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歷代石獅子的造型變化

石獅子
       石獅子想必人人都見過,在古代,一些高門大戶人家的門口經常立著兩個威武的石獅子,樣子十分高大威武。

  那麼石獅子究竟什麼時候出現的?又有著什麼作用呢?


群獅 遼寧博物館藏

  石獅子的由來:

  在古代的中國,是沒有獅子這種動物的。獅子來到中國,要感謝東漢時期出使西域的張騫,漢武帝時期,漢朝希望聯合月氏夾擊匈奴,漢武帝便派遣張騫出使西域各國,「絲綢之路」的開通,聯通了中國與中亞各地的關係,不僅將絲綢、青銅器、玉器等傳入了西域,也給當時的中國帶回了不少新奇東西。

  除了石榴、葡萄、胡蘿蔔、蠶豆等各種食品之外,西域各國還給中國送來了駱駝、鴕鳥、汗血寶馬等各種神奇動物,而被我們稱作「萬獸之王」的獅子,就是這個時候作為貢品被送來中國的。

  因為獅子形象雄偉,很符合當年的「帝王之氣」,所以深受歷代帝王的喜愛,因此外邦友人便常常進獻這種動物。與此同時,獅子的繪畫、石刻也逐漸出現。而石獅子就是這個時候出現的。

  唐陵獅子老照片

  又有著什麼作用呢?

  獅子頗受帝王喜愛,被認為是祥瑞之獸,有辟邪的作用,石獅子的地位也隨之升高,在古代除了皇帝,也只有王公貴族和七品以上官員門口才允許設石獅子,用來鎮宅,而普通百姓為了獲得獅子所帶來的「祥瑞」,節慶時候便興起了舞獅,且這一項傳統至今仍然存在。

  為了彰顯主人家的地位,各家各府使用的獅子也是有等級的,這個等級的體現,就在獅子的髮型上。據史料記載:石獅子頭上這些一個個的「疙瘩」是有嚴格規定的:古代一品官的衙府門前的石獅子頭上有十三個疙瘩,叫十三太保;從一品官往下,低一級就少一個疙瘩,二品十二個髮髻,三品十一個髮髻,四品十個髮髻,五、六品都是九個髮髻,七品以下的官員府邸門前就不許擺放守門的獅子了。

  可想而知,皇宮門口的石獅子,頭上的「捲髮」是最多,有45個,這自然是象徵著皇帝「九五之尊」不可動搖的地位。

  東漢 四川雅安石獅

  漢晉時期獅子

 

漢代獅子造型為虎頭獅身,昂首闊步,莊嚴威武,矯健剛勁,敦厚沉實,有強烈的感染力。從側面看脊柱動態呈S線,獅子顯得矯健而充滿躍動之勢;裝飾手法多樣,以圓雕、浮雕及線、面、體相結合的手法雕鑿鬣毛、頜須及身軀上的捲雲紋、火焰紋等。 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獅子造型多為仰首,作邁步前進狀。形體碩大,體態凝重,氣勢恢宏。風格圓渾俊美,形態豪放飛動,裝飾華美。

  漢代石獅 – 山東武氏祠

  漢代石獅子 – 四川雅安高頤墓

  北魏石獅子 – 河南龍門石窟賓陽洞

  晉朝青釉獅

  唐代獅子

 

唐代的獅子造型逐漸定型化。獅子石雕多呈蹲坐式,外形呈三角形構圖。獅子形象鮮明而強烈,體魄雄偉,氣勢非凡,寓寫實於裝飾,有很強的建築感、重量感。獅子作為石獅雕刻的巔峰之作,對後世石獅雕刻影響深遠。

  唐代邢窯白釉點彩子母獅塑像

  唐代三彩加藍獅形燭台

  唐代石獅子 – 龍門石窟萬佛洞 右側招手獅

  唐代石獅

  唐代石獅

  唐代石獅 – 上海博物館館藏

  宋元金遼時期獅子

 

宋代獅子最顯著的特點是從陵墓獅子向生活化和裝飾化發展。這一時期除帝王陵墓之外,石窟、寺觀、祠廟、住宅、園林中也出現很多石獅雕刻。宋、元時期石獅較之唐代獅子,造型趨於寫實,雕工精細,線條流暢,技藝純熟,裝飾意趣更加濃厚。

  宋代耀州窯青釉獅子燈盤

  宋代黑釉瓷獅

  宋代獅子 – 河南鞏縣宋陵石獅子

  北宋吉州窯綠釉獅蓋香熏 – 安徽省博物館館藏

  磁州窯白地黑花「鎮宅」銘獅紋枕

  磁州窯白地黑花「鎮宅」銘獅紋枕

  遼代石獅子門枕

  元代獅子

  元代獅形壓石 – 觀復博物館館藏

  元代銅獅子鎮 – 觀復博物館館藏

  元青花八棱獅球紋玉壺春瓶 – 河北省博物館館藏

  明清獅子

 

明清時期的獅子的特點是:明清獅子的構思精巧,刻畫細膩,動感較強,形態多變,裝飾華麗而繁瑣;傳統獅子形象上升成為一種民族文化符號,在民間文化中,獅子幾乎成為祥禽瑞獸的代名詞。獅子藝術從佛龕神殿走入普通百姓生活,為各民族大眾所喜聞樂見。太獅少獅、獅子滾繡球、獅童進門、回回耍獅子等具有象徵寓意題材廣泛應用在幾乎所有的民間美術品類中;民間建築裝飾中,門獅、門枕石、柱柮以及橋梁、欄杆、屋頂、影壁上無處不見獅子的形象;還有流行於大江南北的獅子舞,兒童的獅頭帽、獅頭鞋等等。

