就是這樣的一個「胡扯」的田大副主席,居然板起臉來一本正經地批評起作家方方來,說人家方方「不懷好意」。

真是:都是作家的皮囊,一個裝神弄鬼,一個素麵人心。人世間最詭異之處是,往往裝神弄鬼的反而朱門酒肉並且總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而素麵人心的往往遭受不明就裡的質疑乃至批評。

或許,正應了波德里亞說的那句話:社會的進步通常都是由邪惡、非道德的力量推進的。好一個人間世界。

作家,既要對得起自己筆下的文字,也要對得起自己的良知。當然,如果良知被「狗」吃了,筆下的文字自然就是渣渣兒了。

作家張煒說過,「一個作家的重要從來不在於是否能賣,而是相反:內心裡嚴厲地拒賣。他的重要就在於能否為自己的民族提供一種精神、一種語言。」

但田大副主席們雖然包裹著作家的皮囊,但實際上與潑皮、無賴是沒什麼區別的——他們哪裡看重所謂作家的體面呢?他們就是」露凶牙「的一群犬科動物而已,心裡怎能有「人民」二字呢?否則,也不至於隨便就「領個大嫂散散步」以及「自慰自樂管不住」了。

對了,啥叫「自慰」?一個是生理意義上的,一個是心理意義上的。由國家衛健委權威醫學科普項目傳播網絡平台/百科名醫網提供的「自慰」解釋是:

靠自己的能力來解決性脹滿、宣洩性能量,滿足自己對性的要求,並從性方面獲得快感和慰藉。所以,自慰是正常的生理現象,人類的自慰現象廣泛存在。俗稱手淫,打手槍、打飛機等說法也時有使用,多用於描述男性。「手淫」的叫法廣為流傳,但由於「淫」在中文為貶義詞,用來指代一種性行為方式有欠妥當,所以應該杜絕「手淫」的稱謂,科學術語應該是自慰。

呵呵,田大副主席的詩句是不是很「人性」?「自慰」沒啥毛病,這畢竟是一個人的事情,而且哪個男人不「自慰」?就連很多女人也都「自慰」。這是人之常性,無可厚非。但如果超越了「自慰」的邊界,把自己的「私處」拿出來顯擺,就是涉嫌「猥褻」了,本來「一個人的好事」就變成了「公共的壞事」了,這可不好!

或許,生理上的「自慰」還不滿足,必須還得有心理上的「自慰」才好,所以得有諸多的頭銜幫襯著,就像「春秋老怪」一樣,有了「腰纏萬貫”,有了插科打諢的諸多詩作,有了作家副主席的」大帽子「…「功夫」真是不得了!試問有幾人能比得上?

按周星馳在電影中的一句台詞就是:絕了!

嗯,這個世界的確很瘋狂;越是瘋狂,犧牲的籌碼就越高漲,這是波德里亞說的。當社會博弈進化的能力,隨著「各種勢力的上下其手」的「共時性」合謀,就會被減弱乃至不再和消亡,從而社會功能加速失調,「好人」成為「房間裡的大象」,「壞人」可以肆無忌憚,沉默者與作惡者一起讓社會從「正向」走向「負向」。於是,久而久之,社會裡的絕大多數人而不僅僅是所謂的「弱者」都會痛苦不堪,而只有極少數以作惡的方式謀取「上位者」能成為既得利益者,同時他們的「邪惡」將會成為人們爭相效仿和膜拜讚賞的對象。

所以,田大副主席們依舊在人間逍遙快活,而類似作家方方一樣的「素麵人心」則被扣著「蠱惑人心」的「大帽子」被四處鞭撻著…難道真的是與其直面問題,不如夜夜笙歌?!

儘管我們並不比基尼內褲高尚多少,一面衝著陽光,代表著性感,一面包裹著私處,暗藏著其實誰都知道的那點不輕易裸露出來的事兒。同樣,我們就像石頭一樣,一面沖陽,意為天堂,一面沖陰,意為地獄,陰陽般的活著,是我們的人生常態。如果沒有虛偽,這個社會將很難存活下去。被揪出來的各種虛偽的「人渣」其實都只是滄海一粟而已,我們或許都在虛偽中。但這個世界總歸有底線的——「一個人的事」你願意怎麼「領個大嫂」我們管不著,但如果你涉嫌語言腐敗和淫穢粗俗,就是「掃黃打非」的對象了。呵呵。

難道我們真的已經處於一個「非人」的世界之中,沒有了廉恥之心,也沒有了人間模樣?

僅僅從田大副主席的詩作水準看,的確太丟文人的臉和風骨了。或許,他們早就不要什麼臉面了,已經堂而皇之的既「領個大嫂」又「腰纏萬貫」也「自慰自樂」了…這正是:「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你奈我何?!

更多閱讀

多愚昧啊!他們質疑李子柒「背後有團隊」

醜聞、逮捕、自殺……十位百億富豪的2019生死劫

何清漣: 美國之勝,將中國從進攻態勢逼回防禦狀態

川普總統就彈劾案給議長佩洛西的公開信全文

程曉農: 十二個字讀懂美中經貿談判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