  北京故宮博物院 – 乾清門前獅子

  明代是中國獅子藝術在晚期的一個發展高峰。從現存作品來看,明代雖力圖恢復唐宋時期的那種雄邁作風,但傳統的獅子造型終究抵不住世俗化和商品化的潮流。獅子造型從此漸漸趨於程式化。明代獅子的塑造非常廣泛,不僅在一些紀念性建築如帝王陵墓、宮殿前,甚至在一般的住宅門前都可以看到好多獅子。明代帝王陵獅子追求唐宋的雄風,但與唐宋相距甚遠。

  明代獅子的總體氣度較弱,特別是「十三陵」的獅子,造型臃腫、形象呆滯,儘管用料考究、製作精細,但缺乏內在的精神和氣度。從形象上來說,走獅、立獅極少見到,所見都是蹲坐的形象,且裝飾性愈強,獅子滾繡球、母子獅等造型多見。明十三陵的石獅雖然體積還較龐大,但已經失去原先那種博大堅實的氣魄和樸素幹練的特點。圓筒狀的身軀、蓬鬆的捲毛.缺乏神態的刻畫,只覺一種軟弱無力感,似乎連石頭的重量感也沒有。所以這些石獅在陵墓前,已經沒有那種震懾力,只是作為陵墓的擺設而已。

  乾清宮門前銅鎏金獅子放大圖

  明代銅蹲獅形硯滴

  明代彭城窯白釉赭彩獅

  清代的獅子造型,程式化特徵更強,墓道守衛獅、守門獅,都是雌雄成對的,雌獅都伴有小獅。精神狀態方面更趨向於衰靡,如帝王陵墓前的守衛獅子儀而不衛,獅子僅僅成為擺設。雕刻手法也達到成熟的程式化的階段,捲毛、鈴鐺雕飾細膩而豐富,眼、口、鼻、尾的細部刻畫精微不苟。

  如故宮內的一對鐵獅,雖然仍呈蹲坐式,但身體已趨下趴之勢。頭部特大,其寬度超過胸和雙肩的總和,胸窄而內收,四肢短小,頭頂肌肉如疙瘩,捲毛呈高突螺旋狀,嘴扁平並有彩帶纏繞, 一小獅伏於身上,一小獅被踩於腳下作龜縮狀。雕刻雖精細,但繁瑣有餘氣勢不足。造型偏重細節,整體感不強,神態上趨向喜樂。至清後期,大多數造型都較繁瑣,不顧整體,甚至粗糙不堪、造型醜陋。繁瑣的紋飾只能說明造型理想的萎靡和審美趣味的俗化,自宋以來日益衰竭的國力正是這種人文精神的根源。

  承德避暑山莊-城樓前的石獅子

  北京恭王府石獅

  清康熙孔雀綠釉加紫獅子

  清代珊瑚雕獅子

  清代掐絲琺瑯獅子香熏

 

古時候,人們可以通過數石獅子頭上的「捲髮」來判斷宅子的主人地位有多高。 不知大家有沒有發現,獅子的「捲髮」與佛祖釋迦牟尼的髮型十分相似。 佛經故事中記載:「釋迦牟尼誕生時,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惟我獨尊,做獅子吼,群獸懾服。」據說佛家用獅子喻佛,形容佛之無畏,法力無邊。 中國古代,人們常常將動物「神化」,而石獅子在古代最早是用來守衛墓地的,前文說過,獅子在古代被認為是祥瑞之獸,因此那時候的石獅子,經常出現在王公貴族墓前的神道兩側,起著驅逐邪祟的作用。 而到了唐宋時期,石獅子的工作漸漸從「守墓」變成了「看大門」。而石獅子除了辟邪的功能,又增加了納福招瑞、迎接吉祥的作用。 石獅子通常是一左一右成對出現的,網絡上流行一句俏皮話道:「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成對出現的石獅子,以前也是一隻公的一隻母的,那麼到底哪只是公,哪只是母呢? 最簡單的判斷方式便是「男左女右」。而仔細觀察的人一定會發現,兩隻獅子在一隻腳下踩的是繡球,而另一隻腳下踩的是小獅子,我們便可以通過這個系列來判斷石獅子的公母。 在古代,有「男尊女卑」的封建傳統,那時候的人們自然也認為雄獅應當掌握權利,因此雄獅往往是一隻前爪踩著繡球,或者兩前爪之間放一個繡球,這便是象徵權力和一統寰球。 而當時的封建社會,女性常常是被要求多多為丈夫、為家庭「繁衍子嗣」,因此母獅子的前爪經常撫摸著小獅子,或者兩前爪之間臥著一隻小獅子,這也是宅子的主人子嗣昌盛人丁繁茂的美好寓意。

  中國獅子雕刻造型更多地來源於古代藝術家的想像,這種想像又明顯制約於不同時代的民族自信心和審美傾向。秦朝統一中國之後的兩漢時期,經濟、文化等方面顯示出強勁的發展勢頭,儘管獅子雕塑還處於起步階段,仍然顯示出矯健質樸的藝術風格。

  唐朝時期,中國的國力強大,尤其是安史之亂之前,高度發達的文化藝術,歷朝歷代罕有其比。獅子的造型當然不止以上描述的幾種,每一種類型都毫無例外地張揚著一種軒昂、雄強、博大、雍容的精神氣度。

  唐以後的中國,文治勝於武功,寄託著人文理想的獅子雕塑也就漸漸趨於甜媚和萎瑣,李澤厚在《美的歷程》中的形象說法確實能說明問題。根源於民族自信心的審美理想在歷代獅的造型得到了相當充分的體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